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凡

bye呀

【相二】Marry me(5)

#我没咕!



  “你逃到我这也没用啊。”松本摇着头看向坐在一旁的二宫。

  二宫低下头,又喝了口果汁,“那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你总得让我冷静一下吧。”

  那天之后二宫与相叶的关系一下降到了零点,也许是听从了二宫的“建议”,连最普通的关心相叶也不再给他了,正如他所愿。

  在只有两人的时候,相叶如果一定要叫他,也一定是冷冰冰的“二宫桑”了。明明这是他想要的,却百般不适应,甚至让他难以再在这栋房子里生活。

  温柔的相叶雅纪他想拒绝,而冷漠的相叶雅纪却让他更加难以忍受。

  归根到底都是他的问题。

  最后他还是跑来找松本了,把松本叫出来喝酒又想起了自己现在喝不了酒,只得点一杯果汁跟松本说明情况。

  “要我说,你直接跟他讲清楚不就好了,说你喜欢上他了问他该怎么办。”松本坐在高脚凳上晃着腿,若无其事地说着。结果把正在喝果汁的二宫给吓得呛到了。

  好不容易缓过来的二宫瞪大了眼睛看向松本,“你说什么呢?”

  松本勾起嘴角,深棕的眼睛中带着仿佛看透了一切的狡黠,“你懂我在说什么。”

  二宫不与松本对视低下头盯着松本面前酒杯里的气泡,他与相叶的关系就像这些气泡本来就是虚无的,一点一点上升,奢望追求那些不可能的希望,便在马上就要浮出液面的时候瞬间破灭。

  但他应该否认松本的话,张了张口,却发现自己说不出来,只得再次咬住自己的下唇保持沉默。

  二宫的反应松本都看在了眼里,松本撇撇嘴,一把拿过二宫放在桌上的手机,输入密码打开了屏幕锁。

  “你怎么知道我密码的!”二宫连忙伸手去抢手机,松本把手机换到另一只手上拿远,“我猜的,连密码都是用的你们交婚届表的日期我真不知道你还有什么好狡辩的。”

  “这样吧,”松本打开了二宫的通讯录,“把人叫过来我跟他说,总行了。”

  二宫抓着松本的手臂清楚地看到不远处手机屏幕上是拨给相叶的页面。

  

  相叶进来时候,包间里没有人,但他看到了沙发上属于二宫的外套。然后他就看见露台上二宫与松本靠在一起的背影,二宫只穿了件衬衫,太过单薄的背影让相叶不禁皱起眉。

  这样容易着凉的。相叶适时地举起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差一点,差一点他又要下意识地去关心二宫了。

  “相叶先生。”松本察觉到了相叶的到来,转身朝他走来,“不介意我们俩单独聊聊吧?”顺手关上了玻璃门,看着欲言又止的相叶,松本脸上浮起浅浅的笑意。

  “我的外套在外面,相叶先生不用担心某人会着凉。”松本坐了下来,翘起一条腿,“说实话,现在夜晚的风的确是有些凉了,我也觉得冷得要紧。”相叶这才注意到松本的衬衫是短袖的。

  “不愧是他的丈夫呢,眼中只有他。”难得表现拙劣的相叶在松本看来有趣极了,这两人的情况他大概已经猜得差不多了,无非是都产生了感情却要么死不承认要么就是自己没意识到。

  这些天相叶忍得也很难受,克制自己不去在意二宫就已经要花费他所有的精力了。而刚刚也的确第一反应就是关心二宫,一旁的松本他压根就没去留意。此刻听松本这么一说,他只觉得对方是在向自己示威,在向他宣告二宫的所有权。即使他与二宫是法律形式上的伴侣,但他松本润才是拥有二宫的心的人。自己在这再怎么瞎操心都是空的。

  相叶垂在腿侧的手不自觉握成拳,就算当初他说过不会干涉二宫的感情生活,但这也太过放肆了一点吧。

  松本看向站在旁边一言不发的相叶,有些疑惑,“相叶先生还站着干嘛,请坐。”

  相叶看了眼松本,松了拳坐在松本对面,在松本的示意下端起面前的酒杯抿了一口。

  “我今天叫您来想必您也应该清楚原因了,关于nino他,喜欢上您这件事。”松本直截了当地把话题抛出,“不知道您打算如何处理呢?”

  松本的话就像被扔进池塘的鞭炮,相叶的脑内炸起一片水花。

  “什,什么?”相叶手中的酒杯都差点掉了,“他,他不是你......”

