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凡

bye呀

【相二】先生!(上)

#岩永彰×田茂青志   专业奇特拉郎300年,有私设

#本来是想写完再一次性发的,但这一个月过去了我还卡成狗……




00

  那一天,他来到了这所学校。

  “我是田茂青志,从今天起就是你们的生物老师了。”青茂老师站在讲台上,面带微笑,阳光洒在他的脸上,让他浅色的眸子像是在发着光一样闪耀。

  我坐在最后一排的角落里,他的光芒都好似照到了我的身上。

  和心上。


01

  “彰,今天的训练你去吗?”白尾敲了敲岩永的课桌,趴在桌上睡觉的岩永猛地坐起来,抓了抓被睡乱的刘海,“抱歉,我等会有打工,就不去了。”

  白尾皱起眉,“又不去吗,教练真的会生气哦。”

  岩永拿起书包站起身,笑道,“没事的,我先走啦!明天见!”


  岩永扭了扭脖子,手指交叠伸长了手,“呼,终于可以下班了。”

  店长将最后一个咖啡杯放入橱柜,“今天也辛苦了,彰君。”

  “您也是,辛苦了。”岩永伸完懒腰便收拾东西准备回家。

  一周除了周末全天,他还有三天晚上都在这家咖啡店打工。时薪不低,时间没有与学校课程冲突,店长人也很好,这对岩永来说是最适合不过的打工了。

  低头看着被自己踢开的小石子,岩永叹了口气,除了社团活动。

  他本来是不打算加入任何社团的,因为他必须要打工赚房租以及维持日常生活,几乎是没有多少闲暇时间的。

  可偏偏那个人邀请了他。

  那天岩永只不过是路过棒球场,一个棒球从他面前飞过,吓了他一跳。

  “抱歉抱歉!”场地里的赤岩朝他大声喊道,“彰!帮我们把球扔回来!”

  “嗯,没问题。”岩永把落在地上的棒球捡起来,大力扔了回去。而当他准备离开的时候却被叫住了。

  那个声音是他再熟悉不过的,属于青志老师的声音。岩永转过身,田茂青志站在不远处看向他,面带微笑。

  “岩永君,你要来棒球部吗?”

  岩永理应是拒绝的,因为他可没有多余的时间来打棒球。可那偏偏是来自青志老师的邀请。

  他觉得他拒绝不了。

  “嗯,”他听到自己的声音,“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

  

  “那个人,是幕张的哦。”

  “幕张啊……那他身上会不会还有病毒残留啊。”

  “不知道,但还是不要去接触了,万一还有残留……我可不想一成年就死。”

  这样的话,岩永从幕张出来不知道听过多少遍了。一开始还会很在意,甚至会跟对方争得面红耳赤。慢慢听得多了,再加上年龄的增长,也就听得麻木,无所谓的态度了。

  1997年的幕张病毒事件曾引起了全社会的轰动。携带病毒的陨石坠落在幕张,使得所有的成年人一夜之间都死去了,只剩下数百名未成年。虽然最后病毒得到了有效的抑制,被封锁在幕张的未成年们也得以重获自由,和普通人一起过上正常的生活,但,他们始终是不同的。

  岩永出来后被东京的一家福利院所接管,也进了一所中学继续读完初三。他的朋友们也都各自散去,有的和在外面的家人团聚,有的回归了本来的学校生活,也有的去了亲戚家的工厂工作。

  本来岩永是打算跟着一起去工厂工作的,但临走前大和叫住了他。

  “彰你很聪明,继续读书吧,别浪费了这么聪明的脑子。”

  尊在一旁探着脑袋起哄,“对啊,你看像大和这样的笨脑袋都还要坚持读书。”

  “喂!你说谁笨呢!”

