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凡

I'm with you till the end of the line.

章鱼烧



  “你明天有时间吗?”二宫很难得的主动约相叶。

  只不过是家里新买了章鱼烧机,不用可惜了而已。

  “我现在还在老家呢。”手机里传出的相叶的声音十分委屈。

  二宫抿了抿嘴,“哦,那就算了。”

  以前正月也是在家打游戏的二宫突然有些不习惯了,就连妈妈做的梅干都好像没有那么好吃了。

  “这次也要给雅纪君带一些梅干过去吧?”妈妈问缩在沙发上打游戏的二宫。

  “不要,我只给润带。”二宫斩钉截铁地答道。

  妈妈只是笑了笑,依旧准备了两份。

  二宫在第三次约相叶之前在心里对自己说道,要是这次相叶雅纪那家伙还拒绝自己,他就再也不约他了。

  “喂,你明天......”二宫才刚开口就被相叶急匆匆地打断了。

  “kazu我到东京了!”相叶的声音听起来气喘吁吁的,“我刚收拾完屋子,今天就可以出来哦!”

  好吧,相叶选手成功过关。

  “那你在家等着,我来接你。”二宫跑去房间拿上外套和帽子就出了门。


  “kazu!”还没到相叶家楼下就看见穿得红通通的相叶站在门口朝自己挥手。

  二宫小跑过去,扔给相叶一个暖宝宝,“你就不会在里面等吗,外面这么冷。”

  相叶的鼻头也是红红的,他接过暖宝宝捧在手上,傻兮兮地笑道,“因为我感受到了kazu来了,就赶紧跑出来了。”

  二宫的露在帽子外的耳朵更是红得快要滴血,一言不发地拉过相叶冰凉的手就走。

  “我们去哪呀?”一路上相叶的话就没停过,从问今天的行程到正月里在老家做了什么,讲个不停。

  “去我家,家里买了章鱼烧机。”二宫虽然觉得相叶吵吵的,却仍有问必答。

   相叶的语气一下就变得雀跃,“哇!那是kazu做给我吃吗?”

  二宫点点头。

  “超期待了!”相叶笑得露出了一口白牙。

  “你过年没吃甜食把牙吃坏啊。”

  “才不会呢!”


  相叶坐在二宫身边深吸了一口气,“好香啊。”

  “马上就能吃了哦。”二宫翻看着一个个章鱼烧,确认是否完成。

  相叶趴在桌上眼睛盯着二宫认真的侧脸,下颌的线条大概是除了嘴唇以外最喜欢的部分了。

  这个也好想吃啊。

  在二宫把章鱼烧挑出来放在盘子里转身递给相叶的时候,相叶也同时直起身凑了上去,歪着头吻在了二宫的下巴上。二宫端着盘子愣住了,一动也不敢动地眨巴着眼睛。

  相叶贴着二宫的下巴,也是不敢动了。他停在那里,心里暗想自己这是在做什么,kazu一定要生气了。

  最后还是相叶先退了回去,坐在那低着头连看二宫的勇气都没有。

  “错了哦。”不知过了多久相叶听见二宫轻轻的声音。他缓缓抬起头,看见二宫正用湿漉漉的像小狗一样的眼睛看着自己。

  “下次的话,应该要是这里。”二宫伸手揽过相叶的脖子,给了他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

  此刻相叶面前的二宫更像是一只得逞的小狐狸了,嘴角还带着坏笑。

  过年真好啊,相叶不禁感叹。


  “所以呢,章鱼烧好吃吗?”樱井撑着下巴看着坐在一旁已经陷入甜蜜回忆无法自拔的相叶,大概知道自己这是白问了。


评论(6)
热度(120)

© 繁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