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凡

bye呀

【相二】先生!(下)

#万万没想到我竟然写完了,在之前停停改改了辣么久的情况下

#大家小年快乐(我知道南方和北方的时间不一样的hhhhh



07

  岩永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去的,听着耳侧来自田茂的平稳的呼吸声,躺在被子里睁着眼没有一点睡意。

  “我知道了。”田茂在听到他的告白后眨了眨眼,随后抬手摸了摸他的头顶,“我们先回家好吗?”岩永只能是愣愣地点头。

  田茂又指了指后面,“还有花,快去捡起来,不然多可惜。”岩永也是点点头,然后快速跑过去捡起来递给田茂。

  任由田茂牵着自己的手,岩永低着头脑内已经一片空白了。到家后田茂也和平常一样招呼着岩永去洗漱,直到关上灯躺下,在黑暗中岩永才开始有机会慢慢回想方才所发生的一切。

  他几乎一夜无眠,直到窗外天微亮他才模模糊糊地睡着。被闹钟叫醒后,田茂也是坐在一旁抓着头发与他道“早上好”,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岩永小心翼翼地观察着田茂的一举一动,害怕有什么异常又对田茂的无反应有些小失落。就这么提着心过了两天,岩永忍不住想要去问田茂,即使结果可能会让他失去平静的生活,但他无论如何也想知道田茂是怎么想的。

  而到来的阶段测试又打破了岩永的计划,投入学习里直至考试结束,岩永才有时间坐在田茂的对面认认真真地看着他。

  “老师。”岩永发现了田茂在故意低着头不与自己对上视线,便向前又倾了倾身,“老师,我有话对你说。”

  “啊,嗯,你说吧,我听着呢。”田茂的头都快栽进书里了。

  岩永干脆把手放在了书上,挡住了田茂的视线,“老师!”声音也提高了些。

  田茂只得抬起头,而即使是抬起了头,他的下巴也是往里收的,用略带责怪的上目线看向岩永,“干什么啦......”语气很弱。

  岩永又看懵了,他不知道田茂自己清不清楚,这对眸子委屈得都要出水了。岩永强忍着想要抱住田茂的冲动,直入主题,“老师能给我答复了吗,关于那天晚上......”

  “你真是!”田茂却突然语调上扬地打断了他,瞪了他一眼之后语气又弱了下去,“我可是老师啊,就不能多给我一点时间好好考虑吗......”田茂垂下了眼,咬着嘴唇不再说话。岩永盯着他泛红的耳尖,也抿住嘴不再发问。

  对啊,青志老师是老师啊,有哪个老师愿意为了这种禁忌关系轻易跨入雷池呢。

  “对不起。”岩永站起身,他突然觉得屋子里很闷,“我,我出去一下。”便快步走到门边穿上鞋子跑了出去。

  一直跑到码头边才停下,弯下腰双手撑着膝盖大喘着气。他不应该逃的,该逃的也不应该是他。田茂都没有逃,都在认真考虑,自己这个始作俑者倒开始怕了。

  岩永抬头看向夜色中平静的海面,又想起了当年被关在幕张时经常隔海望向对岸的外面的世界,大家尝试了各种逃出去和向外界传达信息的方法。也曾成功将装有无线电发射器的小船送到海中间,虽然后来还是被政府方击沉了,但这也是他们努力过的痕迹。

  岩永一步一步向海走去,夜晚凉爽的风拂在他的脸上,头发被凌乱地吹到了脑后。他深呼吸,想要海风将他的头脑吹得清晰些,将他从过去的回忆中唤回来。

  他现在最大的敌人已经不是政府了,而是自己对田茂越来越无法抑制的感情。明明胆小得要命,却又无比贪心。当年的勇气大概也随着这海风消散殆尽了。

  在离水泥地的尽头只有一个脚掌的距离时,岩永被从身后用力抱住了,然后那股力将他往后拉。田茂把他往一旁用力推,整张脸都是红的,“你非要这样逼我吗!”平时乖顺的发型被风吹得凌乱。

  岩永愣愣地站在一旁,还没对现在所发生的反应过来。

  “你怎么能为了这点事就,就!”田茂说不下去,只抬起手指向海面。

  这下岩永算是明白了,田茂以为自己是要轻生。

  岩永走向田茂,伸手将田茂被风吹到眼前的头发拨开,“老师你放心,我无论如何都不会轻生的。”

