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凡

LOFTER挖坑不填专业选手

【相二】先生!(中)

04

  岩永的行李不多,一个背包,三个纸箱。

  田茂吃力地搬起两个纸箱,摇摇晃晃地站直身准备往外走。岩永大步走到他面前,拿过一个叠在剩下的纸箱上。

  “还是让我来拿吧。”岩永搬起两个纸箱,很轻松的样子。

  田茂努努嘴,朝楼道走去,“那你去房东那儿还钥匙,我先下楼等你。”

  “嗯。”岩永看着田茂抱着纸箱下楼的背影,呼了口气。他没想到今晚就搬走,青志老师果然是行动派啊。

  “一直以来,谢谢您了。”岩永把钥匙还给房东,刚弯下一点腰准备鞠躬就被叫住了。

  “彰君,走了。”田茂的声音却从门口传来,岩永慌忙扭头看去,本该在楼下的田茂正靠着门站着,脚边放着纸箱,满脸不爽地看向房东。

  田茂上前几步拉着岩永连帽衫上的细绳往外扯,“那么,我们就告辞了。”

  关上门后田茂松开手,抱起纸箱,脸上又恢复了常色,“走啦,还看什么!”

  岩永还在愣愣地看着田茂,被吼了立刻回过了神,也抱起箱子跟了上去。


  “打扰了。”岩永把纸箱轻轻放在地上,小心地打量着田茂的房间。

  田茂揉了揉肩,指了指房间靠里的位置,“你可以把被子铺那。”在房子里走了一圈,“看起来不大感觉住两个人也刚好嘛。”嘴里碎碎念道。

  岩永抿了抿嘴,要是能一直这么住下去才好呢。

  把东西稍作收拾,时间也不早了,田茂推着岩永去洗漱,“你今晚总可以给我乖乖去睡了吧。”

  岩永躺在被子里,看着一旁还在对着电脑敲敲打打的田茂,“老师,你不睡吗?”

  “你先睡,我还要备课呢。”田茂偏头看了他一眼,“把手放进被子里。”

  岩永连忙把手缩了进去,初秋的夜晚还是带上了凉意。他把眼睛藏在散乱的刘海里,悄悄看着田茂认真工作的侧脸。为了照顾他睡觉,田茂把房间的灯关了,电脑屏幕的蓝光照亮了黑暗中田茂的脸,薄薄的唇抿在一起,下颌的线条柔和而干净利落。

  岩永闭上眼,果然要是能一直看到这样的场景就好了。

  大概会变得幸福吧。


  “没关系的,彰君你想住多久都可以!我完全愿意租给你哦。”老板娘把餐碟摆在岩永面前,“来,快吃吧。”

  “谢,谢谢。”岩永看着超大份量的早餐,受宠若惊。

  田茂拿着勺子,指着自己的碟子,“他那是和我住,住多久当然你无所谓啊。还有,我的份量会不会太少了点啊。”

  “你年纪也不小了,大早上的吃那么多油腻的不好。”老板娘笑眯眯地看向岩永,“彰君还在长身体呢,要多吃一点才长得高。”

  “......我年纪哪里大了,”田茂不屑地撇撇嘴,“都高三了还长什么身体,再说了,他不也够高了。”

  “青志君跟他们这些年轻人比可就老了哦~”老板娘笑着转身去忙了。

  岩永侧过头去看田茂,咬着嘴唇忍不住想笑。田茂瞪了他一眼,“听到了吗,多吃一点!”

  “是。”

  “还有,住多久都可以那句也是。”田茂的语调轻轻的,“如果你不觉得和老师住一起很碍事的话,也是没有问题的。”

  岩永立刻被呛到了,扶着桌子咳得眼泪都出来了,田茂拍着他的背,没好气地说,“不想住就不住啊,别呛死了。”

  “不不不!”岩永擦掉眼角的泪水,抬头看向田茂,“我愿意。”

  “可以说是,乐意之极。”

  田茂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过了会移开了视线,拿起勺子戳着碟子里的饭,“不过房租要平摊哦。”

  “嗯!”岩永看着田茂泛红的耳郭,真的开始感到幸福了。


  放学后田茂来到教室,“岩永。”  

  刚收拾完的岩永连忙拿起包跑了过去,“老师,怎么了?”

  “你今天要打工吧?”田茂递给他一张纸条,“早上出门也忘了把钥匙给你,你几点结束啊?”

  岩永把纸条攥在手心,“10点。”

  田茂皱了皱眉,似在嫌时间太晚,“那我在家里等你,到时候再把钥匙给你。”拍了拍他的肩,“路上注意安全,我去棒球场了。”

  直到田茂的背影消失在视野里,岩永才收回视线,他低头打开纸条,上面是田茂家的具体地址,大概是怕他不知道怎么回去。

  青志老师的家,去过一次就不可能再忘记在哪。

  又突然想起田茂刚刚说的“在家等你回来”,岩永就觉得脸上一热。是家呢,他和青志老师的家。

  “彰,红着脸在看什么呢!”白尾用力地拍了一下他的背,岩永赶紧把纸条藏进手心握拳,“没,没有什么。”

  “明明看到你手上拿了什么!”赤岩拉着他的胳膊一脸坏笑。

  “啊!”龟泽动作浮夸地也冲到他面前,动作幅度巨大地比划着,“该不会是有女生给你的情书吧!”

