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凡

bye呀

【相二】Marry me(7 完)

@酸甜柚儿 柚老师您几百年前点的文它完结了×




  相叶边洗碗边与站在一旁的二宫说明,他派人去找了那几个拍照的记者,并从他们的硬盘中还发现了最开始他与二宫在酒店前的照片。

  “他们都交代了,是山田让他们跟着我拍下的。”相叶将擦干净的盘子放到橱柜中,接过二宫递来的毛巾,“他本来是想把我灌醉然后带我去安排好的酒店,结果没想到我中途不见了。”

  二宫笑了笑,“因为你跑到我们这边来了?”

  “是啊,于是让我遇见了你。”相叶再次将二宫拥入怀中,但手臂收得很松,他怕挤到二宫的肚子。

  现在其实已经变得明显了,如果稍微注意一下二宫都能看出来。相叶捋着二宫脑后的头发,“nino,我们公开吧。”

  “嗯,好啊。”二宫抬起手环住相叶,声音透着笑,“那是不是再过几个月我就不用工作了?”

  “对啊,你想做什么我都陪你。”变得更加温柔的相叶回来了,而这次,二宫很清楚这份柔情是只属于他的了。

  “那我要每天在家打游戏不出门了。”

  “原来nino喜欢打游戏啊。我也喜欢,一起吧。”


  与相叶的真正婚后生活和之前也没有太多变化,他们依旧每天分别去往各自的办公地点工作,谁先下班回家就谁做饭。不同的大概就是相叶房间的单人床换成了双人床,每天早晨会有黏糊糊的早安吻带来一天的好心情。

  经过之前的风波后两人稳固的感情与即将出世的孩子也为相叶在大选中拉了不少票。相叶当选后,二宫坐在餐桌旁笑脸盈盈地叫他“相叶议员”,相叶也只是解开领带,俯身撑着椅背堵住那张打趣他的嘴。

  “相叶议员,你能动用你的势力帮我把那个项目拿下吗,我实在是不想跟那群顽固不化的老头打交道了。”二宫躺在相叶的腿上玩着手机。

  相叶把二宫的手机夺了过去,让他正视自己,“好啊,那我到时候被打下台了nino可就要负责养我了。”笑眯眯地回应二宫的胡说八道。

  “切,我可养不起每天都要吃巧克力蛋糕的人。”

  “我今天吃的是芝士蛋糕!”

  用松本的话来说他们现在就和普通的傻情侣没有什么差别,二宫不再是那个拒人千里的二宫,相叶在二宫面前也放下了满身的重负。相叶能包容二宫的小任性,二宫也能无所忌惮地跟相叶撒娇。当然他也没什么资格说人家。

  “nino,等你们平安出来后,我有话对你说。”相叶在二宫被推进手术室前覆在他耳边轻轻说道。

  

  离那个可爱的小生命降生在这个世界上已经过去了一个月,相叶每天工作结束后总会来医院看望他们。

  二宫早就拿起了游戏机在病房里打发时间,因为相叶不许他把工作带进病房,等他出院后暂时交给松本打理的事务才会还给他。

  偏头看了眼睡在摇篮里的小婴儿,二宫忍不住扬起嘴角,明天我们就能回家了哦。

  第二天相叶如约来接二宫回家,在车行驶了二十分钟后二宫发现这不是回家的路。

  “我们这是去哪?”二宫推了推相叶的胳膊。

  “等到了就知道了。”相叶只是逗着怀里的孩子,看她抓着自己的手指小声地“呜啊呜啊”。

  下车后孩子就被松本抢了去,说他要去与宝宝增强感情。二宫伸着手还没来得及制止相叶便握住他的手将他拉向一边。

  相叶牵着他的手一步一步走向不远处的建筑,二宫这才注意到,那是一座教堂。

  “我还欠你一场婚礼。”相叶偏过头来,眼中是比最昂贵的宝石还要美丽的光芒。

  他们在教堂的大门前停住,二宫从相叶的手中轻轻挣脱出来,他仰起头在相叶的下巴上轻轻吻了一下,“你在这等我。”便推开教堂的大门跑了进去。

  相叶愣愣地看二宫跑到教堂最前方的讲台前,转过身朝自己大声喊道,“我也还欠你一句话。”

  “我爱你。”偌大的教堂里回荡着二宫清亮的声音,隐隐约约的回声让相叶一遍又一遍听到那句告白。

  相叶低下头,无论是眼中还是嘴角都是无法抑制的笑意。再度抬起头,他一步一步向他的二宫和也走去。而他的二宫和也,也正在等着他过去。

  二宫的表情不再是淡漠的,甚至不那么像他,但相叶知道,那才是二宫和也。

  皮鞋踏在大理石砖上的清脆声响在空旷寂静的教堂内显得格外清晰,两人静静地望着彼此,等待他们之间的距离逐渐缩小。

  相叶在二宫的面前停下,扶着二宫的脸颊轻吻他的额头。相叶单膝跪下,一手放在胸前,另一只手向二宫伸出,温柔的上目线让二宫快要沉溺。

  “Will you marry me?”

  

评论(17)
热度(206)

© 繁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