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凡

LOFTER挖坑不填专业选手

【相二】初吻西装太阳系

  耳边是温热的夏风呼呼吹过,空气中似乎还能嗅到春季残留下的花粉。穿着白色衬衫的相叶雅纪弓着背拼命踩着单车的踏板,风灌进衬衫鼓在后背,过耳的发梢在脑后摇摇晃晃。离他越来越近,却始终追不上他。看不到他的脸,也不知道他是怎样的表情。

  然后就醒了。

  二宫和也不止一次梦到少年相叶雅纪将自行车骑得飞快的场景,却也一次都没能看到那张稚嫩朝气的脸。他翻过身,换了个睡姿,将滑下去的被子拉上来裹了个严实,企图再次入眠。

  但每当他梦到少年相叶雅纪,醒过来就一夜无眠,再无法入睡。睁眼直到窗帘的缝隙中透入第一丝阳光。

 

  “小和!”相叶站在自行车旁朝自己大力挥手,一大早就能充满活力是二宫一直佩服的。二宫叼着半片面包脸上是没睡饱的怨气,抬了抬手就算是打过招呼。刚一走近,相叶就凑上来伸手撕下了一大块面包塞进了口里。

  “喂!你没吃早饭吗!”二宫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

  相叶笑嘻嘻地把二宫往车上推,鼓着腮帮子没有回话。

  二宫坐在相叶的后座上,感受着清晨的风在脸上吹拂。他的自行车坏掉了,在那个后座还能载人的年代,相叶的自行车就理所应当成为了他的代步工具。相叶一开始还会跟他做些无聊的恶作剧,比如在下坡时更加卖力地蹬着踏板,大喊着要二宫抱紧自己别掉下去了,身体还要故意左右晃着,生怕二宫摔不下去。

  “那你倒是慢点啊!”二宫偏偏不遂他的意,双手紧紧抓着座椅的边缘稳住身子。

  风中似乎带来了某处的一声轻轻的叹息。

  现在想想,要是当时抱住了就好了。毕竟再也没有机会了。

  时隔多年二宫也仍然会懊悔,为什么自己要让那个错误的吻存在。

 

  二宫从不承认自己喜欢相叶。就像他不会坦白他坐在相叶的后座上曾悄悄在心里许愿希望自己的自行车不要修好。

  直到高中毕业两人也依旧是关系比平常人更要好的“友達”而已。

  毕业典礼后相叶提议去涉谷玩,二宫耸肩表示没意见。坐在电车上两人默契地谁都没提大学的事,相叶的大学还是在千叶,而二宫选择的却是东京的大学。虽然也没有多远,只是让习惯了对方在身边的两人多少会有些不适。

  相叶拉着二宫的手跟着其他穿着东京高中制服的男生也进了一台拍大头贴的机器中。好不容易毕业一次总要留些纪念嘛,相叶笨拙地操作着机器这样说道。让二宫不知是该吐槽为什么东京的男生也热衷于拍大头贴还是相叶的用词。

  “1!2!”相叶用力地揽住二宫的肩,力气大到让二宫怀疑相叶的手指是不是都已经嵌入他的身体里。

  拍好一张相叶又激励地考虑着下一张应该用什么样的姿势。

  “意大利炮怎么样!”相叶大笑地摆出滑稽的姿势令二宫忍不住也笑出声。而相叶就是趁着这个时候按下了按键,留下了唯一一张发自内心笑得开心的二宫。

  二宫盯着给照片加贴纸的相叶出了神,相叶的侧脸总是他最爱看的。在教室里也是,他总会撑着下巴偏头去看隔着几个座位的相叶。认真听课的,昏昏欲睡的,偷偷看漫画的。每一个属于相叶的侧脸都拥有独特的吸引力,吸引着二宫去偷偷把他们勾勒描绘在心底。

  相叶突然回头看向二宫,指着屏幕笑道,“你看这样怎么样!”二宫顺着相叶的手指去看屏幕,刚刚两人搂肩的那张被相叶加了很多莫名其妙的贴纸。但真正引起二宫注意的是贴在两人头顶上的那个词。

  永远的朋友吗……

  二宫无法回应亮着眼睛满脸满意与期待的相叶,“ズッ友”就像个诅咒缠绕着他,预示着他那唯一而可悲的结局。

  相叶轻轻松松就给他判了死刑,还能顶着一张无辜的笑脸继续享受他无知的快乐。

  这不公平。

  揪过被汗微微浸湿的领口,闭上眼不去看那张转变为困惑的脸,将自己的唇狠狠撞上了相叶柔软得不像话的唇。

  二宫和也的初吻发生在狭小闷热的大头贴机器中。

 