  松本抬手揉了揉眉心,“我的天你怎么还想着之前订婚的事,不都说了我们那是因为家族吗。”

  “你说过吗?”相叶还沉浸在刚才的震惊中,以至于此刻他抓错了重点。

  “没说过吗?好了,这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nino喜欢上你了但他死不承认,然后你也喜欢他对吧,所以这件事只能由你去说了。”松本连敬语都没了,噼里啪啦一股脑都说出来了,“他是怕产生了感情后会影响你们的假结婚,但如果你们两情相悦就很好解决了,假戏真做不就行了,多简单......”

  相叶抬手制止说个不停的松本,“等等,你说喜欢?他?我?”松本点头。

  “我一眼就看出来了,你们俩一直以来也许都是好演员,但在真正有了感情后,你们的眼睛都出卖了你们。”松本说得信誓旦旦。

  相叶慢慢放下酒杯,低下头用手撑着额头,原来那种感觉是喜欢吗,他,喜欢上了二宫。接到二宫打来的电话说话的却是松本时胸口的那一阵闷气,原来是占有欲在作怪吗,因为他喜欢二宫。

  “他,也喜欢我吗?”但那样的二宫喜欢上自己对相叶来说是比自己喜欢上他更不可思议的事。

  松本再次点头,语气无比笃定,“没错,但是他这个人的性格真的很差劲,你一定要好好跟他说,不然他绝对不会承认的。”

  “那我应该怎么说呢?”相叶很快就接受了这个事实并冷静下来,这让松本并不太意外,毕竟像相叶这样的人什么没经历过呢。

  松本轻轻一笑,“其实也很简单,你直截了当地跟他说喜欢他,一直说,说到他耳朵根红透,然后再说其实他也喜欢你的对吧,保证就没问题了。”

  “哈?”相叶歪头满脸不相信,这种近乎无赖的方法他不觉得二宫会接受。

  “我以我跟他相处20多年的经验向你保证,绝对没问题的。你别看他那样,其实最受不得直球了。”

  相叶将信将疑地点了点头,松本坐到了他身边,向他举起酒杯,“那既然这样,你也该叫我一声大哥了。”

  “嗯,大哥。”相叶也举起杯与松本的碰了碰,沉于思考的他完全没有注意到松本嘴边的偷笑,以及,二宫才是哥哥这个事实。


  只是相叶的行动没有来得及实行,第二天一早的新闻就让他再无暇顾及其他。

  昨晚松本与二宫站在露台上共饮的时候被拍到了,还被杂志写成两人是背着相叶私会。同时相叶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他则是晚些被拍到出入高级私人会所。他与二宫被描写成了新婚几个月就双双出轨的最糟糕的夫妻,还有人开始怀疑他们结婚的原因,毕竟最开始也是因为被拍到在酒店前接吻。一夜之间他的名声就跌到了谷底。

  父亲也打电话来质问他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他也很想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这显然不是事实,昨晚他们三个是在一起的,后来山田先生打电话给他有些事要与他商量他才先离开,等他从会所回到家,二宫已经睡了。

  刚起床的二宫也很懵,这件事很明显也影响到了松本家,即使照片将松本的脸用马赛克遮掉了,但松本手上独一无二的手镯不难让人猜出他的身份。二宫打电话给松本,那边却是不急不慢的样子。

  “安心啦。等会我会召开个记者招待会,联系好电视台了,全程直播,10点记得准时收看帅气的我哦~”还有心情跟他打趣,二宫是真的搞不懂松本想做什么了。

  “那我们就先看过松本君说些什么再做判断吧。”相叶拿起遥控器在沙发上坐好,还拍了拍身边示意二宫也坐在。

  松本君?二宫不知道昨天松本跟相叶说了什么,这两人的关系似乎还变近了。

  “等这件事解决好了,我也有话要对nino说。”相叶看着电视说道。

  “啊,嗯。”二宫拿起靠枕放在腿上抱住,他更不会知道相叶要说什么,也许是错觉,感觉今天的相叶又回到了最开始的相叶,而不是那个疏远的相叶。

  “大家好,我是松本。”西装革履的松本准时出现在了电视里,要不是话筒效果太好,二宫都快要听不清快门声中松本的声音。

  “感谢各位今天能来参加这个招待会,关于今早的新闻我有些话需要讲清楚。”松本抬手扯了扯领带,一脸严肃与方才在电话里与二宫开玩笑的判若两人。

  “首先,大家也应该都知道我与二宫先生的关系,他是我的表哥。”

  “表哥?”听到身边的相叶发出疑惑的声音,二宫转头看过去。

  “怎么了吗?”“啊,没事。”

