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凡

LOFTER挖坑不填专业选手

【翔润】虫子虫子(2)

#在高铁上睡了半个小时就被吵醒了,手机和充电宝的电量都不足以让我看控,太绝望了,真的太绝望了(茂氏哭泣.gif)赶紧到站吧!

#有笃哦,虽然现在还不明显





6
  松本润的心情可以说是糟透了。

  被最不想被看不起的人狠狠地鄙视了。

  身上的低气压让所有人都不敢靠近。

  “哟,小虫子。”只有罪魁祸首还敢继续在火上再添把油。

  所有人都齐刷刷看向不知为何又从巷口折回来的那个嚣张的黄毛。

  樱井翔嘴里叼着根棒棒糖,却还要显得跟叼着烟一样拽,双手插裤袋大摇大摆地走向松本润。

  方才他们输了,对于赢家,不会轻易再动手,即使只有一个人。

  松本润愤愤地瞪过去,“你来干什么?”嘴角的血痕还没擦干,白净的脸在墙上地上蹭得黑一块灰一块。

  樱井翔没有回答他,走过去蹲在他面前,拿出口里的棒棒糖,举到他嘴边,“吃吗?草莓味的哦。”

  松本润死死盯着眼前笑得贱兮兮的脸,咬着牙忍耐。

  不能破了规矩,现在不能打他。

  “吃吗?”樱井翔却还在追问,“好吃着呢,很甜。”

  松本润选择闭上眼,眼不见为净。否则,他真的会忍不住一拳挥向这张太过欠扁的脸。

  而樱井翔大概就是揪住了松本润这点,得寸进尺。把棒棒糖收回嘴边,伸出猩红的舌头舔着,“啊,我忘了你不能吃。失败者不能吃好吃的棒棒糖。”

  说完把棒棒糖整个塞回口中,挑挑眉,起身走了。留下气急败坏的松本润在原地跺脚摔空水瓶。

  “神他妈不能吃棒棒糖啊!”走出了巷子都能听到松本润愤怒的吼声。

  樱井翔忍不住笑了,即使是现在这样,他的声音也是一点没变啊。奶声奶气的能有什么恐吓力。



7
  松本润可从不知道樱井翔的性格可以如此恶劣。

  总是有事没事找他茬,嘲讽力max。以至于松本润一看到樱井翔那张脸就手痒痒,只想打。

  但是樱井翔的成绩还是很好,而且每次打架,也总是获胜方。这让本以为父母不会再在自己面前念叨樱井翔的松本润更是头疼了。

  “你看看人家,无论做什么都比你强。”

  樱井翔彻底成了在松本润面前绝对不能提的禁忌。



  “呐,爱拔~”松本润趴在桌上,手一下没一下地拨着吸管,看着饮料里的冰块。

  坐在松本润对面的相叶雅纪喝了一口饮料,歪头,“嗯?”

  “你说,世界上怎么会有樱井翔那么讨厌的人?”松本润坐起身,噘着嘴表示不满。在相叶雅纪面前,他仿佛还是以前那个爱撒娇的小孩子。

  相叶雅纪是他搬家之前最好的朋友,以前松本润最喜欢去相叶雅纪家开的中华料理店吃饭。

  即使是搬家后,他们也还是会经常联系。初三的时候松本润还特意去看了相叶雅纪的棒球比赛。

  结果在那之后就跟樱井翔闹翻了,松本润本来还是想叫樱井翔一起然后结束后带他去相叶雅纪家吃饭。

  明明是他总是说想吃好吃的麻婆豆腐的。

  “可是润君以前不是最喜欢他了吗?”相叶雅纪吞下了饮料,眨着他纯净透亮的眼睛,看向松本润。

  “谁喜欢他啊!”得到的是松本润的尖声反驳。

  松本润靠着椅背慢慢往下滑,声音又弱了下去,“我超级讨厌樱井翔。世界第一讨厌。”

  “是吗,”相叶雅纪不以为然地挠了挠头,“可是你以前总是在我面前提他呢,现在也是。”

  相叶雅纪把手放到胸前,手指交叉紧握,“爱拔,我跟你说,翔君他真的好厉害哦,什么题目都会做!爱拔,我跟你说,翔君他吃东西的样子超级可爱哦!翔……唔唔!”

