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凡

bye呀

关于在一起



  樱井拒绝承认他喜欢同班的松本同学。

  “天呐相叶酱!”相叶再次一回座位就被樱井拉到桌子下,“你不知道刚刚你不在的时候,润君在教室后练舞的样子有多好看!怎么会有人扭腰那么好看!”

  相叶郑重其事地看向激动得两颊绯红的樱井,“翔酱,你就承认吧,你......”

  “我没弯。”樱井立刻打断相叶,眼睛却又飘向松本,“我这只是对同学的正常欣赏。”

  “哦。”

  樱井想和松本做朋友,虽然他和松本是一个寝室的,但平常说话并没有太多。他就开始跟在相叶身后,一起混入二宫松本的队伍里,不知不觉间就发现自己跟松本能很愉快地聊天了。去食堂的时候,他们俩走在二宫相叶的后面,樱井听着松本兴高采烈地讲着他最喜欢的船梨精抱枕,如果不是因为太大他绝对带到学校里了。

  “润君,我能去看看吗,你的船梨精。”樱井说完之后就后悔了,他们还没熟到能去对方家的程度啊。

  “好啊,你周末有空的话随时欢迎哦!”侧过头,能看到松本弯着眼睛笑得甜甜的。

  于是周末在松本家附近的地铁站口等松本来接他的樱井宇宙无敌紧张,手心全是汗。


  “打扰了。”樱井脱下鞋穿上松本递来的拖鞋,竟然紧张得声音都有些抖。

  “啊,小润的同学来啦。”松本的姐姐正好从里面走出来。樱井立刻鞠躬,“姐姐好!我叫樱井!”

  “哈哈哈哈”姐姐爽朗地笑道,“你不用这么拘束的,我先出门啦,你们好好玩。”

  松本给姐姐开门,“拜拜~记得给我带那家的可乐饼啊!”

  “就知道吃!”姐姐弹了一下松本的额头,穿上鞋走了出去。

  松本还趴在门框上,“要两个!”关上门回头看樱井,“那家的可乐饼超好吃哦!你一定要尝尝。”

  “嗯,嗯好。”樱井愣愣地点头。

  松本的房间其实和普通小男生的房间没有什么差别,除了床上那个硕大的船梨精。松本坐到床上把船梨精抱到胸前,上身一下就被挡住只看得到眼睛,“锵锵锵!就是他!”

  樱井其实对船梨精是欣赏不起来的,但他看着松本露出来的那双亮晶晶的眼睛,他就又有些发懵了。

  “好看。”

  松本得到了认可从船梨精后探出了脑袋,咧开嘴冲樱井笑得开心。

  喜欢。

  两个人躺在松本的小床上,船梨精因太占地方被塞进了柜子。从新出的游戏聊到昨天看的漫画,松本突然翻身趴在床上,一脸神秘地凑近樱井,“翔君,我给你看个东西。”一抬手就把灯关了。虽然是白天,但不知为什么松本把窗帘拉上了,于是房间一下就暗了下来。昏暗的环境让躺在松本床上的樱井立刻身体燥热了起来。

  我什么都没想,嗯。樱井这样想着,然后突然他的头顶上方亮了起来。樱井也连忙像松本那样趴在床上,这下他就明白了松本的用意。

  松本的床头挂了一串小小的灯,就像是挂在圣诞树上的那种小彩灯,正一会红一会紫的变换着颜色。

  “我姐把她用剩的强行安在了我的床头,”松本的语气里明显满是无奈,“我哪需要这么少女的东西啊。”

  樱井只是盯着彩灯没有说话。他现在和松本靠的很近,他都能感受到松本翘起的发尾正擦着自己的耳郭,都能闻到松本身上淡淡的沐浴露的味道。他觉得自己更热了。

  “翔君。”松本突然唤他的名字,樱井下意识地看过去,松本却也是在盯着彩灯看,“没事。”

  就在樱井还在困惑的时候,松本又叫了他的名字一次。

  “没,没事。啊,我们去吃布丁吧!我特意屯了好几个在冰箱里,然后就可以霸占电视玩游戏了,趁我姐不在。”松本岔开了话题,从床上爬起来打开灯踩上拖鞋跑了出去。

  樱井趴在床上看着松本跑开的背影出神,松本刚刚绝对是想跟自己说什么!他突然想起了昨天相叶跟自己说的漫画情节,主角好几次想跟喜欢的人表白却都只是叫了名字就放弃了,可把相叶急死了。

  “翔君。”“没事。”

  松本软糯糯的声音还在耳边回荡,樱井无法控制自己的胡思乱想。他坐起来,扯了扯衣领。

  一定是春天到了的缘故。樱井决定把一切责任都推给季节。

  可是外面蝉都开始吵了好几天了。

  周一相叶一坐到座位上就听见旁边的樱井在一个人不停地碎碎念,“完了完了完了......”刚凑近了些想问他什么完了才听清樱井真正念叨的是什么。

  “完了弯了完了弯了弯了弯了......”

