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凡

I'm with you till the end of the line.

【相二】Marry me(6)

#本章有交代情节需要的一部分SJ,但是过后应该就不会有了(其实这篇也应该可以完结了吧×

#第三章的外链已经换掉可以正常阅读了




  领带被扔到地上随即又被另一双手捡起来,松本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地低头盯着地面,樱井也只是折好领带站在一旁。

  “你该解释了。”松本依旧不愿与樱井对视,唇上还存留的温热让他更加不敢看那个刚刚在全国人民面前亲了自己的人。

  即使只是演戏。

  樱井毕恭毕敬地向松本鞠了一躬,“我说过的,我会向您说清楚。”

  早晨刚睡醒的松本迷迷糊糊接过樱井递来那本周刊杂志,待他看清了上面的内容清醒得差点没把床上的所有东西都给扔下去。

  “这都在瞎写什么!明明相叶昨天和我们一起!”杂志的书角都被松本捏弯了。

  樱井捡起地上的枕头,拍了拍灰,“如果少爷愿意相信我,我有一个解决的办法。”

  “是什么?”

  樱井把枕头放回到床上,“只是少爷要答应我,在解决完之前不要问我原因,结束之后我会跟您交代清楚。”

  松本看着面如常色的樱井,过了会还是点了点头。

  “我当然相信你。”


  樱井说,他昨天下午上街买甜点时被某位政界人士叫去了,那边要求他告诉他们松本的日程安排。

  “我果断拒绝了,作为管家,对主人的事情绝对守口如瓶是最基本的。我就算是死,也绝不会出卖主人。”

  “只是对方换了个说法,问我二宫先生今晚是否会与您见面。因为对方表示,如果我再不配合,他们就会对松本家的产业动手脚了,我只得点头。”

  松本睁大了眼睛盯着樱井,“你说了?!”他不敢相信这一切竟然是因为樱井。

  “请您听我说完,的确他们是从我这知道消息的,我也知道他们的目的一定对您和二宫先生不利,所以我都录下来了。”樱井面不改色地从胸前的口袋中取出一直放在里面的钢笔递给松本,“从在路上被拦住开始我就按下了录音键。”

  “这原来是录音笔?”这支笔从樱井跟着松本开始就一直带在身上了,他一直认为这是樱井家给他留下来的信物。

  樱井轻轻笑道,“当然不是,是最近几年才换的,总要以防万一不是吗。”

  松本握紧了笔掀开被子准备下床,“那我现在就去找nino!”却被樱井重新按了回去。

  “少爷稍安勿躁,您还记得昨晚那通叫走相叶先生的电话吗?”樱井松开按在松本肩上的手,知道自己越矩了,向松本欠身表示道歉。

  “嗯,当然。”

  “那是我让对方打的。”

  “什么?!”

  松本与樱井朝夕相处这么多年,从来不知道樱井会有这么黑。樱井昨晚在外面候着的时候见相叶来了,便想到了除去录音的另一个抓住对方把柄的办法。他去找了拍照的记者让他告诉对方叫走相叶,然后安排好记者拍照,这样两边都能被拍到不利的照片,但是刊登的照片绝对不能将松本的脸露出来。与记者的对话自然也被录下来了。

  对方考虑了利害情况果真叫走了相叶,而现在相叶的手机里的通话记录与录音笔放在一起,便是对方无法脱身的最好证明了。

  “但没想到您的身份还是被认出来了,那我就只好安排招待会把我们这边的事实摆出来,让公众认为您是被陷害了。等相叶先生把幕后的人揪出来,这样他就再无翻身的机会了。”樱井依旧是带着平时的淡淡的笑,仿佛想出这一切的不是他。

  松本惊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张着嘴几次想说什么最终都停住了。

  “你赢了……”松本无力地倒在沙发上,“怕是相叶都赢不了你,你在我家当管家简直太委屈你了,去竞选吧。”

  “不敢当,只是他们以您来威胁我,这实在是让我很生气。”樱井扯了扯领结,“他们错就错在这里。”

  这仿佛表白的话语在松本听来就只会变得心跳加速,他当然知道樱井对他是仆人对主人的忠诚,但别有心思的他却还是会无法控制地胡思乱想。

  “但是有一点我必须向您道歉。”在松本准备给二宫打电话通知的时候樱井握住了松本抓着手机的手。

  “让您与我假装情侣是一己私心。”

