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凡

bye呀

【相二】Marry me(2)

#在这里给大家拜个早年了,祝大家春节快乐过个好年!我就回我的洞穴继续冬眠了×大家年后见




  二宫没有想到相叶会只身一人前来。相叶的脸他也只是在新闻里看到过,现在真实地出现在他面前,还是在两人上床之后,二宫的心里总有说不上来的奇怪感受。

  “二宫先生。”相叶朝他微微点头。

  二宫揣着疑惑走了过去,“相叶先生。”两人礼貌得像是第一次见面的生意场上的交易双方。

  二宫的父母此时也已经赶到了松本府,正站在一旁。相叶偏头看了看他们,又看向二宫,“刚才我也说过了,这是我们俩的过失,但涉及的并不只是我们俩的问题。”

  “相叶先生,如果有什么责任需要承担的话,请全部算在我身上。我希望不要因为我一人犯下的错误而牵连到我父母辛苦打下的基业。”二宫向相叶弯下了腰,他不知道在他不在的时候相叶与父母说了什么,他只想尽可能的把问题揽在他身上。

  相叶却轻轻扶住了他的肩,“二宫先生不用这么紧张,这并不是某一方的责任。”

  二宫夫人走了过来挽住二宫的手臂,“小和,你也是知道的,相叶先生的身份特殊,如果这次的事情被外界认为是两个喝醉的人所造成的错误,对相叶先生今后会造成很大影响的。”

  “这我知道。”二宫心里自是清楚,相叶是肯定会走上他父亲的道路,将来也会是总理大臣的竞选人选。和财阀的少爷醉酒后滚上床还被人在酒店门前拍到不雅照实在不是什么好事,这样的丑闻对他今后的政路只会是绊脚石。

  “我与我父亲那边也已经沟通好了,有一个方案可以解决此次的事件。”相叶突然走到一旁,从茶几上拿起一张文件,“只是需要委屈二宫先生了。”

  二宫带着困惑地接过文件,低头看上去眼睛就移不开了。

  那是一份婚届表,还是相叶已经填完了他的部分的婚届表。

  “只有假装我们是地下热恋许久并且马上就要结婚的关系,才能让丑闻回归普通新闻。”相叶的声音仿佛是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二宫先生与松本先生的婚约本来也是打算在今天的订婚仪式上才对外公开吧,所以现在这样的补救还算来得及。”

  二宫缓缓抬起头,看向相叶的眼中充满难以置信。而相叶只是面带礼貌而生疏的微笑,“放心,结婚后我也不会干涉二宫先生的个人感情生活。”

  相叶向前倾身,稍微凑近了些,“这只是一张纸而已。”

  二宫看着面前这张熟悉却又陌生的脸,紧紧攥着手中的婚届表。一夜之间,自己的结婚对象就变成了另一个人,还是一个与自己根本就不在同一阶层的人。

  “当然,这只不过是张纸。”二宫转身走向茶几,从胸前的口袋中拿出随身携带的钢笔,趴在茶几上飞快地将表填写完了。

  递回到相叶的面前,“当然是以相叶先生为重。”二宫翘起嘴角微微一笑。

  所谓婚姻不过是张纸,无论是生在政治之家的相叶还是生来注定是利益棋子的二宫,谁都清楚得很。


  二宫躺在本宅卧室的床上,盯着天花板发愣。

  方才与相叶谈完他就直接与父母回到了二宫府,今晚就要收拾自己的东西,明天早晨相叶就会派人来接他去相叶的住所。

  “我没有与父母住在一起,所以你不用太紧张。”相叶在离开前这样说道。

  二宫抓起枕头捂住脸,总理大臣在国民眼中是一个很特殊的身份了,如果要他与总理大臣生活在同一栋楼里,光是想想二宫就觉得受不了。

  二宫在床上滚了几圈,可是总理大臣的儿子也是很不得了的存在了,而自己居然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和他睡了。