  岩永看着两人打打闹闹的离去,低下头盯着地上的石子,读书啊,那就读呗。

  而现在的他很感激那时听从了大和的意见的自己,这才能升入这所高中,才能遇上青志老师。

  在原先的中学里,他是格格不入的。初中生们还是充满了稚气与幼稚,他被当做病毒体,所有人都不愿意接近他。更有过的,一些男生还会带头孤立他,每天对他冷嘲热讽。

  岩永可是幕张人啊,还是从未满CITY出来的人,这点程度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小儿科。放学后被跟在身后挖苦,觉得烦了便直接从口袋里掏出一直带在身上的小刀,抵在其中一个的脖子上。

  “要是不想死就给我闭上嘴。”

  在温情中长大的小孩什么时候经历过这种,一下就吓得满脸眼泪,紧紧咬着嘴唇再也不敢说话。

  虽然后来他被学校叫去给了处分,小刀也被没收,但直到毕业也再没人找他的麻烦,让他能安心学习然后考入这所升学率很高的高中。

  岩永一考上高中就脱离了福利院,自己在外面找了间便宜的房子租下,自力更生。而一开始的学校生活也是很平静的,没有人知道他的出身,所有人都是和谐相处。

  而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就被传了起来,自己是从幕张出来的。高中生还是要比初中生要成熟不少,有的人并不以为然,该怎么相处还是怎么相处。当然也会有人在他背后窃窃私语,有意无意地躲着他。这时的岩永也已经不再理会那些有关他的言论,只在意自己今天是否能买到超市打折的牛肉改善改善伙食。

  在幕张的日子,岩永已经习惯了与人斗争,在那里,就是弱肉强食的世界了,不抢别人的食物,自己就会饿死。至少在大和他们来到幕张之前是这样。那把小刀也是他一直备在身上的。在同龄人间,他们这群从幕张出来的孩子,实在是经历了太多。而且他们还知道政府的秘密,坠落在幕张的根本就不是陨石而是政府的人造卫星。幕张的灾难不是天灾,而是人祸。

  岩永一个人的时候也会时不时拿出卫星的碎片,心里想着他们这群伙伴的20年之约,就会撑着脑袋笑出来。不去理会别人,好好活下去,才能按时赴约啊。

  而至于青志老师,则是岩永另一块藏在心底的碎片了。


02

  “噢,早啊,岩永君。”岩永的身后传来田茂有气无力的声音。

  岩永转身,田茂果然又是边打呵欠边挠着后脑勺跟他打招呼。

  “老师早上好。”岩永放慢了脚步与田茂并排,田茂便将手搭在了岩永的肩上。

  “你昨天,又把训练给我翘掉了?嗯?”田茂语调平淡得就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岩永心虚地抿住嘴,“对不起”和“抱歉”他已经说过太多次,所以选择了闭上嘴等待田茂的数落。

  结果田茂只是叹了口气,“你是很想打棒球吗?”

  “诶?”岩永表示不解。

  “昨天啊,我看到了,你在咖啡店打工。”田茂不是岩永的班主任只是任课老师,所以可能并不知道他的情况,“是因为要打工所以才逃了训练,对吧?”

  岩永低下了头,田茂说的是事实,他也的确不该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就去给田茂和棒球部添麻烦。

  “对不起,我会退部的。”岩永低头向跟田茂道歉。

  “你的打工不是每天的对吧?”田茂却又笑着拍了拍他的肩。

  “嗯,周二和周四不用......”

  田茂大跨几步走到岩永的面前站定,“那么,就这两天来就好,我会跟其他人说明的。没事的,你看我们人少,能多一个人就是一个嘛,我看得出来,你的天赋不差,这样练习也够了。”

  田茂浅色的眸子只要在阳光下,就仿佛在发光,清澈透亮,好看得不行。岩永每次看着田茂的眼睛就会忍不住想,在怎样的环境下成长的人才能有这样好看的眼睛。

  和这样生在光明下的人站在一起,也许也能多洗净些自己身上的灰暗吧。

  “嗯,那就麻烦您了。”

  田茂的嘴角翘起来,就像一只乖巧的猫咪,“不麻烦!”