  相叶雅纪的模仿可谓是惟妙惟肖,还没说完就被羞得满脸通红的松本润伸手捂住了嘴,“可他妈闭嘴吧!”

  “润君说话不要这么粗鲁嘛,一点都不可爱了。”摆脱了松本润的束缚的相叶雅纪笑道。

  “我干嘛要可爱啊!”松本润双手交叉抱胸,嘴撅得都可以挂壶了。

  相叶雅纪笑得露出一口整齐的大白牙,“我们不提了,等会去打棒球?”

  “嗯,好。”

  松本润的那群不良朋友要是看到提到了樱井翔不但没被松本润用拳头伺候还笑得一脸纯良的相叶雅纪,绝对会惊讶得目瞪口呆,张开的嘴估计都能装下一个棒球了。



8
  “你可真受欢迎啊。”松本润靠着相叶雅纪学校门口的树,打趣道。

  目睹了相叶雅纪在走出校门的这条路上接连被三个女生拦住递了情书,松本润对朝他走来的相叶雅纪吹了声口哨。

  一把揽住相叶雅纪的肩,“诶,她们看到我,会不会以为我是你的男朋友啊?嗯?”

  相叶雅纪推了推松本润,“什么啊真是。”

  松本润笑着回头对身后的女生们大喊,“不好意思啊,你们的相叶学长今天被我借走了~”

  “快别乱说了!”相叶雅纪赶紧拉着松本润快步走了。



  “我可还记得我们在幼儿园的时候,情人节的时候全班都送了你巧克力。”相叶雅纪把棒球扔向松本润。

  松本润一手接住,又用力扔过去,“那没办法谁叫你小时候长得太像女孩子了呢,巧克力就只好都由我收下咯~”

  相叶雅纪接过球只是笑笑,继续扔给松本润,“我今天不能陪你太久哦,我等会还有事。”

  “约会吗?”松本润挑眉,开玩笑道。

  却没想到相叶雅纪没说话,接球的动作也顿了一拍,球直接飞过相叶雅纪落到了地上。

  “哦豁?你小子,居然有女朋友了!”松本润取下手套扔到地上,跑上前搂过相叶雅纪的脖子,“快快快,赶紧老实交代,是你们学校哪个好看的女生啊!”

  “不是。”相叶雅纪红着脸推搡着松本润否认。

  “不是你们学校的?哇,你小子居然背着我还跑去别的学校撩妹了。哪个学校的?总不会是我们学校吧?”松本润对这个从以前就没谈过恋爱的好友终于开窍了而倍感欣慰。

  “是我们学校的,不,不是女生。”相叶雅纪睁着他那双从没说过谎的眼睛,直直地看向松本润。

  松本润张着嘴,一下什么都说不出了。



9
  自己从小玩到大的好友,第一次有了喜欢的人,结果却是同性。这实在是让松本润有些懵。

  但他并不反对这种,相反,他看到相叶雅纪笑得一脸幸福反而很羡慕。

  他不像相叶雅纪,他之前是有过好几个女朋友的,但最终都被甩了。明明是那些女生先来给自己表白,最后说分手的也是她们。

  “你根本就没有喜欢过我!”最后一个女朋友在说完分手后,留下了这样的一句话。

  松本润不以为然,本来他就没有抱有什么感情,既然来表白了,那接受也无妨。反正只是玩玩。

  “谁会认真啊,这种事。”松本润小声嘟囔了一句。

  但对相叶雅纪,他是真心希望他能幸福。他们不一样,相叶雅纪的感情绝对是真挚的,他希望那个人也能对相叶雅纪好。不管是男生还是女生。

  还在想着相叶雅纪的事的松本润在前面突然冒出几个面色不善的人朝他走来时才意识到了不对。

  放慢脚步,松本润侧头用余光瞥向身后。果不其然,身后也有几个人。

  即使是被夹击了,松本润也是从容不迫的。

  “做什么总得要有个理由吧。”索性站住,手插在裤袋里,满脸不屑。

  “我早就看你不爽了。”为首的咬牙切齿地走上前,“更何况,你抢了小真却还伤害了她。不可饶恕。”