  “已经从死神手中逃出来一次了,我一定会好好珍惜的。”

  田茂抬头看着岩永透露着认真的眼睛,过了会低下了头,“就是这样啊......”像是认命了一般地抬起一只手捂住脸。

  “就是受不了你这个小鬼这样啊,你真是太狡猾了。”

  抬起另一只手捶了下岩永的胸口,“刚刚真的吓死我了,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对不.......”岩永下意识地就道歉,结果就被田茂突然点在唇上的手指给吓得不敢说话。

  “你这个习惯能不能改改?你以前不还随时掏刀恐吓人家吗,现在怎么这么怂了?”再次抬起头的田茂脸上又挂上了熟悉的带着狡猾的笑。岩永睁大了眼睛,他不知道田茂是怎么知道他初中的事情的。

  “你是要答复是吗,行,我现在就给你。”话题跳得太快,岩永的大脑都快跟不上了。听到这句他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在涌上脑部,他给不出任何反应,眨着睁大的眼睛直直地看向田茂。

  “啊~啊,就是这样。”田茂拉长了语调感叹道,“就是你这双眼睛啊......”突然掂起了脚将唇覆上抵在岩永唇上的那根手指,“让我怎么也无法拒绝啊。”

  

08

  在岩永脸上的傻笑持续一天后,同班的几个人终于忍不住了,几个人凑在一起,小声交换意见。

  “我说,彰这样也太不正常了吧。”江波户担忧地说道。

  “就是。”白尾看了眼赤岩,“他又不像赤岩,整天傻兮兮地不知道在乐什么。”

  赤岩脸上的笑容立刻僵住了,“喂!你说什么呢!”试图去推白尾被江波户连忙拦住了。

  龟泽站在一旁,手摸着下巴故作深沉道,“会不会是恋爱了啊,你们还记得之前我们抓到他疑似收到情书的那回吗?”

  “噢!”几个人立刻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刚准备再去偷偷观察岩永就被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樽见吓了一跳。

  樽见靠着墙,眯着眼盯着这几个立刻噤声低头不敢看她的人,“你们偷偷摸摸地在说些什么呢?”

  “没,没有什么。”赤岩慌忙摆摆手。

  “他们刚刚在说岩永同学恋爱了。”又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志方向樽见报告道。

  白尾瞪了一眼志方,“你这个跟踪狂跑来偷听我们说话做什么!”

  “是樽见同学要我来找你们的,为什么还没去训练。”志方立刻躲到墙后面只露出头。

  樽见转头看了看正收拾书包的岩永,又看着眼前这一群八卦的男生,“对啊,他就是恋爱了。”手指向楼道,“好了,你们该去训练了吧。”

  “是!”几个人赶紧抓着书包跑起来。


  “诶?为什么柚,樽见会知道彰恋爱了?”

  “难道彰的恋爱对象是樽......”

  “不许你胡说!樽见是要和我在一起的!”

  “你小子说什么呢!”

  “你们别闹了!训练要迟到了!” 


  岩永走到教室门口正好碰到了樽见,看着樽见脸上浅浅的笑意他就忍不住紧张了起来。毕竟樽见之前有看出自己喜欢田茂,他在樽见面前得小心一点才行。

  “彰君,你今天心情挺好啊。”樽见双手背在身后,仰着头看向岩永。

  “啊,嗯。”岩永感觉自己脑门上都要冒汗了。

  樽见脸上的笑意更浓了些,“噢是吗,我看今天青志君的心情也格外的好呢~”

  樽见直勾勾的眼神让岩永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樽见的直觉也太厉害了吧,什么都瞒不过她一样。

  “青志君就拜托你咯~”樽见一下笑开了,她拍了拍岩永的肩,便转身离开了,留着岩永还傻站在原地发愣。

  她才不会说其实是她昨晚在阳台上不小心看见了牵着手回家的岩永和田茂呢。


  在打工的时候岩永被店长和老板接连问了发生了什么好事这么高兴。

  “没事。”转过身岩永摸了摸自己的脸,有这么明显吗。不过一回想到昨晚,他也的确高兴得不行。

  田茂居然答应了与他在一起,还在回家的路上若无其事地牵住他的手,要不是看到田茂从发间露出的红透了的耳尖,他还真就以为田茂不会害羞了。悄悄将自己的五指挤进田茂的指缝十指紧扣,他明显感受到了田茂僵了一秒,但也并没有甩开自己的手。