  好歹不是跟总理大臣睡了,二宫这样安慰自己。

  在睡前有接到松本的电话,电话那头的人比自己的情绪还要激动。

  “反正跟谁结婚不是一样的呢?”二宫叉起一块苹果扔到嘴里。

  “相叶雅纪怎么能和我比!我们什么关系啊!”松本气呼呼的声音在二宫听来特别有趣。

  “是是是,你比相叶雅纪要重要多了。”二宫笑着安慰道。

  “那你,在那边一个人也要好好的,知道吗。有什么就跟我说,就算是相叶雅纪也不能欺负你。”挂电话前松本嘱咐道。

  在电话里听到樱井的声音在叫松本该睡觉了,松本一边跟樱井说再等会一边还跟个老妈子一样与二宫叮嘱这交代那,二宫连着答了十个“好”才算是能挂掉电话。

  坐在床上又拿起了那份报纸,手指在相叶雅纪的脸上上摩挲。二宫看着相叶深情吻着自己的侧脸,不知怎么似乎回忆起了一些昨晚的情景,他躺在床上紧紧揽着相叶的脖颈,而相叶的前发被汗水打湿贴在额前,满眼都是被情欲充斥的暗流。

  好像感觉也还不错。

  

  “这是你的房间。”相叶为他打开了房门,侧身让二宫先进去。二宫稍微环视了一下就点了点头,“嗯,好的。”他对房间的要求并不高,能睡就行了。再者,他也经常因为工作而睡在公司,所以家对于他来说只是另一个睡觉的地方罢了。

  相叶见二宫淡然地接受了没有什么异议,便面向他,伸出右手,“那么,二宫先生,以后就请多指教了。”

  “嗯,请多指教。”二宫轻轻握住相叶的手。

  “公告已经发出去了,各家媒体估计很快就会进行报道。至于婚礼,”相叶顿了顿,“我们这边的意思是不办,但还是要遵循二宫先生的意见,不知二宫先生的意见如何?”

  二宫抽回手插进口袋,“不用了,没必要这么麻烦。”

  相叶笑着点了点头,抬手看了看手表,“钥匙在床头,那么,我就先走了。”又突然想起了什么小声惊呼了一声,“啊,差点忘了。”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盒子递给二宫。

  “二宫先生记得在外出的时候戴上这个。”这才转身走了出去。

  听到玄关处的门关了,二宫才打开盒子,是一枚钻戒,款式低调却也不失身份。二宫将戒指套上无名指,尺寸刚刚好。

  从今天开始就要以相叶雅纪的伴侣这个身份生活了,二宫看了看手上的戒指,还是有些不习惯啊。


  晚上从公司回来时,相叶已经在家了。

  “欢迎回来。”相叶正在厨房里忙活,听到动静便转身看了过来。

  “啊,我回来了。”二宫将外套挂在一旁走了过去。系着围裙的相叶雅纪还真是新鲜啊。

  相叶将汤端上餐桌,“可以吃饭了。”似乎是知道二宫心中的疑惑,边解围裙边解释道,“我如果回家的早就会自己做饭,不过还是在外面的时候多。”

  二宫走过去拉开椅子坐下,“辛苦了。”

  相叶摇摇头,“这没什么,希望还能合你的口味。”相叶的笑比之之前要少了不少生疏。

  二宫很意外,从昨天的接触开始,相叶就没有一点架子,不论是作为总理大臣的儿子这一身份还是作为一个alpha,对他都没有一点高高在上的态度,相叶对于他所处的地位来说是一个是十分亲和的人。

  两人很安静地吃完了晚餐,二宫主动提议他来洗碗,相叶也没有拒绝。

  “啊,对了。二宫先生,既然我们已经结婚了,我觉得我们的称呼需要改变一下了,起码在外面是这样。”相叶站在厨房门口突然提议道。

  二宫将擦干的盘子放进橱柜,“嗯,没问题啊。”转身靠着操作台看向相叶,“那,ai,aiba?”

  相叶又笑了,眼角挤出了几条细纹,“嗯,nino。”相叶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的抬手摸了摸鼻子,二宫看到了,他的手上也戴着同样的戒指。

  “我去书房了,有什么事就来叫我。”相叶指了指书房的方向,从冰箱里拿出一罐咖啡就走了过去。

  二宫皱了皱眉,也许需要问松本要台咖啡机来了。

  两人的同居生活十分平静,就如同share house一样,工作很忙的两人偶尔同时在家,互不干涉对方的生活,只有适当的关心。就比如相叶很喜欢家里多出来的新咖啡机。

  只不过一个月后,就有一颗石子打破了这平静如水的生活。

  在二宫第三次蹲在马桶旁不停干呕之后,他意识到了有什么不对劲的事情发生了。


评论(29)
热度(244)

© 繁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