垃圾凡

LOFTER挖坑不填专业选手

【舞架】为了弟弟

#yaro老师说想看,那我就肯定要写啊

#就是要让四个哥哥宠弟弟








  每到年末,舞架家就会变得鸡飞狗跳起来。

  原因……

  “五郎!快过来!”

  “不!”

  “五郎!别,别爬柜子,太,太高了!”

  “有本事你上来啊!”

  “五郎!乖,我给你吃巧克力蛋糕!”

  “我不要!别想用这个来诱惑我!”

  “五郎,走,我们不理他们,我们打游戏去。放心,我会把他们都关在房门外的。”

  “嗯!还是四郎哥哥最好了!”


  年末的时候,舞架家最小的孩子总是容易感冒。可小孩子嘛,药苦,不肯吃药,所以四个哥哥为了给五郎喂药可谓是伤透了脑筋。使出浑身解数也没能让固执的五郎张口吃药。

  “四郎,你怎么能这样?五郎他不吃药是不行的。”三郎用手肘怼了怼四郎的手臂。

  四郎一伸手把三郎的手拍回去,“我有什么办法,也不能强迫他吃药啊。你们三都追着要喂药,总得要有个人来护着他啊。”

  “所以这个人就是你了?”二郎嚼着三郎给的野山药,“三郎,你不要在我准备吃蛋卷前给我吃山药啦。”

  “当然只能是我啦,五郎这么喜欢我,我怎么能让他连我都要防着。”四郎得意地努嘴,“你不还在吃蛋糕前吃过纳豆吗,这点程度算什么。”

  “哇!那口感怎么样啊,很奇怪吧!”三郎凑前了一点。

  “嗯……感觉口里有些粘粘的……”二郎捧着脸,认真地回想。

  “你们停一停。”他们以为睡着了的一郎开口说话了,“别吵了,还是想想怎么给五郎喂药吧。”

  “嗯,是啊,虽然白天的时候五郎还活蹦乱跳的,连柜子都爬得上去,但是看他那红扑扑的小脸,就知道感冒还是有些严重的。可不能等到发展为发烧啊。”四郎揉着脸分析道。

  “可是现在他睡觉了,也喂不了药了。”三郎满脸愁苦,“要是我能帮五郎吃药就好了。”

  二郎托腮思考了片刻,突然两眼放光,“睡着了怎么喂不了药!”

  其余三个人都用疑惑的眼神看向他。四郎最先反应过来,“啊!对啊!”

  一郎和三郎又眨着眼转头看向四郎,“怎么回事?”

  二郎勾起一边的嘴角,笑得狡诈,“来来来,我来跟你们说……”


  二郎小心翼翼地推开房门,往房间里探头看了看,转身对其余三人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然后四个人蹑手蹑脚地走进房间。期间三郎不小心撞到了柜角发出了比较大的声响,被三人狠狠地瞪了。

  顺利到达目的地,四人围在五郎床边站好,互相交换眼神,开始行动。

  三郎紧张地咽了咽口水,深呼吸,视死如归地扑上五郎的床,掀开五郎的被子,扯走五郎抱在怀里的枕头,摇着五郎,“五郎,快起来!”

  看到五郎紧皱的眉头,其余三个哥哥在心里为三郎默哀。

  果不其然,五郎被三郎闹醒后,虽然没有完全清醒,迷迷糊糊的但火气大得很。“腾”地坐起来,闭着眼睛开始发脾气,“不要!吵我!”双手垂在两侧甩来甩去,两条腿也在踢来踢去。

  三郎很慌啊,他知道五郎有起床气,但是谁都没这样吵醒过五郎。他只得去扶住五郎的手臂,去安抚他。结果就被狠狠踹了一脚。

  三郎捂着肚子撤退,“后面的,就交给你们了……”

  “就交给我们吧!”二郎对三郎竖起了大拇指。

  二郎跪坐在床上抱住对着被子枕头拳打脚踢的五郎,凑到他的耳边低声安抚道,“五郎乖,没事的。坏人已经被赶跑了,乖~”

  “坏人?!”三郎指着自己对二郎不满地做口型。明明是他们分配给自己这个最艰难的任务,怎么还就成了坏人!

