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凡

LOFTER挖坑不填专业选手

【翔润】虫子虫子(1)

#一坑未平,一坑又起🌚

#希望能在润润生日之前完成




1

  松本润是在樱井翔初二的时候搬到他家对面的。

  那天下午樱井翔正在做作业,外面突然的嘈杂声吸引了他的注意力。趴在窗台上往外看,就看到了站在搬家公司巨大的卡车旁瘦瘦小小的松本润。

  松本润穿着宽大的白色t恤,抱着一个小盆栽,看着忙着搬箱子的大人们。似乎是感受到了樱井翔的目光,抬头正好和樱井翔对上了。

  樱井翔家在二楼,正好能看清松本润看到他之后露出的笑容。眼睛亮晶晶,嘴咧开露出了一口乱七八糟的乳牙。

  大大的眼睛,小小的身子。

  樱井翔盯着松本润天真烂漫的笑脸,冲他喊道:

  “你是虫子吗?”

  这是樱井翔对松本润说的第一句话。

 

  然后松本润就哭了。

 

  接着樱井翔就懵了。

 

  后来松本一家来自己家上门拜访的时候,他站在父母身边,看着躲在父母身后眼眶还红红的松本润。

  “抱歉!”悄悄做了个口型。

  松本润愣了一下,迅速偏过头,抿嘴不说话。

  樱井翔挠了挠头,不知道松本润的态度。但是从后来悄悄塞到自己手中的糖来看,他应该是被原谅了。

 

2

  把笔放在桌上,合上作业本,樱井翔伸了个懒腰,“太好了,终于做完了。”往后一倒,舒舒服服地靠在椅背上。

  坐在一旁的松本润连忙扯扯他的衣袖,“你作业做完啦?呐呐,快借我看看。”

  樱井翔抬手就是在松本润头上轻轻一拍,“不行,作业要自己做。”不顾松本润瞬间撅起的嘴,接着说,“不会的我来教你,总之,绝对不可以抄。”

  “……我知道了啦。”松本润低下头,继续与作业奋斗。

  二人差不多是同龄,樱井翔比松本润稍大几个月。松本润跟着搬家转学到了樱井翔的学校,恰好与他一个班。

  住得近的二人放学后一起回家便成了理所当然。随便去谁家一起做作业,樱井翔的学习很好,监督松本润做好作业成了他份内的事。

  熟络后,樱井翔发现松本润其实很黏人。虽说自己的个子也不高,但松本润更小。瘦瘦弱弱的身子,即使是最小码的校服外套还是显得宽大,背着双肩包龇着牙笑,跟在自己身后。

 

  “翔君,JUMP出新刊了,一起看嘛!”

  “翔君,我妈妈做了饼干,来我家吃吧!”

  “翔君,这道题我不会,你教教我!”

  “翔君……”

  每天耳边都充斥着松本润那仿佛飘着奶香的尖尖细细的奶音,樱井翔感觉松本润已经完全介入了自己的世界。

  衣袖被日常地揪着,侧头看去,是那张熟悉的肉乎乎的脸。松本润笑得两颊的软肉都挤在一起,甜甜糯糯地叫着自己的名字,“翔君,等会陪我去买酱油吧。家里的酱油用完了,妈妈让我放学回家的时候帮她买。”

  整个人都趴在了樱井翔的手臂上,软得像颗快融化的奶糖。

  “嗯,走吧。”樱井翔捏了捏松本润的脸。

  手感一如既往的好。

 

  “翔君?”松本润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樱井翔。樱井翔看了看手上拿的瓶子,又抬头不解地看向松本润,“怎么了吗?不是你要我帮你拿的酱油吗?”

  松本润眯了眯眼睛,一字一句地说道,“可是,这是辣椒油啊。”

  “啊,这样啊,差不多嘛,”樱井翔若无其事地把瓶子放回了货架,抿嘴笑道,仿佛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

  “原来翔君在这个方面是白痴啊~”松本润捂着嘴“吃吃”地笑了起来。樱井翔看着笑得肩膀一耸一耸的松本润,明明被骂了白痴却完全不生气,反而跟着松本润一起笑了。

 

  日常在松本润家吃过晚饭的樱井翔和松本润一起缩在松本润的小房间里。松本润趴在床上翻着漫画,身后的两条腿在空中甩来甩去,“翔君,明天周末诶。”

  “嗯。”樱井翔也坐在一旁,漫画书放在腿上,头也没抬。

  “陪我去看棒球比赛吧!”松本润把头凑到了樱井翔面前的漫画上,睁着大眼睛看向樱井翔。

  “不行,”樱井翔把手糊在了松本润的脸上,“我明天有钢琴课。”

  “诶~”松本润沮丧的声音从手掌下传来。

 

  而上完钢琴课想着棒球比赛差不多也快结束了去接松本润回家的樱井翔,却无比后悔自己做出了这个决定。

  这样他就不会看到那一幕了。

  松本润和一个漂亮的短发女孩亲密地站在一起,甚至还共吃一个甜筒。

  松本润的嘴唇旁沾上了白色的奶油,女孩提醒他,他嬉笑着把脸凑上去,女孩也是笑着轻轻拍了一下他的头,然后帮他擦去了。

  站在远处的樱井翔揉了揉有些刺痛的眼睛,他不知道自己的心情是怎样的。在他们的年纪,这样的事不是很正常的吗。

  男孩子们会开始谈论那个女生是最漂亮的,女孩子们也会在某个男生经过的时候红透了脸。体育场后,天台上也会不小心碰上告白的场合。

  更何况像松本润这样长相可爱的人呢,有女生喜欢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樱井翔觉得心里不是那么一回事。

