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凡

I'm with you till the end of the line.

【相二】Marry me(4)

#本咸鱼终于能更了......宇宙无敌狗血到我自己都要看不下去了,新出场的人的名字是我瞎掰的



  二宫的生活其实并没有被肚子里多了个东西影响太多,他每天仍然照常去公司上班。

  在肚子变得明显之前他都没打算公布这件事,但他的工作量却渐渐减少了,秘书也总会在他没有吩咐的情况下给他买来营养搭配均衡的午饭,家里茶几上的外卖单也都换成了口味清淡的餐厅。

  二宫不用想就知道这都是谁做的,就是相叶这种默不作声的关心才让他对于相叶的任何决定都不会去反对。二宫虽然总是对什么都提不上劲的样子,但他也不是言从计听的人,只是他没理由拒绝相叶这样的人。

  他只跟家里汇报了这件事,那边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异议。家里的事业因为与相叶家搭上了关系也比从前更加顺风顺水,现在家里又多了个相叶家的孩子,只怕是高兴都来不及。

  他与相叶的相处也没有太多变化,日子该怎么过怎么过。

  【中午有时间吗?有一个饭局需要你和我一起出席。】

  偶尔二宫也会陪相叶去参加一些饭局或者聚会,那些在电视上才看到过的政界人士他也见了不少了。反正在哪吃饭都只需要举起酒杯陪笑就好。

  二宫回了句【好】相叶的信息又很快发了过来。

  【我到时候来接你,你今天别喝酒,对身体不好。】

  相叶的温柔不分对象,无论是什么样的人都能笑脸相迎。自己也不例外。虽然这样的温柔对待他很受用,但他始终是清楚的,自己不可能陷进去。


  中午相叶来接他的时候,二宫一出公司大门就发现了街对面停着的一辆可疑的面包车。

  大概是狗仔想拍到对相叶不利的照片吧,比如他与相叶的感情不好之类。

  二宫勾起了一边的嘴角,那怎么能让他们得逞呢。走向站在门前的相叶,伸手便挽住了相叶的手臂,抬起头温顺地笑着,“久等啦,我们走吧。”

  相叶面对二宫的反常只迟疑了一秒,很快就回复了常色,眼中甚至更添了几分柔情,“嗯,走吧。”

  两人挽着手走向停在路边的车,二宫特意抬起戴着戒指的手,手背朝面包车的方向捋了捋头发。

  从旁人看来,他们与普通的新婚夫妇没有差别。

  关上车门二宫就收敛起了笑容,窝在座椅里声音没有丝毫波澜地说道,“那边那辆车,大概是狗仔。”

  “嗯。”相叶也毫不意外,探过身替二宫拉过安全带扣好,“你做得很好。”就像是在表扬答对了问题的小孩。二宫也撇撇嘴,不再说什么。

  吃饭时二宫也如往常一样安静地坐在相叶的身边,不参与他们的话题,只是带着笑容用餐。他向来只是个陪衬。

  “不过二宫先生也的确是年轻有为了。”只是这次不知道为什么话题转到了他的身上。

  二宫拿着筷子的手不明显地抖了抖,随即放下了筷子,朝坐在对面的人笑道,“没有的事,我只不过是做些家里让我做的小事罢了。”

  对面的正是与相叶同党派的议员山田宪一郎,也是一个较有影响力的人物,平素与相叶一家交好,二宫也与他见过两面,但两人并未交流过。这次他却突然将话题扯到二宫身上来,二宫感到有些奇怪。

  山田举起酒杯执意要与二宫喝上一杯,二宫有些为难,按理说他不能拒绝这样的人物的敬酒,但他此时的身体又不能沾酒。

  “nino他今天身体不适,我代他喝吧。”相叶突然端起了他的酒杯,一饮而尽。二宫与山田都有些意外。

  山田愣了一下,随即也将杯中的酒喝完,玩笑道,“哈哈哈相叶桑这是在护短呢。”

  相叶低头轻轻笑道,“见笑了,我不护他谁护呢。”微微偏头看向二宫,他就像是一个普通的alpha丈夫,深爱着自己的omega。

  那一秒,二宫真的要当真了。


  如二宫所料,这几天都不见有杂志或报纸刊登有关他与相叶的照片,这说明他们没有拍到想要的。

  只是让二宫在意的是,自从他与相叶结婚这还是第一次出现有狗仔来拍照。虽然知道狗仔会为了新闻守着关键人物很久,但相叶来他的公司的次数实在是屈指可数,就算要蹲他们俩也不该在这里蹲。

  狗仔对于相叶会到他这来的消息情报从何而来,实在是令人在意。

  二宫摩挲着无名指上的戒指,又想起了那天相叶在饭局上的举动。

  除了松本,相叶是第二个将二宫护在身后的人。而相叶与松本那种惺惺相惜的感觉不一样,他更让人心动。

  没有哪个omega不会沉迷被alpha捧在手心中爱着的感觉吧。

  如果他不是二宫和也,大概会爱上相叶雅纪。  


  然而回家看到全裸并散发着强烈的信息素的相叶,二宫的第一反应是向后退到走廊上,然后准备关门。

  “那个,等一下。”相叶的气息不稳,他放下双手遮住下体,“抱歉,但是你能进来吗?”相叶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焦躁。

  二宫盯着相叶迟疑了一会,再次走进屋并将门关上,屋内信息素的味道让他不自觉皱起了眉,“你,发情了?”相叶为难地点头。

  “对不起,我没有想到会这么突然。”相叶从沙发上拿起家居裤套上,让两人的处境不那么尴尬。

  “那,需要我帮你拿抑制剂吗?”二宫虽然不知道相叶为什么会全裸的发情,但这并不是他需要关心的。现在他需要做的是让现在的状况停下,他感到了自己的体温的上升,自己的alpha的信息素对他来说可不是个能抵抗得了的东西。在自己失控前得让相叶收敛起他那该死的信息素。

