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凡

I'm with you till the end of the line.

【翔润】あめ

#我滴好太太是我创作的源泉




  松本润喜欢吃糖。

  他的口袋里总是备着几颗梅子糖,那种酸中带甜的。

  他小时候并不喜欢这种糖,太酸。对于小孩来说,是放入口中五官都会皱起来的酸度。而长大后不知道为什么,比起那些甜腻的奶糖水果糖,他反倒离不开这种梅子糖了。

  还有一种糖,在夏日的酷暑中能带来清凉的薄荷糖,那是另一个人喜欢的味道。

  那个人喜欢吃甜食,对于他的梅子糖总是嗤之以鼻。两个人总试图让对方接受自己的糖,手指夹捏着糖连同手指一并塞进对方口中。而这通常会演变为黏糊的缠绵。

  松本润的口袋里其实也会有薄荷糖,只是不太常吃。大概只会在特定的时间才会拿出来品味。

  比如一个人的雨夜。

  松本润撕开包装袋将薄荷糖放入口中,过于清凉的味道让他忍不住皱了一下眉。

  除了清凉,在松本润这,薄荷糖更多了份甜。

  是那个人任性地让自己想起他的小心思。

  松本润含着糖看着雨水在玻璃外缓缓向下流,果然当初他含着糖吻上来的时候自己就该推开的。

  似乎还存留接吻时触感的嘴角却上扬了,在那个人面前,他就失去了拒绝的能力。


  到了春天不时就会下雨,随身带把伞已经成了樱井翔的春季限定习惯。

  闷闷的天气总让人的脑门上蒙上一层细细的薄汗。樱井翔总是会忍不住撩起刘海擦擦汗,看一眼窗外发现天又变得阴沉沉的了。

  樱井翔翻了下包竟没有找到伞,他看向手账本上画了圈的日历表,一定是因为早上太着急了。

  只能期待好运,下班的时候雨不要下下来了。

  然而好运与樱井翔总是没有交集,倾盆大雨让站在公司门口的樱井翔打心底的无奈。

  就是和昨天一样的细雨绵绵也好啊。

  还好碰到了顺路的同事愿意载他一程他才不至于淋成落汤鸡。

  那扇门打开,后面便出现了那张他这几天日夜挂念的脸。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

  在交换完一个湿润的吻之后,樱井翔搂着细腰笑道,“你吃薄荷糖了。”

  松本润扭过头不愿承认,而心里也清楚嘴中那股清凉全被给樱井翔卷过去了。

  “怎么样,想我的味道?”

  “不怎么样。”松本润推了推樱井翔的胸口,然而这接近零的力度可以直接忽略。

  樱井翔把人圈进怀中,“那我承认我想你了。”被打湿的外套与温热的居家服贴在一起,像是要吸收掉所有的热度。

  “那你有吃梅子糖吗?”松本润环着樱井翔轻轻笑道,不等樱井翔回复便带着他往屋内走。

  “快去洗个澡吧,别感冒了。”

  打开浴室的门把人推进去,想关门却被抵住。樱井翔拉住松本润的手,轻轻摇晃,“果然还是太酸了。”

  看到松本润笑得比任何糖果都要甜,索性一用力把人扯进来,“一起吧。”

  “诶,我洗过了……”

  剩余的声音都被隔绝在了关上的门板后。


评论(2)
热度(128)

© 繁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