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凡

I'm with you till the end of the line.

【相二】ニノさん

@菊糖🌼 菊生日快乐!(如果我没记错日期的话,诶呦我这不好使的脑子)也不知道它甜不甜还希望你不要嫌弃呀




  那个大学生又来了。

  二宫站在柜台里对朝这边大步走来的相叶笑道,“还是牛奶咖啡?”

  相叶的脸红红的,也许是方才走得太急。

  “嗯,麻烦您了!”在柜台前站定的相叶说话间的气息都不稳。

  二宫在A大附近开着一家小小的咖啡店。店面是由面包车改装的,小小的空间刚刚好站下他一人,再多一个人可能就会有些挤了。他也没有在外面摆上桌椅,来这里的顾客都是买了咖啡带走。

  二宫的店还算受欢迎,顾客大部分都是A大的学生,以女生为主。原因他也知道,因为他有一张与年龄不符的帅气的脸。不是他自己吹嘘,他都数不清有多少个女生跟他表过白了。即使说了自己是个30代的大叔了,仰慕者也依旧源源不断。

  相叶也是A大的学生。二宫记得他是因为相叶几乎天天都来买咖啡,而且二宫至今想起相叶学着前一位工薪族顾客买了一杯黑咖啡不加糖结果喝了一口就被苦得直吐舌头的模样就会忍不住笑出来。

  二宫其实也清楚的,那位相叶同学也许和其他的女生一样,是喜欢自己的。年轻人的眼睛瞒不住东西。

  那样炙热却又小心翼翼的眼神,以为自己藏得很好实际上都被对方看了去。二宫总是会不忍心戳破。

  毕竟喜欢这种事是不由己的,是控制不住的。反正这些年轻的仰慕者也没有给自己造成困扰,还能增加营业额,不也挺好。

  相叶双手接过杯子咧开嘴冲二宫笑,睁大了眼睛看着二宫,“谢谢!”相叶乌黑水亮的眸子总让二宫想起邻居家的那只大金毛,一看到自己就欢快地摇尾巴的样子。

  “不,不客气。”但二宫就是招架不住这个热情的年轻人,每次那边直勾勾地看过来,他就会不争气的心脏漏掉一拍。

  这可太不正常了。

  “啊,相叶君!”又有几个女生走了过来,正好和刚买完咖啡的相叶打了个照面。

  “是民子酱啊。”年轻帅气的笑容令女生的脸红了几分。

  二宫撑着柜台,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们,年轻人呐。

  与相叶打招呼的那个女生被同伴推了几下,向前走了几步,站在相叶面前,娇羞地将垂落到前面的头发捋到耳后,“那,那个,相叶君等会有时间吗?”很明显的邀约了。

  “抱歉,”二宫还在猜相叶会怎么回答女生,相叶就已经没有半分犹豫地回绝了,“我有约了。”

  女生很明显就变得低落了,却也还是扯着嘴角笑着说没有关系。然后就连咖啡都没买就拖着同伴走了。

  “喂,我的生意被你搅和掉了你要怎么补偿我呀?”二宫开玩笑地跟相叶打趣道,却没想到相叶一脸严肃认真的样子转过身来面对自己。

  “那我来ニノさん的店里打工可以吗?”相叶又直直地望进了二宫的眼中。

  二宫反倒开始有些紧张,慌乱地别过视线,“我开玩笑的啦真是的。”都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在这个小鬼面前乱了阵脚。

  相叶把杯子放在柜台上,身体向前倾,“我是真的想来给ニノさん帮忙。”二宫疑惑地歪头,没有搞懂相叶这突如其来的举动。

  “ニノさん总是都是笑脸盈盈的,但在一个人的时候就会露出很寂寞的表情。”相叶咬了咬嘴唇,突然握住了二宫放在柜台上的手,“我不想再看到ニノさん露出那样的表情,因为,看到那样的ニノさん我会难受。”

  也许是相叶的手刚刚拿着热热的咖啡杯,所以他的掌心也是温暖的。他的手比二宫的手要大,正好将二宫的手包住。温暖厚实的手掌紧紧贴着带着凉意的手背,力度像是要通过手背将暖意传遍二宫整个人似的。

  “相叶君,”二宫垂下眼,睫毛投下细细碎碎的阴影,薄薄的唇抿在一起,橘黄色灯光笼罩下脸上的神情是落寞极了的,仿佛全世界只剩下了他一个人。

  相叶睁大了眼睛,手上的力度也不自觉加大。是这样了,二宫就是这个样子让他忍不住想要去抱抱他。

  “相叶君你要是再不松手我的手就要被你捏碎了哦。”再度抬起眼的二宫方才的神情已经找不到了,嘴角勾起又变回了平常亲切的店长先生。

  相叶连忙松开二宫,二宫的手都被他握红了,“对不起……”

  二宫只是笑着摇摇头表示他没事,“相叶君你觉得我很寂寞的样子,大概是我的长相给你带来误会了吧。”

  “诶?”这次轮到相叶不解了。

  而二宫只是看着他,然后将上扬的嘴角放下,那对湿润的浅色眸子委屈得让人不觉得他受了天大的委屈才怪了。

  看着相叶逐渐了然的表情,二宫笑着问道,“懂了?”

