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凡

I'm with you till the end of the line.

【翔润】The Thief

#年下,10岁年龄差



  “松本先生,请跟我们走一趟。”

  在被逮捕的时候松本润很平静,他一直就有这一天终将到来的觉悟。


  只是坐在车里松本润越来越觉得不对劲,直到汽车拐进了树林,这个疑点才被彻底证实。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松本润试图挣扎奈何坐在他两侧的男人力气都大过他,双腿被按住,甚至用方巾绑住了他发出疑问的嘴。

  松本润开始懊悔,为什么自己在他们拿出警察证的时候就认定他们是警察了呢,没有仔细去辨认证件的真假实在是他的失误。这十年以来,他一直都只是个安分守己的普通人。警方突然找上门来,怎么想都是不可能的。

  这段时间自己实在是乱了心神。

  车最终停在了树林后的一栋大别墅前,松本润被架着往院子里走时就在想,这可真是一栋让人不舒服的房子。就像是电视剧里永远会出命案的那种房子,不是会有贵客被杀死在宴会后的房间里,就是会在杂物间里发现藏匿的尸体。自己被带到这种地方,可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地方。

  松本润抬头望向被薄雾围绕的房顶,他甚至宁愿被真的警察关进监狱。

  带他来的那行人把他推进大厅就关上了大门,任他怎么拉都拉不开。松本润扯下方巾扔到了地上,愤愤地踢了门一脚,大概是被锁上了。

  他环视四周,屋内没有开灯,照明全靠从窗外照进来的稀薄阳光。留在这也不是个办法,松本润决定往屋内其他地方走走,看是否有别的地方能逃出去。

  虽然他觉得希望渺小。

  当他推开二楼最里侧房间的门,看见有人站在正对着他的窗前时,他第一反应是逃。

  也许是楼上的采光好些,这间屋子的光线要明亮得多,那人金色的发尾在阳光下显得更加张扬。而身上服服帖帖的昂贵西装又显示他不普通的身份。

  松本润扶住了门框,右脚向后退了一步,以防出现意外他能迅速往外跑。

  “为什么带我来这?”除了这个人大概是主谋,松本润想不出其他可能。

  松本润听到那人轻声笑了一声,然后他把插在口袋中的双手拿出来一步一步走向松本润。直到走出逆光环境松本润看清他的脸睁大眼睛,他才停下。

  “我想现在您应该懂了吧,小偷先生。”

  十年前松本润潜进樱井家的大宅将一幅价值连城的画作偷了出来。

  而现在站在他面前的,是当年还是个中学生的樱井家长子,樱井翔。

  “怎么,这么多年过去,连曾经日夜蹲守过的樱井宅都忘了长什么样了?”樱井翔伸手捉住松本润的手腕,将人猛地扯进屋按倒在一旁的床上。

  

  四年前松本润作为杂志的摄影师曾去樱井翔的成人式上取材过,那是松本润所认为的两人的第一次见面。

  “摄影先生,辛苦了。”桀骜不驯的外貌却意外的礼貌,在采访结束后樱井翔一一与工作人员致谢,作为摄影师的松本润也不例外。

  被突然问候的松本润连忙将相机挂在脖子上,空出手回握住樱井翔向他伸出的手,“您也是。”

  即使那件盗窃案因嫌疑人人间蒸发而最终不了了之,但松本润在面对樱井家的人时仍需小心谨慎。最好是不要有什么联系。

  然而自那之后,他们杂志社与樱井翔的联系开始变得密切,对樱井翔的采访增多,而每次的工作人员都有松本润。几乎频繁的与樱井翔见面也曾让松本润动摇,要不要继续自己现在的这个工作。但樱井翔在表现上完全没有什么异常,只是普通的相处让松本润慢慢放下了戒心。

  松本润在之前还有一个身份,那便是曾让全日本警察头疼的怪盗J。而在十年前,怪盗J突然消失,消失得就好像从没有过这个人一般的干净。

  他只是厌倦了那种生活,想要像个普通人一样平静的生活。他的父亲也曾是有名的怪盗,他只是继承衣钵罢了,虽然最开始觉得这个身份很酷,但久而久之便失了兴趣。尤其是还有一个更能吸引他的事情存在的时候。

  “你要做摄影师也不是不可以,帮我偷来最后一样东西吧。”在他24岁那年提出想要回归普通人生活的要求后,父亲思索了片刻语气平淡地说道,“你知道的,那一开始并不是樱井家的东西。”

  他们偷走的都是有钱人家里本来属于别人的东西,做着与全世界的怪盗一样的事情。这次要偷走的樱井家的名画也不例外。

  一切都很顺利,把画交给父亲的时候,松本润怎么也不会想到在他逃出庭院的时候竟被在露台上观星的樱井翔看见了。

  