  岩永盯着田茂翘起的发尾在清晨的阳光下被镀成了金色,他忍住了想要伸手去摸一摸田茂的头的冲动。

  他不知道他是何时对田茂有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的,也许是第一堂课的时候就一眼望进了心里,又或者是在之后的相处中田茂无时无刻都散发了吸引他的气息,他说不准。而像田茂青志这样好的人,如果不是因为师生这层关系,他想他们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有交集的。但也正是因为是师生,他的这份情感只能永远埋在心里。

  但是这样就很好了。


  放学后白尾一如既往地跑到了岩永的桌边,“今天去吗,训练?”

  岩永拿起整理好的书包,站起身,“嗯,去。”

  “耶!走走走!”白尾一把揽过岩永的肩就往教室外走,还回头对赤岩喊,“快点啊!训练去了!”

  “知道了啦,真是的。”赤岩笑着摇摇头,也跑了过去。

  岩永是喜欢打棒球的,他喜欢挥棒时的感觉,很痛快,用力挥动球棒的瞬间仿佛所有的不痛快都一起被打出去了,飞得远远的。

  “岩永!给我看清了球再挥棒!力气再大打不中球有什么用!”田茂站在场边大声呵斥道。

  “啊”岩永立刻转身朝他鞠躬,“抱歉!”

  田茂挥了挥手,“别给我道歉了,继续练习。”

  “是!”


  棒球部一行人训练结束后就都到了樽见家的饭馆吃饭,岩永本来是想拒绝的,结果就被白尾赤岩两人一边一个架着进去了。

  “回去做什么!一起去吃!”

  岩永咬了咬嘴唇,棒球部的伙伴们大概就属于那一种人,不会在乎他的出身,与他坦诚交往。

  他有太久没在这样吵吵闹闹的热烈气氛下吃饭了,岩永坐在角落里,边吃着咖喱边看着白尾和赤岩打打闹闹,樽见在一旁大声呵止,其他人还在不断地起哄,扬起的嘴角没有再放下去。

  视线往旁边一转, 本想偷偷看看田茂吃饭的样子竟与田茂的目光相遇了,岩永一时愣在那不知道该怎么办。而田茂却只是冲他无奈地笑笑。

  【这么吵真是没办法呢】

  他猜田茂的口型大概是在说这个。

  岩永也笑着回应道,眼睛弯弯的。

  【没事的,这样很好】

  田茂也看懂了他的口型,又笑得两眼眯起了。脸颊两旁的软肉挤在一起,看起来可爱极了。

  虽然这样的想法被其他人知道一定会被他们摸着额头问“你的头没事吗”。

  岩永低下了头,耳边是大家的笑声。如果就这么过下去,也挺好的。

  但生活总爱和他过不去。


03

  岩永在一周后被房东勒令搬出去。

  房东不知道是怎么知道了他是从幕张出来的,觉得如果让他这么个“危险份子”再继续住下去,对其他住户很不负责任,便让他在一周之内搬出去。

  岩永躺在床上一筹莫展,这要他去哪找同样便宜的房子,时间还这么短。

  从枕头下摸出碎片拿在手上,举在灯光下细细看着。

  “为什么我们就一定要被嫌弃呢,明明我们什么都没做......”

  岩永感觉自己的眼前有些模糊,慌乱地揉了揉眼睛,从床上坐起来,拿起报纸开始筛选租房信息。

  总要继续活下去。

  

  田茂是第一个察觉到他不对劲的人。

  上生物课时趴在桌上睡得昏天黑地,田茂在下课时用力拍了他的桌子将他叫醒。

  “来我办公室。”扔下这句话田茂就抱着他的教案快步走出了教室。

  赤岩侧过身子,“你居然在教练的课上睡着了,你要完了。”

  岩永揉了揉依旧疲惫的眼睛,小声说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毕竟他无论如何,也不想让田茂对自己失望。

  一到办公室,刚才还语气恶狠狠的田茂就仿佛换了个人似的,充满关切的眼神让岩永有些不知所措。

  “你怎么了?黑眼圈这么严重?又多打了份工?”田茂递给他一杯热茶,又拉过隔壁办公桌旁的椅子让他坐下。

  岩永捧着茶杯摇了摇头。

  “那你为什么没有好好休息,你应该也知道的,你最需要的就是有保证的休息。”田茂把手搭在岩永的肩上,“能告诉我发生什么了吗?我知道你不是一个无故在课堂上呼呼大睡的人。”

  岩永盯着田茂的眼睛,许久,才开口,“没有什么,老师。只是我这些天看书看到太晚了,快考试了。”低下头,盯着自己的鞋尖。

  田茂又盯着岩永看了一阵,“好吧,不过即使是考试你也不该天天熬夜的,知道吗?”

