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凡

LOFTER挖坑不填专业选手

【翔润】Differences

只有真正离开那个所熟悉的地方,才会意识到不同。


松本润的出国留学其实很突然。

家长说出国读研究生会很好,再加上有朋友在那边也好照顾,就这么决定了。毕竟家长说了是为了他好。

松本润就只有接受,然后自己考雅思自己去找学校。家长只是负责发布命令,实行全靠他自己。

其实松本润很讨厌学英语。准确来说,是他讨厌学习。讨厌到读了这么多年书他自己都很惊讶他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松本润送走了回国的家长,独自一人回到宿舍,看着桌上的相框,心里比谁都清楚,他究竟是为什么会坚持到这个地步。

无非是想离那个人近一点。


松本润的留学生活很无趣。无趣到他自己都忍不住问自己,“你是松本润吗?这么无聊你都不愿意出去找人喝酒找人玩?”

身边充斥着陌生却又能熟练运用的语言。松本润感觉自己的一言一行,都没有经过大脑,而是发自本能。

家长的朋友偶尔会来看望他。看到同样的肤色听到熟悉的语言,松本润的确会有那么点开心与亲切。但当人走了后,一切又回归原样。

我一点都不适合留学呢,松本润躺在床上,偏头看向摆在桌上的相框,嘛,总还是要坚持下去。


相框里只有一张照片,十年前的了。很小一只的松本润和同样很小一只的樱井翔勾着肩的合影。

这是他们的第一张合影。

松本润一直都留着。

当年樱井翔的不辞而别,到现在,松本润也还是恨不起来。

毕竟樱井翔也只是听从家长的意愿出国留学而已。他有什么资格,有什么身份去破坏人家的美好前程呢。

现在他不也为了自己的美好前程离开了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土地,跨越大洋来到了C国。只是他一直装在心里的那个人,仍在远方。

至少我们现在已经是在同一块大陆上了,松本润这样安慰自己道。

当初松本润是有想过去A国留学的,但是被家长立即否决了。

“A国留学太贵了,你以为我们家负担得起吗。再说了,C国有熟人啊,还比较好照顾你。A国你可就一个人了,人生地不熟你能行吗。”

松本润再也没有提过。


和同学礼貌地道别,松本润坐上了去往机场的地铁。

他要去A国了。

虽然是趁着放假去A国看喜欢的歌手的演唱会。

其实巡回演唱会在C国也有,但是他只是想找个借口去樱井翔生活了这么久的地方看一看。

万一碰上了呢。松本润的心里存有一丝的侥幸。

可是又还会有谁像他一样,喜欢一个歌手十年,喜欢一个五年不曾联系过的人十年呢。


演唱会很精彩。让松本润忘却了自己身在异国他乡,摆脱了之前的拘束感。

真好。松本润在离场的时候忍不住感叹。真想就这么看下去,不结束就好了。

松本润是最后几个离场的,因为太舍不得,他不愿面对结束之后再次独身一人的现实。


他也真的没想过可以看到樱井翔。

A国那么大。


松本润怀疑是自己看错了,但那对明亮的大眼睛,再过多少年他都觉得自己能够认出来。

在他反应过来前,他就已经伸出手抓住了那人的衣袖。

“那个,”不自觉用了日语,“sho……是樱井桑吗?”恢复的理智让他在称呼前改了口。

他现在已经不适合那么亲昵的称呼了。

对方明显对突如其来的母语感到了亲切,停下脚步微笑看着松本润。却又微微皱眉,“不好意思,你是……哪位?”

松本润的理智被樱井翔的话像往头上倒了桶冰水一般倒回了脑内。

果然,不是每个人都像他,对一个好几年都没有联系的人还能念念不忘。

深呼吸了一口气,松本润松开抓着樱井翔衣袖的手,快速与樱井翔擦肩而过。

“抱歉,我认错人了。”松本润第一次觉得,英语说起来,可以是这么的冷漠。

在心里无数次演练过重逢的场景,对方不记得自己的情况松本润也反反复复练习过。

明明自己可以很洒脱地走掉的,怎么真正面对他的时候,眼睛却酸得可怕,声音也颤抖得不行。

松本润逃一般地往出口跑,却没能成功逃脱这令他窒息的地方。

他的手臂被樱井翔捉住了。

“请等一等。”樱井翔说的还是日语。

松本润紧紧闭上眼,再次睁开已酝酿好了感情。装作一副很轻松的样子转身面对樱井翔。

眼睛一下就因为吃惊而瞪大了。

属于樱井翔的地方,黑乎乎一片,什么都看不清。

松本润这才反应过来,刚刚他站的地方,是背光。

他愣愣地盯着那团漆黑,听见樱井翔低低的笑声传来,“好久不见,松酱。”

是那个久违的称呼。

松本润就觉得樱井翔不愧是他一直在追赶的高点,他难以开口的称呼,被如此轻松地说了出来。

松本润有点想笑,又有点想哭。他想伸手揉揉酸得发胀的眼睛,却发现他根本没有力气举起手。

果然演习都是没用的,松本润在心里想着,真实情况永远让人难以控制情绪。


“好久不见……翔君。”他能听到自己颤颤巍巍的声音。

他能感受到樱井翔略微粗糙的掌心抚上了自己的脸,轻轻地摩挲。

他能听到樱井翔低沉又好听的嗓音,“我能吻你吗?”明明是在发问,却不等他回答便把唇覆了上来。

和当年一模一样。


金黄的头发一夜之间染回了黑色,耳钉也被摘了下来。松本润还没来得及取笑樱井翔“怎么突然变乖乖仔了”,就被樱井翔问倒了。

“我能吻你吗?”樱井翔的眼中深邃无比。


那是他们的第一个吻,也是唯一一个。之后樱井翔就走了,去了大洋的另一端。

现在不是唯一的了。

时隔多年,契合的双唇又重新贴在了一起。 

世界一下变得那么小。


“你没变,松酱。”樱井翔的声音带着笑意。

“你不也一样。”松本润的手指勾住了樱井翔的。

他们的周围肤色语言与他们不同的人来来往往,久别的人们用他们最熟悉的语言,诉说着对彼此的爱念。

评论
热度(51)

© 垃圾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