  “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关系的确很好,到现在也经常一起喝酒。而这些,你们知道,相叶先生更不用说了,也是知道的。”松本的神色变得更加冷峻,“我并不知道昨晚杂志社的人是埋伏在了哪里拍下的这些引人误会的照片,但他们很显然是有他们的某些见不得人的目的,因为昨晚相叶先生也和我们一起,而他们却没有拍到,或者说是没有放出来,才导致了这么令人误解的结果出现。”

  “如果你们当中有人有心的话,去那家店问一问服务生,应该不难得到相叶先生来过的目击证明,更何况,查一查监控录像结果会更加显而易见。而相叶先生出入所谓高级私人会所也是因为工作的原因,至于为什么没有拍到和他一起的人,想必理由不需要我多说了吧。”

  “这一切都是为了诋毁相叶先生和我哥,和二宫先生所采取的有计划的行动。说不定就是某个认为相叶先生对他不利的人想要除掉这个太过优秀太过耀眼的眼中钉呢。”松本说完露出了轻蔑的冷笑,眼神却是冰冷的没有一丝感情的。

  下面的记者们纷纷举起手中的录音笔叽叽喳喳地向松本提问,一时现场乱成一团。

  樱井这时从松本的身后走到前面来,大声维持秩序,“请大家一个一个来!这位女士。”

  被点到的女记者立刻问道,“那么相叶先生离开后您与二宫先生两个人在那又做了些什么呢!与已婚人士深夜独处怎样也不太好吧!请您回答!”

  记者的提问实在是太过难听,二宫都忍不住皱起了眉头。松本倒是一副不在意的样子,挥挥手示意樱井站回他身边。

  “后来我们聊了会便叫樱井送他回家了,为了不让你们再瞎猜,我便再说得清楚些吧,昨晚本来就是为了我个人的事情想要请教他们才叫他们出来的,而至于那件事是什么,本来我并不打算说,但为了让那两个人的清白,说了也无妨。”

  松本顿了顿,继续说道,“事情很简单,就是我与恋人吵架了,不知道怎么办,于是请教他们这两个过来人。”

  “哈?”二宫不免觉得松本太能瞎掰,看向相叶,发现对方也是眼角带着笑。

  “我有恋人,即使吵架了也很恩爱,更何况与已婚的二宫本来也是最为普通的兄弟感情。有的人非要在这歪曲事实,那我只能告诉他,想都别想。”

  松本粗暴地揪过樱井的衣领把他扯到自己面前,扭过头看向他,“事实,只有一个。”向前探了探头又停在了那。

  电视前的二宫笑开了,“哈哈哈他倒是亲啊,敢吗那个怂包!”他已经猜到了松本是想假装他与樱井是一对甜蜜的情侣而彻底让这件事成为莫须有,可做到这了松本还是没有勇气去亲暗恋的樱井。

  倒是樱井,坦荡荡地扶住松本的后脑勺吻了上去。顿时,电视里的快门声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数量。

  “哈哈哈哈哈这下润可以瞑目了!”二宫看着脸和耳朵都通红的松本,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而电视屏幕的突然黑暗让他不解地扭头看向相叶,“怎么了?”

  “我说过了,这件事解决好了后,我有话对你说。”刚刚眼角带笑的相叶也不见了,一脸认真的样子让二宫止住了笑。

  他抱紧了些枕头,“可是这样还没完全解决完啊。”

  “差不多了,刚才我已经给秘书发了信息,剩下的善后他能做好。”相叶把不知道什么时候拿在手上的手机和遥控器都放在茶几上,坐得离二宫更近了些。

  突然的近距离让二宫有些不知所措,自那天后他与相叶的距离不再小于一张餐桌的长度。现在只有半手臂的距离,相叶的气压对二宫产生极大的压迫感。

  “我那天,是故意跑到浴室外等你回来的。”

  “什......”二宫刚发出一个音节就被相叶捂住了嘴,唇上略微粗糙的质感让二宫愣住,不敢再动一下。

  相叶柔声说道,“听我说完。我明知道抑制剂就在浴室却还跑出来的原因只有一个,就是我在试探。”

  他慢慢靠近二宫,温热的吐息混杂着淡淡的蜂蜜味,直到他的鼻尖快碰到他捂住二宫的手背才停下来,如黑色深渊的眸子紧紧盯着二宫。

  “我想知道我对你,究竟是因为信息素所带来的原始欲望,还是因为我的心。”

  相叶松开手,二宫用重获自由的嘴深呼吸了几次,明明刚才没有憋气却莫名呼吸变得急促,“那你,找到答案了吗?”

  “嗯,找到了。”相叶彻底贴了上来,“答案是我喜欢你。”

  相叶的唇很软,二宫只能思考这一个问题了。

  

评论(18)
热度(181)

© 繁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