  相叶大笑着拍了拍樱井的肩,“这样才好嘛,就是要勇于面对自己。”

  可是问题又来了,我们的樱井同学不敢跟喜欢的松本同学表白。

  “要是他拒绝了我怎么办,那我就不能再跟他说话不能看他笑了......”樱井趴在桌上,说话都没有底气。

  “没事的,我觉得润君他也喜欢你!”相叶也趴在桌上,但声音很大。

  樱井赶紧捂住相叶的嘴示意他小声点,“你怎么知道他也喜欢我?”

  相叶推开樱井的手,“直觉啊。”呲牙笑道。

  “唉......”樱井闭上眼,唉声叹气。

  可是他越来越喜欢松本了,一看到松本就想去揉揉他的头发,就想去抱抱他。

  “你要是怕被当面拒绝,就写情书吧。”相叶永远都在唆使樱井,“这样被拒绝也不会那么直接那么尴尬了。”

  “嗯,只能这样了。”樱井觉得这个办法可以,拿起笔从笔记本上撕了一张纸就开始写。

  「.........我喜欢你,很喜欢你,非常非常喜欢你。我知道这样的感情是不被允许的,但是只要你愿意,我就会为你挡住一切。我会尽我的所有让你幸福,你说什么我都会为你做.........我的名字是樱井翔,我喜欢的类型是松本润」

  写满小小少年心意的纸被相叶用力攥得皱巴巴的,甚至还打湿了一点。樱井连忙抢了回来,小心翼翼地抚平,“我只是给你看看这样写可不可以,你怎么哭了啊。”

  “呜呜呜翔酱,你去给他吧,他绝对会答应你的!是我我就答应了呜呜呜你写得太好了!”相叶抹着眼泪朝樱井扑过去被樱井无情地推开了。

  “哪有你说的这么夸张,我只不过是把想说的写上去了而已。”樱井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站起身,“那我去了!”

  “加油!”

  樱井几乎是用逃的回了座位,一坐下就缩到桌子下,“我我我,我给他了!我让他先别看,等我走了再看。”

  “好样的。”相叶把芝士蛋糕递给樱井,“来,补一补。”

  “诶?大晚上的吃蛋糕?”樱井接过叉子。

  “这能有什么!”相叶舔了舔嘴角的蛋糕屑,刚刚他就已经吃掉一个了。

  接下来的一整节晚自习樱井完全专心不下来学习,想回头去看松本又怕太明显被他发现。只好拜托相叶给值日生二宫递纸条,问他松本现在的情况怎么样。趴在讲台上做作业的二宫打开纸条就立刻抬起头瞪了相叶一眼,但还是利用地理优势伸长脖子去看了看坐在后排的松本。

  纸条递回来两人就迫不及待地打开来看。

  「他趴在桌子上不知道在干什么,像是在睡觉。我告诉你相叶氏,你可别给润吃什么奇怪的东西,要是他吃坏肚子了你就完了」

  他们没告诉二宫樱井喜欢松本,所以相叶只是跟二宫说刚刚他给松本吃了蛋糕想看看松本的反应。

  樱井有些慌,他知道松本是不可能这个时候犯困的,刚刚把信给松本的时候他还精神着呢。

  啊,他一定是很难受,突然被自己表白很犯难,那么体贴的人一定在纠结该怎么拒绝自己才不会让自己太难受。

  这下樱井也趴在桌上了,他觉得自己和松本就到此为止了。相叶安抚地拍着他的背,小声说道,“别太难过,还不知道结果呢。”

  不可能的,一切已经结束了。

  晚自习下课的铃声一响樱井就往教室外面跑,他可没有跟松本一起回寝室的勇气了。可是他刚跑出教室就被松本叫住了。

  樱井回头,松本低着头,走廊的灯光有些暗,他看不太清松本的表情。

  松本说,让他先别回去,在教室里等一下。

  “好。”樱井僵着身子回到了座位上。相叶困惑地看着他,他告诉了相叶。

  “没事的!”在被二宫拖走前相叶大声地说道。

  樱井盯着书,不敢去看松本。

  等到教室里只剩几个人的时候,松本走到了樱井座位旁,“过来。”声音小小的。

  樱井跟着松本走进了工具房,刚关上门,樱井看着靠着门面无表情的松本,慌乱地开口,“那个,我刚刚是……”他想说那封信是开玩笑的,是跟相叶打赌输了,他想让松本别当真,别拒绝他,这样他们还是好朋友。

  然而松本没让他接着说下去。

  松本抱住樱井的时候樱井全身都僵硬了,手半举在两侧,一动都不敢动。松本身上好闻的味道把他包围了。

  “啊,那,那个……”樱井有些没搞明白现在的状况。

  “答应你哦……”松本的声音从怀里传出来有些闷闷的。

  “诶?诶!”樱井感觉自己一下从谷底来到了天堂,幸福来得太突然他有些反应不过来。

  “你,你的意思是……”樱井小心翼翼地把手放到松本的背上,轻轻回抱住松本。

  松本的声音小到几乎听不见,“すき……”

  后来两个人一起回寝室,并肩走在路灯昏暗的路上,樱井抿了抿嘴,牵住了松本的手。能感觉到松本很明显地抖了一下,随即牵住的手就又紧了紧。

  樱井偏头去看松本,能看到低着头走路的松本,他的嘴角是上扬的。

  早就忍不住的笑意这时也毫无遮掩地爬满了樱井的脸。

  恋爱了啊。


评论(8)
热度(170)

© 繁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