  “噢噢噢!还不快拿出来看看!”这下,白尾和赤岩都抓着他不放他走了。

  岩永只是更紧了紧握拳的手,“才没有啦。话说,我刚刚看到教练去棒球场了,你们现在不赶快去真的好吗。”

  一群人立刻大喊着“不好”往楼下跑,要是迟到了可就完了。

  岩永松了口气,这可不是什么女生送的情书。

  是重要的人告诉他,他有家了。


05

  岩永站在门口,无比紧张,他感觉自己的手心都在冒汗了。

  深呼吸一口气,才抬手敲响了门。

  “咔哒”一声,被拉开的门缝中探出田茂的脑袋。田茂抿嘴笑着看向岩永,把门完全拉开。

  “欢迎回来。”

  “我回来了。”

  他已经太久没能说出这句话了。

  待他自己反应过来,他已经用力抱住田茂了。被禁锢在怀里的田茂两只手半举在空中,有些不知所措。

  “岩永君,怎么了?”田茂轻声问道。

  岩永这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他感觉到脸有些发烫,却不愿放开田茂。怀中被田茂所填满的感觉太过美好,他只求让他任性这么一次。

  “老师,谢谢你。”岩永把脸埋在田茂的肩上,声音闷闷的。

  田茂顿了顿,把手放在岩永的背上,轻轻拍了拍,然后,便回抱住了岩永。

  “不过你可别又哭了啊。”

  “我没有!”一句话让岩永弹了起来。

  田茂笑了几声,揽着岩永的肩把他带进屋,“好了别傻站在外面了,快进来。”


  与田茂住在一起也有好几周了,而岩永仍觉得不真实。

  把手伸进口袋摸到那片能告诉自己这的确是现实的钥匙,岩永不自觉脚步都轻快了不少。

  “店长,我来了。”岩永退开咖啡店的后门,与正忙着做咖啡的店长打招呼。

  “哦,彰君你放学啦。快来干活了,今天客人有点多可能会要忙起来哦。”店长回头朝他笑笑又继续忙着手头的事了。

  “你们今天很忙的样子呢。”一听到声音岩永就知道是熟人来了。

  到快关店的时间时店里已经没有多少客人了,他的工作也能轻松了些,他看向系着绿围裙的隔壁花店老板,笑道,“您来啦,店长还在里面呢,需要我帮您叫他出来吗?”

  花店老板摆了摆手,“不用,没事的。我就是想把这个给彰君。”背在身后的手举到前面来,一小束百合花正握在老板的手上。

  “这是今天店里卖剩下的,丢掉也怪可惜的,彰君要是有喜欢的女生就拿去送给她吧~”

  岩永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店长的声音就从里间传了出来,“你又把卖不出去的东西往我这里送!”

  “哪有!我每次送给小和的都是最好的!”老板连忙扯着嗓子辩解。

  “哦,那送给彰君的就是残次品了?”店长不留半分情面的回击。

  老板着急的样子看起来恨不得要翻过柜台跑去里间跟店长解释一样。

  岩永接过花束,“那就谢谢您了。”他当然知道老板是一番好意,在这打工的时间也不短了,自然是知道自家店长与隔壁老板总是这样吵吵闹闹的。

  打工结束后带着花回到家,田茂看到他手中的花还愣了一会。

  “有小姑娘给你送花了?”田茂把脸藏在电脑屏幕后打趣道。

  “不是的。”岩永慌忙解释,大步走过去把花递给田茂,“是,是我给老师的。”

  田茂抬起头来,“给我的?”岩永点点头。

  田茂皱着眉站起身,“还送什么花啦,多麻烦,还不知道放哪。你去把柜子上的那个瓶子拿下来洗一洗。”边抱怨着麻烦边接过花。

  把瓶子灌上水,田茂小心地将花放进去,“行了,这样每天换水还是能保持新鲜一星期。”

  又指着岩永,“你负责!”

  岩永的眼角都渗出了笑意,“嗯!”

  而每当他打工回家,水都是已经换过了的。看向坐在桌旁一脸认真看着书本的田茂,岩永感觉那淡淡的花香都飘进了他的心里。

  

  周末他去打工的时候,店长叫住了刚准备换制服的他,说是在花店打工的人有事回老家了,他能不能今天去那边帮下忙。

  “就这一天,工资他会付给你,我这边我一个人没问题。”店长一副很是为难的样子是十分稀奇的,“主要是他那边今天刚进了一批花,事情比较多。”

  “我没问题的,只不过我没有在花店打过工,还希望老板他不要嫌我碍事。”岩永当然很乐意去帮忙。

  “没事,他会教你的。”店长这才松了口气,把他推了过去。

  一看到岩永过来,老板一脸得救了的表情,“彰君太好了!你来了!”