  一郎和四郎拍了拍三郎的肩,用眼神示意他别太在意,这只是台词,是为了让五郎尽快安静下来。

  看着在二郎怀里慢慢安静下来的五郎,三郎咬咬牙,罢了,只要五郎能顺利吃完药就好了。

  五郎坐在二郎怀里,抓着二郎胸口的衣服,吸了吸鼻子,眼睛还是闭着的,奶声奶气地自言自语,“我要睡觉,睡觉,觉。”

  二郎轻轻拍着五郎的背,附和道,“嗯,好,我们睡觉觉。”给一郎和四郎递眼神。

  四郎拍了一下还在发呆的一郎,两人也动作迅速的爬上床。一郎端着药碗,拿着勺子开始给五郎喂药。勺子刚碰到五郎的嘴唇,半梦半醒的五郎就下意识地张嘴。

  吞下药之后五郎立刻就皱眉了,吐着舌头,“好苦!”

  一郎又舀了一勺药,五郎即使还没睡醒,也偏头怎么都不肯张嘴了。

  “没事。”二郎伸手挠了挠五郎的胳肢窝,五郎扭着身子笑了出来。四郎便赶紧把手里的糖塞到五郎嘴里。

  四郎摸了摸五郎的头,笑得宠溺,“五郎乖哦,哥哥给你吃糖~”

  吃到糖的五郎眉头一下就舒展开了,嘴角上扬,眯着眼像只小猫咪,头往四郎的手掌上蹭。

  “牙白!”四郎心中暗叫不好,他不忍心再让这么可爱的弟弟吃那么苦的药了。

  一郎见四郎迟迟没有收回手,转头疑惑地看过去。二郎拿起四郎的手,扔到一旁,面对四郎愤怒的眼神也毫不畏惧。

  “快让大哥先把药喂完啦!”二郎冲着四郎做口型,一边却也没忍住摸摸猫咪一般乖巧的五郎。

  四郎咂舌,推了推一郎让他快点喂药。一郎赶紧拿出他钓鱼收线的手速,三下五除二把药给喂完了。

  还没等五郎反应过来叫苦,四郎也以打游戏的手速把糖塞进五郎嘴里,挤开端着空碗的一郎,拍开二郎的手,摸着五郎的头,柔声道,“我们五郎吃完药啦,超级棒的哦。”

  紧紧皱着眉的五郎嘟着嘴,喉咙里发出小奶狗一般的咕噜声。

  “不好喝。”五郎微微睁开眼,水润的眼睛里全是委屈。

  “不喝了不喝了!我们再也不喝了!”四个哥哥异口同声。

  “牙白,没睡醒的五郎太可爱了!”四郎总算是把他内心的牙白说出来了。得到了一郎二郎的一致认同。

  三郎捂着肚子,感叹道,“总算是喝完药了,明天五郎就会好起来了。”


  第二天一早,五郎就恢复了往日的活力。鼻子不堵了,喉咙也不痒了。良药苦口利于病,还真是一点没错。

  五郎可不记得昨晚被哥哥们叫起来喂了药,全当自己体质过人,睡一觉感冒就好了。跑到哥哥们面前插着腰炫耀。

  “你们看!我感冒好了!我就说了不用吃药吧!”小脸高高扬着,小表情得意得很。

  四个哥哥一齐鼓掌,“是的!我们五郎超棒棒!”

  被哥哥们表扬了的五郎十分开心,在哥哥们的脸上一人“吧唧”了一下。

  四个哥哥捂着脸一本满足。三郎又揉了揉肚子,

  值了,值了。

评论(11)
热度(38)

© 垃圾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