  “你,你说什么?”松本感觉从被握住的手开始发烫的感觉一路流向全身。

  樱井抬起另一只手抚上松本的眉毛,向下慢慢滑至眼角,“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不被阻拦的在一起啊,少爷。”

  他们假扮情侣是为了相叶他们,所以为了让相叶他们的婚姻彻底少去威胁,松本就必须不能是独身,那么他们的假戏也就只能一直演下去,等到最后他们是否假戏真做了,其他人就都不会再去关心了。

  “樱井翔,你真的太黑了……”松本觉得自己的眼前有点模糊,他不知道自己应该先为樱井也喜欢自己而高兴,还是先庆祝自己终于能与樱井在一起。

  樱井抱住松本,脸贴着松本滚烫的面颊,“我愿为你做一切,润。”


  接到松本的电话时,二宫真的庆幸自己怀孕才几个月,不然这一天连着几次令人大跌眼镜的消息他都得吓早产了。

  相叶从身后环着二宫两人一起坐在沙发上,听二宫转述完松本的话,“那果然我的怀疑没有错了,昨晚山田先生突然叫我过去而实际上谈论的并不是十分要紧的事务。今天看招待会的时候我就在怀疑他了。”

  “诶,那之前他突然把话题扯到我身上来也是有意的了?”二宫任由相叶把手掌覆在自己的肚子上轻轻抚摸。

  “应该是的。”相叶总鼻尖蹭了蹭二宫的脖颈,“我还得去取一些资料,处理完就回来,在家等我好吗?”

  二宫咬着嘴唇“嗯”了一声,刚刚的吻还让他有些害羞,他可没想到相叶会直接这样告白。等他反应过来两个人已经吻得难舍难分了。

  相叶一定认为自己的回应也就是对告白的肯定回答了,尤其是相叶在出门前还在自己的额头上吻了一下。

  二宫捂着脸缩在沙发上,他与相叶中间的那张薄纸,还是破了。取而代之的却是两人的真心。

  手放在肚子上,二宫轻轻开口,“你的存在好像开始有意义了哦。”


  “相叶先生,你怎么来了?”山田从办公桌后走了过来,伸出手示意相叶坐在沙发上。

  相叶看了看站在一旁准备倒茶的山田的秘书,又看向山田,“我有些事想向山田先生请教。”山田立刻领会了相叶的用意,摆摆手让秘书退了出去。

  “‘相叶先生,今天的那个新闻......”山田向前倾身十指交叉放在桌面上,面露担心的神色。

  “不劳烦山田先生关心,已经都解决了。”相叶微微一笑,只是眼睛里是没有笑意的。

  山田呼了口气,“那可真是太好了呢,大选就快开始了可不能影响了啊。”

  “是啊,大选就快开始了,只是山田议员这个称呼您怕是听不到了。”相叶拿出手机将山田与樱井的对话放了出来,“真是可惜呢,山田先生。”

  山田听到录音后神色大变,怔怔地盯着相叶的手机。

  “你大概也不会想到吧,一个小小的管家居然还会有这么一手。”相叶将录音暂停,“你放心,昨晚你给我打电话的通话记录与这份录音一起,我已经上交了。”

  “还有你之前挪用慈善资金的证据一起。”相叶站起了身,“一切就交给警察吧。”拍了拍山田的肩,俯下身在他耳边说道。

  “不要以为你的所作所为我什么都不知道。”

  相叶理了理西服外套,“不过,我也在一定程度上还是要谢谢你呢。”

  

  “我回来了。”相叶走进屋。

  里屋传来了哒哒哒的脚步声,系着围裙的二宫小跑了过来,相叶立刻伸手护住了他。

  “你小心点啊,不要跑动。”相叶紧张地看向二宫的肚子。

  “没事的。”二宫抬起头看向相叶,那是相叶还未见过的属于二宫和也的笑容,两只眼睛眯起来放下一切负担天然无害的模样。

  “欢迎回来。”


  谢谢你让我拥有了此刻的美好。


评论(6)
热度(164)

© 繁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