  于是笑容就止不住了,第二天也是,一想到前一天的事就要笑出声。

  擦桌子的动作不自觉也加快了,想要快点回去见他啊。

  

  打开门就看见田茂坐在电视前喝着罐装啤酒,关了门就冲过去抱了个满怀。

  “青志,我回来了。”昨晚在他快睡着的时候田茂突然开口,支支吾吾地表示在只有他们俩的时候他可以直接称呼名字。

  田茂拍打着岩永的后背,“你快起来啦,啤酒都要洒了!”岩永听话地放开田茂,坐在一旁用亮晶晶的眼睛盯着田茂看。

  田茂被盯得不好意思,又喝了口啤酒掩饰,“你干什么啦!”放下啤酒扭头去看电视,想要努力无视一旁灼热的目光。

  “我可以要一个回家的吻吗。”岩永爬到田茂的正前方,头前倾直视田茂。

  田茂心中暗叫不好,这家伙一定是故意的,明明知道自己受不了他的眼神还偏要用这对湿润的眸子盯着自己。

  揽过岩永的脖子,在带着室外凉意的唇上轻轻印下一个吻。

  这小子果然还是太狡猾了,都不是用的问句,就知道自己一定会答应他。

  “好了快去洗澡。”田茂不满地推了推岩永。

  岩永舔了圈嘴唇,歪着头笑道,“酒的味道果然不错呢。”

  “你这个未成年下次可别想再这样偷偷尝酒了!”田茂在岩永的脑门上重重地弹了一下,“你再不去洗澡我就把热水关了!”

  岩永笑眯眯地又啄了下田茂滚烫的脸颊,赶紧跑进了浴室。

  田茂摸着脸看着紧闭的浴室门,摇了摇头却又笑了,恋爱中的岩永居然这么黏人,不过这样活泼一点也是好的。结果又见只穿了条内裤的岩永推开浴室门走了出来,他摸了摸头,“我忘记带换洗衣服了。”

  田茂看着岩永年轻有力的身体竟然可耻的脸红了,还没等他捂住脸,拿了衣服的岩永又凑过来了,“青志你的脸都红了。”

  “闭嘴啦!”田茂面红耳赤地推开了岩永。

  在岩永再次进入浴室后,田茂看着水瓶里岩永告白那天带回来的紫丁香,又用力摇了摇头,果然还是不行,得跟这家伙约法三章才行。

  而此刻在浴室里的岩永,脸也不比田茂的红色浅。举起毛巾遮住脸,青志老师果然可爱到无可救药了。

  自己对他的喜欢也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了吧。


09

  “这道题我完全解不开啊......”冈留把书往桌上一扔大喊道,整个自习室的人都立刻看向他。

  “那个,”江波户拿起书,小心翼翼地问道,“我会做这道题,要不要,我,我来教你?”

  冈留猛地抬起头,“拜托你了!”

  “嘘!你小声点。”

  樽见撑着头看向岩永,“呐呐,彰君,你打算去哪个学校啊?”

  在做题的岩永只是稍微抬起头,过长的刘海遮住了他的眼睛叫人看不清他的表情,“我,我还没想好。”

  “彰这么好的成绩肯定能去东大的啦!”坐在一旁的白尾拍了拍岩永的肩,“来来来,帮我看一下这道题吧!”

