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凡

I'm with you till the end of the line.

【相二】Laugh Maker

BUMP OF CHIKEN-Laugh Maker  这首歌的歌词真的非常可爱,也觉得很适合,大体都是参照歌词写的



  蓝色的眼泪浸湿了半个房间,空气里都是忧伤的味道,连透过窗户照进来的阳光都觉得自己进错了地方,落在泪水上也丧失了它耀眼的光芒,变得悲伤不已。

  二宫和也抱着腿缩在角落抽着鼻子,眼泪不受控制地流满面,顺着脸颊滴落在蓝色的水面。他的脚踝已经没在了泪水里。浅色眸子充满水气,眨一下眼泪就大颗大颗地滴下来。下唇被紧紧咬住,充血的红色大概是这个悲伤的房间里唯一的鲜艳了。

  他好难过。

  刚刚一不小心吃掉了一整颗悲伤菇,体内的悲伤无法控制,二宫和也现在难过得快要窒息了。

  门口却突然传来了“咚咚咚”的敲门声。声音很大,仿佛门外的人在用棍子大力砸门一样。

  “是谁呀!”二宫和也抬起头,不满地朝门口喊。

  真是的,明明现在谁也不想见。

  [不是什么很出名的名字,但是有人叫我Laugh Maker,我为你带来了笑容哦。外面很冷,快让我进去吧]

  说完还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蠢死了,可声音偏偏又是充满活力带着满满笑意。

  “哈?开什么玩笑,我可不记得有叫你来过。”二宫和也站起身走到门口,双手叉腰面对着门,大声喊道。

  相叶雅纪大笨蛋快走吧!如果你在这里我还怎么哭得出来啊。


  房间里的泪水平静极了,偶尔因二宫和也的动作而激起几道波纹。就像皱纹一样,二宫和也低头靠着门站着,心中忍不住又开始难过了起来。抿住嘴皱起鼻子,眼泪看着又要掉下来。

  “咚咚咚”大力的敲门声又闯了进来。

  喂!这家伙怎么还在啊!

  “不是都叫你消失了吗!”啊,二宫和也一喊出来就抬手捂住了嘴,太心急就口不择言了。

  [叫我消失......出生以来还是第一次被这样说。好难过啊,怎么办,好像要哭了]

  声音渐渐低下去,刚刚的活力都不见了。二宫和也都能想象出站在门外的相叶雅纪嘴会撅得有多高,大眼睛里噙满了泪水的样子别说有多委屈了。

  “开什么玩笑,你哭什么!”二宫和也转过身拍着门。明明想哭的人是我啊,太狡猾了。

  贴着门的耳朵仿佛能听到小声的啜泣声,二宫和也刚刚没来得及流出来的眼泪顺着眼角沿着鼻梁全跑出来了。

  就像是感应到二宫和也的眼泪,门外相叶雅纪的哭声变大了。二宫和也背靠着门坐下,演变成了两个人隔着门背靠背放声大哭的场面。

  止不住的眼泪都快把房间灌满了。


  哭累了的二宫和也抱着膝盖,听着门外也疲惫了的哭声。眨眨眼,捏了捏手指。

  “呐,现在还是努力想要我笑吗?”明明同样都是爱哭鬼。

  [只有这个才是我人生的意义,不让你笑的话我是不会回去的]

  鼻子还在吸着,语气却坚定得很。

  二宫和也舔了舔因为长时间哭泣而干涩的嘴唇,站起身,手放在把手上。

  “那你现在进来吧,门没有上锁了。”

  算了,现在让你进房间也没关系了。比我还能哭的Laugh Maker,真是拿你没有办法。

  门外却没有一点声音了。

  “喂......”二宫和也把耳朵紧紧贴在门上,“嗯”也好“是”也好,快点回答我啊。

  二宫和也无力地扶着门,不会吧,到这个时候了却抛弃我了吗......

  没过膝盖的泪水像是要涌起波涛了一样,水面上全是细纹,把二宫和也的影子撕裂成了好多好多块。

  “开什么玩笑,你可是相叶雅纪啊,怎么可以丢下我......”


  身后的窗户传来玻璃破碎的声音。

  二宫和也惊恐地转身看去,相叶雅纪迎着耀眼甚至有些刺眼的阳光半蹲在窗台上,手里举着棒球棍,眼睛还是红红的。

  [我为你把笑容带过来了!]

  轻巧地跳下来,落在水中差点没有站稳。

  摇晃着身体手忙脚乱的样子真的蠢爆了,二宫和也心想。

  相叶雅纪朝二宫和也一步一步走来,从口袋里取出一块小镜子,举到二宫和也面前。

  [你哭着的样子很好笑喔]

  二宫和也愣住了,呆呆地看着镜子里那个哭得鼻头红红的人。

  “是这样呢……”他抬头看向相叶雅纪,笑着说了出来。

  你哭红了眼眶却还挂着笑的样子也很好笑喔。


评论(4)
热度(84)

© 繁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