  “知道了。”岩永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有底气。

  “那你就先回教室吧。”岩永转身的时候不知是不是他听错了,身后传来一声浅浅的的叹息,但等他走出办公室转回身关门时悄悄看向田茂, 田茂正一脸认真地看着课本和教案,和平常无异。


  打工结束后回到家,岩永拿出已经被他画满红色的叉的报纸,一筹莫展。这些天他找了所有他能找到的租房信息,接连几天都在找适合自己的房子,然而未果。

  岩永趴在桌上,后天就是最后期限了,再找不到房子他就得露宿街头了。他不耐烦地抓了抓头发,看着眼前空掉的水瓶,岩永有些烦躁地抓起它扔了出去,水瓶砸到门上发出了闷闷的响声。

  岩永趴在桌上,把脸埋在臂弯里,胸口闷得慌。他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砰砰砰”门口突然传来敲门声。

  “来了。”岩永站起身,整理好情绪走向门口。这个时候除了房东是没有人会来找他的,他想,也许可以向房东请求再多给他几天时间。

  一打开门,岩永就立刻开口,“铃木先生,我还没有找到房子,能不能再多给我几天时间,我一定......”待看清来人,岩永的声音就戛然而止。田茂正站在门口,静静地看着他,见他不说话了,挑眉说道,“一定什么?嗯?”

  岩永低下头,他知道田茂一定已经猜到了一切,“对不起。”

  “你跟我说对不起做什么。”田茂只是推了推他的肩膀,“不先让我进去吗?”

  “啊,好的。”岩永连忙侧过身让田茂进屋。


  田茂坐在垫子上,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桌上的报纸,他抬眼看向正坐在一旁的岩永,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你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我……”岩永刚开口就被田茂打断。

  “对不起什么的就不用说了。”

  岩永低下头,抿了抿嘴,“房东让我搬出去。”

  “为什么?”

  “因为我是幕张的……”岩永吸了吸鼻子,当说到“幕张”时,他的情绪就开始控制不住了,眼角发酸,眼睛胀胀的。

  田茂敲桌子的手停下,“哈?什么狗屁理由。”

  “我去找他理论,他的这种怀疑根本就没有科学依据。”田茂作势就要站起来。岩永一把拉住了他的胳膊,抬起头来,眼角湿润,脸上挂满了泪水。

  “老师,别去……”声音微弱而颤抖。

  田茂睁大了眼睛,盯着哭泣的岩永不再说话。

  “我已经习惯了,换一个地方就好……只是,只是……”岩永抬手用力擦了把脸,咬紧嘴唇说不下去。眼泪止不住地大颗大颗往下掉,两颊憋得红红的。

  田茂拧着眉看着岩永,突然伸手把岩永扯进了怀里。

  岩永的个子比田茂要高,这时田茂跪着比坐着的岩永恰好高出一些,一手放在岩永的背上一手抚着他的头。

  岩永靠着田茂的肩,眨着眼震惊得停止了哭泣。

  “老,老师……”他清晰地感受到田茂的脸正贴着自己的头发,明明没有直接触碰,他却觉得自己的脸都烧起来了。

  “收拾东西,去我家。”田茂的语气平淡得就像在让他收棒球一样。

  “诶?”

  “你不是要被赶出来了吗,先住我家吧。”田茂的声音比之前那句相比,似乎弱了些。

  岩永小心地抬起双手,轻轻回抱住田茂,“谢谢……”

  青志老师的身形比他所想的还要瘦小一些,可却又是如此强大。


评论(4)
热度(73)

© 繁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