  “请您教我该做些什么吧。”岩永平常也经常收到店长和老板的照顾,就算不拿工资他也愿意帮这个忙。

  下午关店的时候,岩永婉拒了老板要请他吃饭的邀请。

  “你帮了他这么大的忙,他请你吃饭当然是应该的。”店长也早早关了店准备一同去吃饭。

  岩永笑着摇摇头,“不了,这是我应做的。况且,还有人等着我回家吃饭。”

  “那彰君你把这个带给等你吃饭的那个人吧。”老板又不知从哪拿出一束紫丁香,递给岩永,“这是我特意留给你的哦!”

  岩永看了看手上的花,又看了看站在一起的两人,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

  “好了,彰君你快回去吧。别叫人等久了。”店长向他挥手,“我会把你那份吃回来的。”

  “喂!”老板轻轻推了下店长的胳膊。

  岩永与二人道别便往家的方向赶,田茂今天在他出门的时候跟他说晚上吃饭的时候棒球部要集合开个会,快比赛了。

  又低头看了看被包装得很好看的紫丁香,正好家里的花也该换了。


06

  等岩永到饭馆,大家都已经到齐了。

  樽见最先发现他手上拿着的花,“呀!彰君,这个紫丁香好好看啊!”放下勺子跑到他面前,眼睛都发光了。

  女孩子们大概都喜欢漂亮的花吧,看到樽见一脸兴奋的样子,岩永把花往前递了递,“樽见同学,这个花你收……”话还没说完就被樽见打断了。

  樽见推了下他,“诶,你别,我就感叹一下花好看。”然后凑近很小声地说了一句,“你还是留着送给想送的那个人吧。”说完朝他笑了笑就转身走回去了,还扬起头看了眼坐在吧台的田茂。

  岩永稍微瞪大了眼睛,他可不知道女生的觉察力有这么厉害,难道樽见看出了他对田茂的心思吗。还没等他细想,白尾和赤岩就一人揽过他的一边肩膀抓着他到了角落。

  “你小子,居然还送花!”白尾的语气恶狠狠的。

  “就是,你对柚,樽见怀了什么不好的心思,嗯?”赤岩抓着他肩膀的力度加大了些。

  “我没有!”这可实属冤枉,“这是打工那边的花店老板给我的,经常有花剩下来,扔掉怪可惜的就给我了。我看樽见同学很喜欢的样子就想送给她好了。”

  白尾挑了挑眉,“噢!有这好事!那你下次拿了给我吧!我去送樽见!”

  “我,我也要!”

  “得了吧你们两个!”身后传来樽见的声音,三人一回头就见樽见插着腰瞪着他们,“还想拿卖剩下的花送我!我才不要呢!”

  其他人都笑了起来,岩永小心地看向田茂,他没跟田茂说是剩下的,他怕田茂也不高兴自己用卖剩的花送他。

  而田茂的神情和平常没有差别,“好了,既然人到齐了我们就来开会吧。”

  “是!”


  岩永跟在田茂身后回家,他踩着地上田茂被路灯拉长的影子,还是决定开口,“老师,那个花……”

  “等会回家记得把这个放进花瓶。”田茂没有回头。

  “诶?”

  田茂停下脚步,转身面向岩永,恰好是站在了路灯下。被笼罩在一片橘黄下田茂的脸看起来也是暖暖的,琥珀般的眼睛仿佛也在流光,薄薄的唇抿在一起,嘴角上翘。

  “有什么不好的,反正都很好看,还很节俭。”

  顿了顿,再开口声音似乎都变得轻柔,让岩永听得不真切。

  “更何况这是彰君的心意啊。”

  岩永的眼睛倏地睁大,不论是田茂第一次用名字称呼他,还是整句话的内容,都让他的心狠狠地纠了一下。

  那特意留给他的紫丁香,被樽见称赞的漂亮的花束,落到了水泥地上。

  高挑消瘦的身影冲向了灯光下同样单薄瘦小的身影,滚烫的唇贴上了带着凉意的薄唇,两人的影子在脚下重叠成一个圈。

  岩永握着田茂肩的手与他的唇一样,都是在颤抖的。他吻得很小心,就像田茂是易碎的艺术品一般,紧闭的双眼上睫毛也在剧烈地抖动。

  他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但他无法控制自己。看到灯光下带着微笑的田茂,他就只想吻他,而他实际上也做到了。也许明天,或者今天晚上,他就得搬走了,学校大概也再去不了了。

  但他不后悔,虽然之前他一直小心翼翼藏着心思,可他果然还是想要好好吻一次他的青志老师。

  岩永始终是轻轻触着田茂的唇,最纯粹的亲吻。离开时睫毛上已经挂上了泪珠,眼角也是湿润的,红着眼眶还要扯出一个不怎么好看的笑容。

  “先生, 好きになってもいいですか?”

  


评论(7)
热度(79)

© 繁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