  樱井翔从一开始就知道他的身份,明白了这一点的松本润心中生起了一股闷气。那么从四年前的相遇开始,一切都是樱井翔的有意安排了,包括那让他感到困惑的增多的工作量。

  自己居然被一个年下的小鬼捉弄了四年,松本润的自尊让他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更何况,这四年里,他甚至被樱井翔一点一点侵占了内心。也就是因为樱井翔,他这段时间才会心烦意乱以至于被绑到到这里来。

  客厅里还摆着樱井翔送的香薰蜡烛,手机里存着樱井翔为他庆生的照片,衣柜里还有一件属于樱井翔的外套。

  那是一周前樱井翔披在他身上的。突然的寒潮让气温降了好几度,工作结束已经是夜晚,出门前没看天气预报的松本润被冻得够呛,站在杂志社门口裹紧自己单薄的装饰性风衣刚准备往外走,就被带着温度的外套给包了起来。

  然后樱井翔就走过了他的身边,“怕冷就多穿点啊。”回头冲他笑笑,就走出门上了车。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两个人的关系就成了这样说不清的关系。而再让现在被按在床上的松本润去想,大概这一切都是樱井翔算计好的,等着自己一点一点中套。

  偏偏他还真的就一头栽进去了。

  如今他也不想去纠结为什么樱井翔要这么久才戳穿他的身份,也许这只是大少爷闲着没事想要玩弄他,看曾经狡猾逃脱的自己被他骗得团团转一定会很有趣吧。

  “松本桑,”樱井翔一手用力按住松本润双手的手腕,一手撩开他后颈的头发,指腹在细腻的肌肤上摩挲,“我一直在等这一天哦。”

  松本润紧闭双眼想要让自己无视掉那滚烫的手指在自己身上撩起的层层颤栗。

  樱井翔俯下身,覆在松本润的耳边低低的说道,“终于等到你爱上我的这天了。”

  “什么......”松本润倏地睁开了眼睛,他想扭头去看樱井翔,却因为樱井翔突然落在自己耳廓上的吻而全身僵直。

  “我终于不是一厢情愿了。”


  樱井翔一辈子也忘不掉,他看到的月色下松本润跃过围墙的身姿。他所站的露台离围墙很近,他就看着一身黑衣却肤白如雪的陌生男人身姿矫健地跃过自家围墙,手臂间不知道夹着什么,但那在卷曲的长发下美好的脸庞他是看得真切的。

  少年第一次感受到了心的悸动,即使第二天知道那是偷走了家里名画的小偷,这种悸动也不曾停止。警察问起他有没有看到什么时,樱井翔也只是摇着头说不知道我睡得很熟。他才舍不得让那样美好的人物因为一幅画而锒铛入狱。

  樱井翔找了松本润六年,在杂志社来采访看到低头摆弄相机的松本润时,他一下就认出了。就算发型不一样了,但几乎没有多少变化的样貌他是不可能忘记的。

  终于见到了,樱井翔想,这大概就是注定了,自己找了这么久都没能找到,现在竟出现了在眼前。

  在自己创造的相处中,樱井翔发现即使是作为普通人的松本润也充满了魅力,只会让他更加的迷恋。对待工作认真克己,器用下偶尔露出一点点的天然。分明比自己的年龄要大上不少,却总是忍不住流露出想要保护他的想法。

  松本润不设防备的笑容实在是太过甜蜜。

  他又花了四年让松本润爱上自己,那幅画对他来说本来就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重要的是那幅画让自己遇到了松本润。

  在他看来,松本润偷走的本就不是那幅画。


  “松本桑,你知道巨蟹座的巨蟹原本是什么蟹吗?”樱井翔莫名其妙的发问让松本润一头雾水,他本就还在樱井翔疑似表白的发言中震惊着。

  “是怪兽蟹哦,那种很弱的,一脚就能踩扁的。”樱井翔自顾自地继续说道,“但是小怪兽蟹为了保护自己珍重的人冲到了大力神的面前。”

  “他的勇气打动了神于是将他定为了巨蟹座。我和他一样,只不过我的力量比他要更强,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会站在你面前,一切都交给我。”

  “那天观察到巨蟹座我就在想了,你的身份特殊,我一定要在警察面前保护好你。不论是当时还是将来。”

  樱井翔松开了禁锢,把松本润翻了个边让他面对着自己。牵着松本润的手覆在自己的左胸上,

  “你偷走了我的心,小偷先生,你要负责的吧。”

  

评论(6)
热度(208)

© 繁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