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凡

I'm with you till the end of the line.

【相二】雪国

  北国的冬天与其他地方的总是会不同。

  二宫和也坐上去往旅馆的电车,车上的暖气让他松了松裹紧的围巾。手紧紧握着行李箱的拉杆以防它滑到别处去,二宫和也靠着椅背望向对面的车窗。下午三点半的时间,天色就已经开始变暗。远处隐于白色中的灰暗轮廓大概便是跌宕起伏的山峦,这时已经看不到太阳,路灯也还未开启,只有残存的深红偏暗的光亮笼罩了整个静谧的冰雪世界。

  这是二宫和也第一次见到冬天的北国。不是出差,也没有什么必须要做的事,只是一时兴起。突然就想去看看这时的北国,便休了年假拖上行李箱出发了。去往机场的路上东京还正下着雪,二宫和也担心飞机会不会因此延误甚至取消,还好等他到机场的时候雪已经停了。坐在候机厅里他还在想着,明明这边就能看到雪,为什么非要去那冷得要命的地方去呢。

  光秃的树干与光秃的电线杆相互交错根部埋在深雪中,周边的房屋顶都被白雪覆盖,道路上的雪都被铲到路边才能使道路顺通。二宫和也看着路边快与他膝盖齐高的积雪,庆幸着还好道路有被清扫,不然他可完全走不动了。旁边的路上还有穿得厚厚的人们在拿着铁铲清除积雪,二宫和也看着从自己嘴里哈出来的白气,心中道了句感谢。

  到达他预定的旅馆,一进屋便被热度所包裹,无论是暖气还是老板娘的热情招待。比起那种高档的酒店,二宫和也觉得日式旅馆住起来更加舒适。泡过热水澡后他便缩在被子里翻看着旅游指南,但室内派的他对景点实在提不起劲,只是想单纯看看雪。把指南随手扔到一旁,二宫和也抓着被角连脑袋都缩进被子里,侧身躺着蜷缩成龙虾的形状。闭上眼,能听到窗外呼啸着的寒风。

  二宫和也拱了拱被子,要是明天天气很糟的话就只能在房间里打游戏了啊。

  然而二宫和也准备好的游戏机没能派上用场,当他拉开窗帘便发现窗外阳光正好。仰起头,竟发现阳光甚至有些强烈得刺眼,二宫和也心中不觉有些失望,他并不希望太过暖和,这样便失去了他特意来这边的意义。


  当二宫和也把已经遮住半张脸的围巾又拉紧了些,左手紧紧抓着羽绒服的帽子不让它被风吹掉时,他十分清楚地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不该隔着玻璃因为风和日丽的假象而小瞧北国的冬天 ,冬日的暖阳照在身上的确是很舒服,但同时存在的寒风也让他感觉自己的脸快要被撕裂。二宫和也脑子里浮现出被自己遗弃在房间里的厚厚的针织帽,又因寒风打了个寒颤。

  “那个,您好,需要帮忙吗?”一个如春风般和煦的声音在身边响起,二宫和也缓缓转过身,那是一个典型的北国人。从头到脚包得严严实实的,只露出了一对亮晶晶的眼睛。他拉下遮住鼻尖的围巾,露出鼻尖和上扬的嘴角,“您是游客吧,是迷路了吗?”

  二宫和也点点头,又觉得自己的回应会有歧义,便也拉低他的围巾,“我是昨天来这边的。”又突如其来一阵强风将二宫和也的帽子吹掉了,头发被吹得乱糟糟的二宫和也茫然地站着,吸了吸鼻子默默将围巾拉高。

  本地人脸上的笑意更浓了,他将自己头上的帽子取下来,递到二宫和也的面前,“不介意的话请您带上这个吧,我带您去找个能躲风的地方。”本地人的茶色短发在风中也被吹得凌乱,但这让它看起来十分柔软。

  二宫和也愣愣地接过帽子小声地道了句谢谢,便戴上了带着温度的帽子。

  “我叫相叶,就住在这附近。”相叶领着二宫和也往居民房的方向走,“这几天风都挺大的,不太适合出门游玩,您得再多穿点才行。”失去了帽子的相叶的耳朵很快就被冻得通红,二宫和也看在眼里很不是滋味,只能是把头低得更低了些,不让相叶注意到他不好意思的表情。

  相叶推开一家杂货店厚重的门,侧身让二宫和也进屋。

  “谢谢你。”二宫和也还帽子时再次表示了他的感谢。

  “没事的。”相叶接过帽子挂在一旁的衣帽架上,揉了揉他大概已经冻僵的耳朵。

  这家杂货店是相叶家开的,从他祖父的时候就有了,现在轮到他接手了。他说他给一家老婆婆送完鸡蛋,就看见了在风中不知所措的二宫和也。

  相叶的笑容带着本地人的质朴,“我一看你的穿着就知道你不是本地人了,赶紧跑过去问你是不是需要帮忙。不过这个时候游客也很少呢。”二宫和也捧着热茶缩在炉子旁用点头表示对相叶的话的回应。

  “您这个时候来这边,是有什么事吗?”