  岩永点点头,接过书。


  打工结束后走在回家的路上,岩永想起了白天樽见的问题。上大学啊......的确,他都在这所升学率高的重点高中读书了,怎么能不选个好大学呢。只是,岩永抓着书包背带的手紧了紧,他本来就是靠奖学金才得以读完高中,还要继续读大学,之后要还的钱该要多久才能还得完呢。

  就他现在这样,高中毕业后大概也能找个还行的工作,五年十年的总能勉强还完。若还要加上大学四年,还有利息,他连想都不敢想。

  与田茂一起的生活太过幸福,让他都几乎忘了他不是个能过上普通生活的人。现在越来越接近毕业,严峻的问题这才暴露在他面前。

  在楼下停住,岩永抬头看着窗户里透出的暖黄的灯光,一直紧皱的眉头还是舒展开了。

  不管怎样,他也不能叫田茂担心。

  “我回来了。”岩永把书包放在桌旁,蹲下身轻轻吻了下田茂的唇。

  约法三章其一,在岩永成年前两个人只能牵牵小手亲亲小嘴。当时田茂把纸摊在岩永面前,双手抱胸,叫他赶紧签字没有拒绝的权利。岩永看到第一条就忍不住笑地签了名,然后就拉过田茂亲了亲。结果是被田茂用力捏了鼻子。

  田茂放下了文件,“你回来了,正好我有件事想跟你商量。”岩永一听便在田茂身边坐了下来。

  “你也快要毕业了,有目标的学校了吗?”田茂把桌上的文件朝岩永推了推,“这是你近几次的模考成绩,虽然跟我当时还差了远了,但成为我的校友还是没有问题的。”

  田茂的语气很轻松,而岩永的内心却沉重无比。他垂着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如果跟田茂说他不打算读大学了田茂一定会很失望的。

  “关于学费,”田茂没有等他开口就继续说道,“你可以去找龟泽,问问他的解决办法。他那时退学的时候你可哭得最凶了,而他都没有放弃读大学,你怎么好意思在他面前放弃。要让他知道他绝对会揍你的。”

  岩永缓缓抬起头,田茂还是和平常一样,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抿着薄唇看着自己。

  “你要相信你自己,还奖学金什么的完全难不到你的,你只会变得越来越优秀。钱到时候根本就不会是你需要烦恼的事。”田茂伸手抱住岩永,让他的头靠在自己的肩上,“我相信你哦。”

  “青志......”这是岩永第二次在田茂的怀里哭了,他紧紧地攥着田茂的衣服,为什么这个人总是能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呢,还会把解决方案也一并交给自己。

  田茂摸着岩永的头,轻声道,“更何况,你还有我呢。”

  约法三章其二,不论情况怎样,彰君一定要去读大学。


  “你其实有想过吧,想读的专业什么的。”

  “嗯......”

  “以后想做什么?”

  “建筑师。”

  “噢,那很好啊!彰君你一级建筑师是肯定没问题的。”

  “因为想以后能自己设计我和青志两个人的家。”

  “......那,那你就更要好好学习了,大学也要好好听课,听到了没有!”

  

10

  “青志君,我这边也好了。”

  “哦,那今天就到这吧。”田茂把手中的试管洗净归位,“明天见。”

  共事的研究员经过窗户的时候停了下来,“嗯?青志君,你的小后辈又在等你了。”

  从窗户向外望去,身着干净白色衬衫的黑发青年正站在树荫下抬头看着这边。还没等田茂阻止,研究员就已经打开窗户朝楼下喊道,“青志君他马上就下来了!”

  “喂!”已经走到窗边的田茂没有办法,只好也往楼下看,便与岩永的视线对上了。

  岩永一见田茂出现在窗口,便用力地朝他挥着手臂,“青志!快下来!”

  “我知道了啦!敬语都忘了你这家伙!”田茂装作恶狠狠地朝岩永挥了挥拳头,却又立刻转身往门口走。

  看到田茂从楼中走出来,岩永就跑了过去,“抱歉呢,青志,我忘了。”

  “约法三章最后一条是什么来着。”

  岩永微微垂下头,“在外面要对青志用敬语。”

  田茂揉了把岩永柔顺的头发,“好了,回家吧。”

  “嗯!”岩永揽过田茂的肩,“今天的实验还顺利吗?”

  “还行。”

  岩永突然低头覆在田茂的耳边轻声说道,“青志,去年的今天我问了你一个问题你还记得吗?”

  田茂感受着耳边的热气,神神秘秘的岩永让他心里没底,“什么啊?”

  “先生,好きになってもいいですか?”

  田茂举起手中的资料挡住了两人的脸,偏头吻了上去。

  “いいよ。”


END

评论(4)
热度(92)

© 繁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