  自那之后就再没触碰过那样柔软的嘴唇了。二宫偶尔会将手指放在唇间去回忆那天的触感,而关于那一天的记忆,在二宫这儿到他看了眼相叶震惊的样子然后往外跑就结束了。他再也记不起之后发生了什么,那是否是他和相叶的最后一面。像是被锁了起来,无论他如何去回忆也无法唤起那段记忆。二宫看着镜子中自己除了眼下偌大的黑眼圈外没有过多变化的面容,还是会经不住去想这时的相叶会是什么模样。

  相叶雅纪就像种慢性毒药,随着时间慢慢流遍全身禁锢着他的一切。逃不脱,只会越陷越深。

  在电车上他看到了一个很像相叶的人,穿着合身的西装和所有工薪族一样提着黑色的公文包挤在高峰期的车厢里。二宫靠着车门盯着他的背影,看他修剪得短而圆润的后脑勺,想象着那摸起来一定很舒服,转过身后的正面又该会有怎样温柔的眉眼。躲在早晨的人群中肆无忌惮地进行着最为卑劣的臆想,二宫自嘲地勾起了一边的嘴角。

  那个背影突然真的转过来了,湿润温顺的眼角让二宫的心脏漏了一拍。以至广播中的提醒没能听到而在身后车门打开时向后倒去。

  一只强有力的手及时抓住了他的手臂将他拉回了车上,而那只手未免用的力气过大,二宫随着惯性径直撞入了一个粗硬布料的怀里。他分辨不出他听到的是谁的心跳声。

  两侧是拥挤的下车人流,他被用力地圈在怀抱中,即使被撞得摇晃也全然不会被分开。

  他与相叶在十年后的电车中紧紧相拥。

 

  电车门缓缓关上,二宫试图直起身却被环在腰间的手臂按了回去。他一手提着公文包一手覆在了相叶的心脏上方,下意识屏住了呼吸。别动,让我再抱会,他听到声音从头顶上方轻飘飘传来。

  像是被魔法定住了般,二宫的身体不受他的控制乖乖蜷在相叶的怀里。二宫不敢抬起头,害怕一对上那对眸子自己就要彻底沉沦。

  长大后的相叶雅纪为什么这么成熟稳重。

  二宫的手指捏起小片西服布料,心跳过速了。

  直到该下车了二宫才得以与相叶分开,热着脸不去看他,也不愿去看车厢中其他目睹了两个西装男以相拥的姿势过了三站的乘客的反应。等车门开启就快速走上站台。二宫听到身后传来相叶急切的声音,身体已先做出反应,转过了身。

  “小和,明天见。”相叶立在车厢中微微笑着朝他挥手。

  被遗失的记忆突然间涌入了大脑,二宫眼前是清晰的画面。那一天,他一个人冲回了家,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被子里。明明他得逞了,心中却难过得不行。眼中被滚烫的液体充满,咬紧下唇拼命忍着不让它流出来打湿床单。

  “小和!”相叶的声音却从窗外飞了进来。一声一声叫得真切。

  二宫大力揉了揉眼睛跳下床趴在窗台上往下看。相叶就站在那,朝自己挥手,“小和,明天见。”

  这个明天隔了十年。因为当时的二宫和也没有勇气在明天去见那个相叶雅纪。

  但明天还是不期而遇。

 

  二宫又做那个梦了,这一次,他看见了脸上挂着汗的相叶。那张他喜欢的侧脸,毫无阻拦地呈现在他的眼前。二宫几近贪婪地看着这珍贵的画面,在想伸手去触碰的时候醒了过来。窗外天已微亮,他不用再睁眼等待太阳升起。

  他本来可以比平时提早一些去上班的,但早晨格外的磨蹭让他仍然在同样的时间踏上了同一辆电车。当后背被贴上时,二宫还是没出息地紧张了一秒。

  “早上好。”相叶的声音今天听起来有些困倦,“我太想见小和了,昨晚都没能睡着。”

  “......你骗人。”二宫任由相叶从身后靠着他,也由着相叶把手覆上自己拉着吊环的手。

  相叶的下巴搁在了二宫的肩上,低低的笑声离耳朵太近,“好吧,我其实睡了三个小时。结果早上差点没赶上车。”熟悉的语气仿佛昨天那个压迫感十足的相叶只是二宫所做的另一个梦。

  “今天翘班吧,二宫先生。”相叶用他略带沙哑的声音贴着二宫的耳朵给他下了一个咒。

  

  被相叶牵着鼻子走还是头一回。相叶牵着自己的手大步走着的时候二宫还在想着他泡汤的全勤奖,他盯着相叶脑后一缕翘起的头发,看它随着相叶的动作在空中跳跃,思绪也跟着飞跃。

  “相叶雅纪。”二宫终于叫出了这个名字。名字的主人却定住了,愣愣地回过头来,眼中竟闪着泪花。

  二宫一下慌了神,情绪从内向外传递,表现出来的仍是一如既往的冷淡,“你这是在干什么?”