  酸酸的,就跟喝了一杯鲜榨柠檬汁一样。

 

3

  在那天之后,樱井翔就开始有意无意地跟松本润保持距离。在外人看来他们还是和从前一样好,每天依旧是一起上下学,中午一起吃便当。但松本润能感受到樱井翔对自己的疏远。

  一开始他以为是错觉,直到那天樱井翔再明显不过的侧身躲开了他。

  明明只是和往常一样地走到他身边,“翔君!我跟你说......”伸手去揽他的肩,却被躲开了。

  松本润举着手发愣,樱井翔还以为自己不留痕迹地躲开了,转头笑着问松本润,“怎么了?你要跟我说什么?”

  松本润低下头,再反应迟钝的人也该发现了,“樱井翔你想怎样?”声音不大,语气却是从未有过的严肃。

  樱井翔也是一愣,这还是松本润第一次叫他的全名。他一下就猜到了大概是松本润发现了自己的意图,自知理亏,但也仍装作一副什么都没有的样子,“我并没有想怎样啊,你怎么了?”

  “我怎么了?”松本润猛地抬头,眼神冷漠。樱井翔一惊,爱笑的松本润从没有过这样的表情。

  “樱井翔,你要是嫌我烦你就直说,我不是非要黏着你。”松本润不屑地冷哼了一声,末了还补上一句,“你以为你是谁啊,整天一副什么事都要管的样子。还不知道是谁嫌谁烦呢。”转身,没有一丝留恋地走了。

  初中生们不少已经进入了一个叫做叛逆期的时期,都快要毕业的松本润自然也不例外。樱井翔这才发现松本润已经不是那个总是跟在自己身后黏糊糊叫着自己“翔君”的那个软包子了。他的身上已经冒出了扎人的刺,一点点的小事就可以激得他露出所有尖牙。

  其实樱井翔又何尝不是呢,反叛的种子早就在他心里萌芽,只不过松本润的那件事占据了他的全部注意,让他无暇顾及其他让他不满的事。

  而这也让他没能发现松本润的变化。

  本来就是在刻意疏远,这一下翻脸让两人在毕业前都没再说一句话。形同路人。

  即使樱井翔仍没搞懂为什么自己一开始要疏远松本润。

 

4

  两人没有升入同一个高中。

  樱井翔因为优异的成绩理所当然地考进了重点高中。而松本润因为最后几个月完全叛逆,整天和学校的那群不良混在一起,根本就没有学习,最后去了当地最差的那个高中。

  人想要变好,需要日积月累地努力。而想要堕落,却只需要一刻钟的时间。

  以前松本润由樱井翔辅导功课,名次一点一点地进步。而一落千丈,却是一次性的。

  松本润的父母对此自然是很生气的,面对恨铁不成钢的父母,松本润也是一副无所谓的吊儿郎当的样子。伸手掏掏耳朵,全当父母的话左耳进右耳出了。

  “你看看人家小翔,什么时候让他的父母这样操心了。以前你们不还经常一起玩……”母亲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松本润大声打断了。

  “啧,说这种话烦不烦啊。要是羡慕人家樱井家,那就去让那种人做你们的儿子好了。”松本润说完就摔门出去了。

   边往楼下走边从口袋里掏出香烟,叼了一根在嘴里,又满身上找打火机。

   啧,那种人,有什么好的。无非是在家长面前装装样子,虚伪。

  没找到打火机的松本润愤愤地把烟扔到了地上,却没忍住抬头看了看樱井翔房间的窗户。

  窗户没有关上,米黄色的窗帘因为风被吹到了窗外,像是在向他招手一样。

   嘁,谁想见他。

   松本润踢了踢地上的石子,去找他的那群“朋友”了。

  樱井翔坐在书桌旁,透过窗帘间的缝隙,看着渐渐走远的松本润,叹了口气。

 

5

  高中一年,两人仍然如同陌生人一样。各自在各自的路上走着,谁也不搭理谁。樱井翔总是拿着各种奖状回家,松本润则是带着一身伤和学校的处分。

  转变发生在高二那年。樱井翔身上的叛逆心不知为何被彻底激发,重点高中的高材生染了一头张扬的金发,耳钉脐钉一个不少。走在一群黑发规规矩矩的精英学生里要多显眼就有多显眼。

  重点高中不意味着就没有不良。

  等到松本润注意到樱井翔的变化,已经是两校不良的干仗的时候了。松本润发现了对面阵容里刺眼的金发。

  樱井翔面带蔑视一切的冷笑,手中夹着根烟,斜靠着墙,冷冷地看着松本润。

  松本润突然害怕了起来,这是他不认识的樱井翔。这样的樱井翔太过陌生,甚至让他感到害怕。

  那天,他被樱井翔抓住头狠狠地按在了墙上。他吃痛地闷哼了一声,听到了樱井翔充满嘲讽的笑声。

  “你混了这么久,却还是不如我。”那是樱井翔覆在他耳边说的。

 

  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樱井翔说话时,嘴唇抚过了松本润的耳垂。

  不知道是因为心情恼怒还是身体敏感,松本润的耳朵红得滴血。

评论(11)
热度(59)

© 垃圾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