  “没有,就只是想来这边看看。”二宫和也小口嘬了口茶,还是被烫到地皱了皱眉。

  “这样啊。”相叶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刚想说什么就被推门而入的声音打断了。

  “雅君!我的手机是不是在你这啊?”一个肤色白皙的青年探着头走了进来。

  相叶立刻坐起身从柜台里拿出一部智能手机,扔给青年,“你看你昨天喝了多少酒,连手机都忘了。”

  “好危险啊!”接住手机的青年把手机捂怀里,“手机怎么能扔啊,要是摔坏了怎么办!”两道浓眉拧在一起责怪道。

  “哈哈哈抱歉啊。”相叶抬起右手挠了挠后脑勺,笑得像个做了坏事的高中生。二宫和也发现相叶的笑容很容易就吸引了他,让他会毫无自觉地仰着头盯着看直到被青年的声音唤醒。

  “嗯?有客人?”在青年将视线落在自己身上时,二宫和也收回了他没有遮拦的视线。

  “是从东京来的二宫先生,来旅游的。”相叶亲切地向青年介绍二宫和也。二宫和也转头面向青年,笑了笑。

  青年也鼓起了两颊的软肉笑了,“那么,祝您玩得愉快。”冲相叶挥了挥手便往门口走,“我走啦,雅君。”

  这句话似乎提醒了二宫和也,他也不该赖在相叶雅纪这里了。二宫和也站起身,“相叶桑,我也该回旅馆了。”

  相叶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讶,“诶,就要走了吗。”二宫和也拿起围巾缠上了脖子,朝相叶微微鞠了一躬,“今天谢谢了。”

  “没事的。诶,早知道您现在要走我就让润君送您一程了。”相叶一副很懊恼的样子。

  二宫和也摆摆手,“不用麻烦了,我自己能回去的。”在二宫和也走向门口的时候,相叶叫住了他。

  “您戴上我的帽子吧,风一时半会也小不了,您走回去会冷的。”相叶把那顶帽子塞到了二宫和也的手上。

  “这怎么好......”二宫和也抬头对上了相叶笑盈盈的双眼,在橘黄的灯光下温暖得如同太阳一般的眸子。

  相叶帮二宫和也拉开了门,不仅没有收回帽子还把不知道什么时候抓在手上的一把糖塞进了二宫和也的口袋,“我的帽子可多了,您就戴上吧。您在这的几天要是有什么事也随时都可以联系我的。”

  二宫和也眨了眨眼,最终还是说了声谢谢,将帽子戴上。

  回旅馆的时候寒风依旧没有变小,仍在二宫和也的身边呼啸。踩着路面上细碎的雪,前方远处是白得发灰的连绵山脉与灰得发白的天空。街道很安静,过了很久才偶尔会有一辆车小心翼翼地碾过被清扫过的路面。这次他没有再遇到铲雪的人们,大概是工作结束了。二宫和也偏头看着路边象征着工作成果的堆雪,突然抬脚踩了下去。左腿立刻埋进了一半,凉意透过厚重的外裤一丝一丝地传达给肌肤,二宫和也连忙把腿抽了出来。

  幼稚。藏在围巾下的嘴却抿起来笑了。

  回到旅馆二宫和也才懂相叶为什么说的是“随时联系”而不是“随时去找他”。从口袋里掏出来的那把糖被二宫和也铺在了桌上,一张便条夹在其中,上面是一串电话号码和一个名字。

  相叶雅纪。二宫和也的指腹轻轻摩挲着那四个字。


  第二天二宫和也没有再被窗外的阳光明媚所欺骗,毅然掏出游戏机决定好好享受温暖的暖气。

  用过午饭后二宫和也又躺回被窝里睡了一觉,醒来时天已经黑了。按亮手机屏幕发现时间过了四点。二宫和也单手撑着脑袋,突然觉得自己珍贵的年假就这样被自己睡掉有些浪费,他在思索剩下的几天该做些什么好。瞥见一旁桌上的纸条,相叶雅纪四个字蹦进了他的大脑。