  “对不起......”相叶咧开嘴笑得很难看,抬起胳膊胡乱地把眼泪蹭在外套上,再露出的笑容足以照亮二宫的整个世界。

  “听到小和叫我的名字太开心了。”

  “......笨蛋。”二宫低下了头,怕自己会忍不住再次亲吻相叶。

  二宫不知道相叶是否还记得多年前的那一个吻,也不知道他现在是以怎样的心情与自己相处。或许他可以先去向相叶解释,比如那只是一个惩罚游戏罢了,反正他总是很能扯,也许现在还是可以把相叶唬得一愣一愣的。

  二宫被相叶推进另一辆电车后,余光瞥向与自己并肩站立的相叶。相叶心情正愉悦哼着小曲。几次想张口却还是没问出声,即使他心底好奇相叶要带他去哪。

  “下一站我们要下车咯。”相叶微微俯身提醒道。二宫抬头去看显示屏,【涉谷】二字闯入了他的眼中。

  还没等他来得及将记忆与现实拼凑在一块,被车厢中播放的视频所吸引注意的相叶拉着他的胳膊一起去看屏幕。正在播放的是科技馆宇宙主题展览的宣传。

  “小和你知道吗,银河系中的那些恒星,他们的光线要花上数十亿年越过太空才能被我们所看到。”相叶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换句话说,我们所看到的,其实是过去。”

  大概也是下一站要下车的乘客往车门方向移动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二宫,二宫一个趔趄撞上了相叶的肩。相叶顺势把二宫搂入怀中,眼睛仍是看向屏幕,“我们永远都不知道此时此刻,他们是什么样子。”他这时终于低下了头,看向二宫的眼睛里好似有万点繁星。

  他说,但他永远都会知道二宫是什么样子。

  “是我爱的模样。无时无刻。”

  到站的广播提醒恰好地响起,趁其他乘客都在关注车门的空档相叶弯下腰吻住了怀中的二宫。躲在车厢的角落里,让涉谷迎来了属于两人的第二个吻。

  “无论过去,还是现在。我对小和的喜欢都没减少过一分。”相叶笑得眯起了双眼。

 

  相叶与二宫挤在狭小的大头贴机器里,公文包被随意地扔在地上。二宫抬起手臂相叶就低头钻了进来让二宫的双手搭在他的肩上,鼻尖轻轻互相蹭着。

  不怕有人突然闯进来吗,二宫这样说着,浅色的眼睛里却满是笑意。相叶摇摇头,现在可是上班时间。便再次去触碰二宫的唇。

  却被二宫咬了。吃痛地瞪回去,二宫的表情倒是无辜得很,我只是在确认我不是在做梦。

  能将相叶拥入怀中,过于真实的触感反叫二宫不敢相信。他以为他和相叶会这样错过一辈子。

  “可是痛的是我诶!”相叶紧皱的眉头不过一瞬就再次舒展,“不管了,反正小和你说了你喜欢我。”

  “什么时候啊我不知道。”二宫偏过头羞于承认。

  “刚刚在电车上,”相叶扶着二宫的下巴让他面向自己,“我吻你之后......”剩余的话语隐没在缠绵的唇齿之间。

  二宫将左手悄悄移到相叶的腰间,紧紧抱住在梦中他都触碰不到的人。

  叫他怎么敢相信他现在竟正与相叶交换一个急切而甜蜜的吻呢。

  被相叶定下时间的机器响起快门声将久别重逢的恋人情动时的模样永远记录。

 

  耳边是温热的夏风呼呼吹过,空气中似乎还能嗅到春季残留下的花粉。穿着白色衬衫的相叶雅纪弓着背拼命踩着单车的踏板,风灌进衬衫鼓在后背,过耳的发梢在脑后摇摇晃晃。相叶突然按下刹车停了下来,二宫看见他转过头,对自己伸出手。

  请一直握住我的手。相叶说道。

  当然。

    

评论(6)
热度(166)

© 垃圾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