  “哈?谁?”松本润抽出手掏了掏耳朵。偏头想了想,啊,好像就是之前那个说自己不爱她的那个女生。

  “是她先问我要不要交往的,我不答应她才是伤害她吧。”松本润觉得有些好笑,眼前这个人,大概是喜欢那个女生,“反正现在我们分手了,你就去和她在一起不就好了。”

  “她拒绝我了!”那个男生朝松本润吼了出来,“她说她再也不想恋爱了,因为被你伤透了心。”

  “哈?我可什么都没做。”松本润觉得莫名其妙,但看这阵势,这架是必打不可了。

  “不管怎样,我一定要教训你这个自大妄为的家伙。给我上!”手一挥,一群人就都向松本润扑来。

  “啧”松本润咋舌,双手握拳。情况还是比较糟的,就算他再能打,对方的人数实在是太占优势了。

  但他毕竟也混了这么久,怎么可能不会料到这样的情况。刚刚手在口袋里时就已经给小栗旬发了短信了,自己拖一会倒还是没问题的。

  紧急通讯录都没有,那他还能是松本润吗。



  朝旁边把嘴里的血吐出去,扶着墙盯着对方,松本润觉得小栗旬要是再不来他就真的很险了。

  放在口袋里的手机刚刚震了好几下,这说明小栗旬已经收到了消息。

  大概离得比较远吧。松本润在心里这样安慰自己道。抬腿把从侧面冲过来的人踹飞。

  死死盯着为首的那个男生,擒贼先擒王。松本润擦了把嘴边的血,跑了过去。

  那边也是没反应过来一直在防守的松本润会突然主动攻击,结结实实地受下了松本润打在他下巴上的一拳。

  接着就被撂翻在地。

  松本润踩在他胸上,居高临下,眼神冷漠,“放弃吧,现在滚还来得及。”

  没想到那人却突然笑了。然后松本润就被身后猛烈的冲击给撞倒在地。

  那人从地上爬起来,接过钢棍,放在肩上,笑着看着趴在地上倒吸凉气的松本润,“你还想擒贼先擒王是吗?抱歉啊,我们这的规矩可没这么好。”

  “好痛啊……”松本润感觉后背火辣辣的痛,他不知道刚刚那一下自己有没有骨折。

  挣扎着爬起来坐在地上,却还要嘲讽地笑。他不是一个轻易认输的人。

  “你去死吧!”松本润明明处于下风,却还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自然是彻底惹恼了对方,拎起钢棍就朝松本润抡了过来。

  松本润闭上眼,脑子想到的竟是樱井翔那张欠扁的脸。

  “什么嘛……”



  准备好的疼痛却没有落在他身上,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结实的怀抱和耳边传来的一声闷哼。

  松本润疑惑地睁眼,刚刚还出现在脑子里的那张脸近在咫尺。

  “樱,樱井翔?!”松本润看着紧闭双眼的樱井翔忍不住喊出了声。

  樱井翔慢慢睁开眼,扯出一个笑,“还好……”他还没说完,就头一偏晕了过去。

  松本润下意识地抱住樱井翔,一只手扶在他的后脑勺,却感觉湿漉漉的。

  把手放到眼前,血红的一片。

  抬眼看向那群人,他们也显然没有料到樱井翔的突然出现。

  钢棍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我,我没想着杀人……”声音颤抖。

  松本润的眼睛发直,全是血的手也开始不住的颤抖,另一只手死死揪着樱井翔的衣服。

  “喂……睁眼……”他的声音也抖得不行,“听见没有……我叫你睁眼!”最后几乎是用尽全身力气吼了出来。

  “樱井翔!你他妈给我醒来啊!”松本润感觉眼前模糊,不知道什么东西蒙住了眼睛。

  闭上眼,眼角就有液体滑落。在樱井翔的衣服上蹭了蹭,再次抬头,两眼发红,布满血丝。

  “要是他出了什么事,你们一个都别想逃。”

评论(12)
热度(49)

© 垃圾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