  相叶点点头,又再次握住了二宫的手,这次他小心翼翼的不使上劲。

  “即使是这样,我也想让ニノさん一直都看起来是开心的。”

  觉得二宫不笑的时候看起来很难过相叶不是第一个,可对这样的自己说想要他看起来不再是难过的样子,相叶是第一个。

  二宫有些发愣,只觉得心跳有些快。

  “那个,老板,我要两份卡布奇诺!”相叶身后传来点单的声音将二宫拉了回来。他探出头应道,然后把手抽了出来,“你先给我去一旁待着,我等会给你回复。”便转身去做咖啡了。

  相叶退到一旁盯着二宫的侧脸。二宫的鬓角修得短短的,露出的耳朵泛着浅粉。

  等到两位顾客离开,相叶才慢慢地走回柜台前,他小心地看着二宫,等待二宫所说的回复。

  二宫清了清嗓子,没有看向相叶,只是在摆弄收银机,“我可没有多余的钱付工资哦,你可得想好了。”

  相叶愣了一秒,随即绽开笑容,“嗯!”

  二宫悄悄用余光看相叶,也许这里还能多站一个人。

  他知道相叶的心意,却不确定自己的,所以他想,就把做决定的权利交给时间吧。

  二宫不想不负责任地答应或拒绝相叶。


  二宫的咖啡店生意比以前更好了。

  “欢迎光临!”相叶围着绿色的围裙站在柜台里笑容灿烂。这便是原因吧。

  “ニノさん,两份拿铁。”相叶侧过身跟二宫说道。

  二宫推了推相叶,转过身背对着相叶开始做咖啡,“知道了啦。”本来就不大的空间站下了两个人,虽然不挤但是相叶每次稍微探过身来说话就会离二宫的耳朵很近。温热的气息扑来总会让二宫心跳有些加速。

  “给您,拿好小心烫。”相叶目送了最后一位顾客离开,将写有[close]的牌子立在柜台上宣布打烊。

  二宫还背对着他清理咖啡机,相叶便从身后覆了上去,双手轻轻扶着二宫的腰,头搁在肩膀上。

  “嘿!”二宫手上拿着抹布,差一点就要糊在相叶的脸上。

  “ニノさん,”相叶低低的声音语调轻柔地唤着二宫,语气温柔缠绵的像是在床侧唤着熟睡的恋人一般。

  “嗯?”二宫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抖。

  相叶见二宫没有拒绝又将头低了几分,埋在了二宫的颈窝,“我喜欢你。”

  “我知道哦。”与每一次的告白一样,二宫的回复都没有变。

  “那ニノさん也能喜欢我吗?”然而相叶每次都会不放弃地接着说着不会有回应的问句。接下来的二宫不是沉默就是岔开话题。

  “嗯……”这一次却似有不同,他得到了二宫的回复,“可以哦。”

  二宫的声音小到相叶以为是自己的幻听。

  “ニノさん!”相叶的声音大到整条街都要听见了。

  二宫低着头笑出了声。也许当初犹豫的时候就已经决定了现在,正因为自己无法像拒绝别人那样拒绝相叶,就证明了相叶在自己心里其实一直都是特别的。

  不是现在就会是将来,他的这颗心迟早会被相叶融化。


  二宫抱着胳膊站在一旁看着忙活的相叶,“我都整理完了你又要弄什么啊,那等会你负责收拾哦。”

  “嗯!”相叶摆弄着咖啡机不知道在做什么。

  刚刚答应了相叶他就推开自己说要做一个东西给自己看,二宫见他兴致勃勃的样子自然是不想扫了他的兴。

  “好了!”相叶转过身来,把杯子举到二宫的眼前。相叶不知什么时候学了拉花,咖啡上浮着一个白色的米奇头。

  “ニノさん,周末的时候愿意和我一起去迪士尼约会吗?”相叶红着脸问道。

  二宫看了看咖啡,又抬起头看着对面涨红了脸紧张的相叶。

  “都30代的大叔了还去什么迪士尼啊……”二宫一想到两个大男人手牵手与穿着玩偶服的工作人员合影的画面,就觉得很可怕。

  却没想到相叶立刻就情绪低落了,他把杯子放到一旁的柜台上,偏头看向柜台外,“我只是想和ニノさん约会而已……”

  二宫越看相叶越觉得可爱,让他又将眼前的相叶与那只大金毛联系在了一起。愿望没有实现的委屈模样简直都要一模一样了。

  二宫叹了口气扶过相叶的头让他面对着自己,揉着他柔软的头发,“那就去吧。”

  相叶的眼睛果然一下就亮了起来,他也扶住二宫的肩,凑了上来。不等二宫反应就用力地按上了自己的唇堵住了二宫的唇。

  二宫的背抵在墙上,仰着头被相叶吻到快要窒息。他用力揪着相叶的衣服,轻轻踢着相叶的小腿示意他适可而止。

  这可是在店里,没有门呢!

  相叶又是用力吸吮了几下二宫的嘴唇才依依不舍地放开他,二宫靠着墙大口地喘着气,现在的年轻人都是这么胡来的吗。

  一转头就与站在不远处的几个女生对视了,二宫记得其中一个,是昨天跟自己表白了的。女生睁大着眼睛看向这边,一脸惊讶。见自己看过去慌忙离开了。

  二宫这才意识到相叶的意图,转过头看向相叶,抬手掐着相叶的脸往自己这边扯,“好啊你这小子!”

  “疼疼疼!我错了!ニノさん~”拖长的尾音就是在撒娇。

  二宫松开相叶的脸,用力拍了一下他的肩,“好了,走吧。”

  相叶捂着脸,“嗯?去哪?”

  “回家啊,下班了不回家你还想睡在这吗?”二宫没好气地瞪了相叶一眼。

  相叶又一抬手把二宫禁锢在他与墙壁之前,“那我能去ニノさん家吗?”

  “不行,你给我回学校。”

  “ニノさん~”

  “……你这小鬼真烦,快换衣服啦。”

  “不要!要ニノさん答应我!”

  “……好啦,快点!别给我浪费电费了。”


评论(8)
热度(253)

© 繁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