  【我是二宫,昨天承蒙您的照顾了。想请教相叶桑这附近有没有什么值得去的地方呢?我想本地人一定要比旅游指南要靠谱得多。】

  发完信息二宫便把手机扔到了被子上,明明知道回答一定就是旅游指南上的那些景点但还是去问了相叶雅纪,二宫和也有些不太明白自己在想什么。

  【我知道有一个很棒的温泉哦,是我们本地人才知道的秘密温泉~可以的话,我明天带二宫先生去啊~】

  相叶雅纪的信息很快回复了过来,快到响起的手机提示音把二宫和也都吓了一跳。拿起手机一时不知道该回什么,二宫和也拿着手机看着窗外发呆,漆黑一片中零零洒洒飘着白色。又下雪了。

  啊,帽子。二宫和也想起了昨天相叶雅纪让自己戴回来的帽子,想了一会低头在屏幕上敲敲打打把信息发了过去。

  得把帽子还给人家对不对。

  “早上好!”相叶雅纪站在旅馆门前朝二宫和也用力挥手。今天的风要温和了些,脸不用遮挡也不会被刮得疼,相叶雅纪灿烂的笑容就在阳光下一览无余。二宫和也的情绪也被感染了一般变得明媚。

  二宫和也把帽子递给相叶雅纪,“谢谢。”相叶雅纪看了看他头上的帽子,愣了一秒再接过帽子放到背包里,“不客气。”

  坐上相叶雅纪的小汽车,二宫和也的脸一下就被车里的暖气吹红了,他解开围巾又摘下帽子,眼睛好像都被温暖得不知所措,眨啊眨眼神飘来飘去最后决定放到车窗外去欣赏沿路风景。

  相叶雅纪也尽到了驾驶员的责任,握着方向盘专心地把车驶向目的地,偶尔开口给二宫和也介绍经过的地方。一路上都认真地目视前方或观察后视镜,只有在等红灯的时候才会侧过头,看向二宫和也。视线里是二宫和也从发间露出来的因为车内太过温暖而红了的耳尖。

  那是一家比二宫和也住的旅馆还要小一点的日式旅馆,老板娘还是一样的亲切。相叶雅纪与老板娘热切地打过招呼便领着二宫和也进了房间,“这里的温泉真的非常舒服哦。”熟练地从柜子里拿出浴衣,顺便递给二宫和也一套。

  相叶雅纪说得一点不错,二宫和也泡在池子里抬头看着晴朗无云的天空时这样想,在零下十多度的天气下还能泡露天温泉并不觉得冷,腾腾热气将两人环抱在了温暖中。二宫和也趴在池边惬意地闭上了双眼,便错过了一旁的相叶雅纪看着他的侧脸露出了欣慰甚至溺爱更多的笑脸。

  二宫和也正在沉浸在他自己的世界里,闭上了眼而眼前却仍然有着各种各样的画面。从飞机上俯视看到的纯白世界,电车上看到的黄昏时分,和雪地上出现的相叶雅纪,杂货店里被橘黄的灯渲染得温暖的相叶雅纪,以及认真开车的侧脸。不得不承认,他还是偷看了相叶雅纪。由整个泡在温泉中的身子一直传到脑袋的一种奇异感受占领了二宫和也,这让他头皮发麻。

  他来这边只是想看看北国的冬天的不同,却找到了另一种不同。

  睁开眼,转过头与相叶雅纪直勾勾的目光撞在了一起。两人同时尴尬地移开了视线,相叶雅纪的脸也比平常要红,果然温泉的功效很棒呢。相叶雅纪扶了扶头顶的毛巾,“那个,二宫先生,温泉还舒服吗?”

  二宫和也摸了摸自己同样因为温泉而滚烫的耳朵,“嗯,很舒服。”

  谁也不愿再先开口。整个世界静谧得只剩下了风与水流动的声音。

  “相叶桑,”二宫和也听到自己先说话了,“我们也许可以从改变称呼开始。”

  “嗯?”二宫和也感受到了相叶雅纪再次落在自己脸上的视线。

  “相叶君,你觉得人喜欢上另一个人需要多久?”二宫和也盯着池边的小鹅卵石,想看清上面的纹路。

  世界再次沉默,但相叶雅纪的呼吸声变得容易入耳,甚至越来越近。

  二宫和也感受到滚烫的手掌覆上了他的手,湿滑的水珠让他的反射弧变得迟钝,肌肤收到的刺激好像周游了全世界的人的神经才传达给他的大脑,这便导致他只能做出轻轻抖动食指这样笨拙的反应。

  “......”相叶雅纪凑近了他耳语道。

  水面多了剧烈波动的细碎波纹,是二宫和也转身带起了波澜。他将手轻轻抽了出来又再次伸向相叶雅纪,“那么,请多指教。”

  “嗯,请多指教。nino。”相叶雅纪握住了二宫和也的手。

  原来相叶雅纪就是他来到这里的原因。

  

  “毫无理由的喜欢也许只需一瞬,但却能够在这之后的一生当中去发现值得喜欢的理由。”


评论(4)
热度(64)

© 繁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