  还是蜂蜜味的,一个alpha怎么能这么甜。

  相叶坐在了沙发上,大口喘着气,似乎在努力抑制自己,“好像在浴室的柜子里,麻烦了......”二宫赶紧转身走进了浴室,他得离相叶远一点,越来越浓的信息素让他全身都要烧起来了。

  只是二宫一踏进浴室,比客厅更要浓烈的蜂蜜味扑面而来,让二宫直接跌坐在了瓷砖上。二宫盯着满水的浴缸,心想相叶为什么不告诉自己,他是在泡澡的时候发的情。二宫用力揪着自己的衣领想要自己冷静一点,朝柜子伸出手想要打开抽屉赶紧拿出抑制剂扔给相叶,但空气中的信息素却开始令他的大脑紊乱,身体瘫软。

  完蛋,二宫闻到了空气中开始弥漫的自己的信息素的味道。

  可不能让相叶闻到了,二宫想要关上浴室门,身体仍使不上力。二宫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他靠着墙想要摆脱体内腾升的欲望,却瞥见了落在浴缸旁的自己的浴巾。

  二宫想了起来,今天早上他冲完澡因为开会快迟到了浴巾就被他急匆匆地随意扔上了一旁的架子上,往外快步走的时候余光似乎瞥见了有什么掉了下来。别不是他不小心也将相叶挂在那的浴巾弄掉了吧,二宫绝望地闭上眼,这可是够倒霉的。

  他与相叶的浴巾是一样的,平时是分别放在了固定的地方所以不会弄错。而这掉在了一起再加上他今天没时间洗,只怕是还留有他的味道,相叶又正好用错了浴巾。

  一般alpha发情不会太多频繁,只是身边经常有omega就会比较容易被诱发。他与相叶这么长时间生活在一个屋檐下,有时还需要配合着亲密一点,他对相叶的影响肯定是有的。而这有他味道的浴巾大概就是最后的导火线了。

  二宫还在想他的抑制剂是不是也放在了浴室,相叶就摇摇晃晃地冲进来了。相叶两眼充血,直勾勾地盯着二宫。这让二宫感到恐惧,自己就如同落入捕食者手中的猎物,即将被活剥生吞。这时相叶也如所有的alpha一样,面前有着散发着诱人的味道的omega,就完全被原始的欲望所控制,显示出了他们的强势。相叶一步一步走向二宫,而二宫也完全被甜腻的蜂蜜味所充斥,仅存的理智让他没有向相叶伸出索抱的双手。

  相叶却突然猛地向后退,撞上了洗漱台也毫不在意,低下头喘着气,“nino,你能再稍微收一点你的信息素吗?”

  “哈?”二宫连控制自己的身体都已经很困难了,信息素早就肆无忌惮地冲出来与相叶的混在了一起。

  “拜托,一点点,一点点就好。”相叶的手慢慢向下摩挲着柜子。二宫看出了相叶的用意,他是想在他的理智完全丧失之前拿到抑制剂。

  二宫闭上眼,努力让自己去想些其他的转移自己的注意力,而他的臀部却也已经情不自禁在地板上摩擦。

  不行,二宫咬紧牙关,从生鸡蛋到动物的舌头,他把自己所有讨厌的东西都想了个遍,试图缓解自己的欲望。

  相叶也终于打开了抽屉,在自己彻底失控之前吞下了抑制剂的药片。

  “好了。”二宫感受到相叶轻柔地抱住了自己。相叶撩起二宫后颈的发尾,轻轻咬开了他的腺体,缓慢地将信息素注入。


  “让你受惊了,抱歉。”相叶拿毛巾擦着二宫脸上的汗珠,又变回了平时的相叶雅纪。

  二宫小口喘着气,平复自己的气息。他没想到相叶为了不与自己再发生关系能做到这种程度,再难受也要将抑制剂拿出来。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他是在庆幸自己没被强上还是对相叶竟不愿碰他到了这种地步而感到可悲与可笑。

  他什么时候也成为了因为alpha对自己全无兴趣就暗自伤神的人了,那种渴望被人占有的想法为什么会出现在他的脑子里。二宫觉得脑袋里很乱,非常乱,他怎么都理不清。

  相叶的眼神中充满关切,“你的身体有什么不舒服吗?”二宫只是摇摇头,相叶松了口气,放下心地笑了笑,“太好了。怀孕三个月内是不宜,嗯,不然对胎儿和你都不好。”

  “还好你没事。”相叶抬手抚开二宫被汗水打湿贴在额前的刘海,那副温柔面孔让二宫只想闭上眼再也看不到。

  二宫一直用力抿住的唇微微分开,他的声音颤抖。

  “相叶雅纪,你是非要我们这虚假的关系无法继续下去才满意吗?”

  再这样下去,他真的要被相叶的温柔所打败。方才强忍生理欲望而蓄在眼中的泪水顺着脸侧流下。

  相叶此刻的脑内只会比二宫更乱,他明白二宫是觉得自己对他太好了,害怕他们会跨过那条线。但他控制不住自己,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就控制不住的想要对二宫好,见不得他受一点伤害。他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但二宫说得没错,他们这层关系不能被破坏。

  更何况,二宫也心有所属。一开始他就答应了二宫,不会去干涉私人情感。

  相叶向后退了退,与二宫离了些距离,“我不是。”他想让自己看上去很冷静。

  “我可能只是习惯了为别人考虑。”

  也很冷漠。

  

  

评论(11)
热度(195)

© 繁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