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凡

LOFTER挖坑不填专业选手

【翔润】同居三十题

#深夜悄咪咪发文

#其实有好几条都被我写跑题了

#ooc,请勿上升真人



1.相拥入眠

  松本润钻进被子时没想到樱井翔竟然还醒着。惊讶地睁大双眼看着翻过身面朝自己的人,“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没睡吗?”演唱会的准备期凌晨五点才回到家对他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了。

  他听到樱井翔深深地叹息了一声,然后就被樱井翔揽入了怀中。

  “睡吧,晚安。”

  松本润只是愣了一秒,便在樱井翔的怀里找到那个熟悉的位置伸手也抱住了他。

  “我明天会早点结束的,晚安。”


2.一同外出购物

  因为樱井翔发牢骚说“你和相叶酱就总是一起去买很时尚的衣服,我也想和你一起去逛街嘛”松本润便找了个休息日带着樱井翔去了常去的店。

  松本润把衣服举起来在身上比划,“这件怎么样?”

  “好看。”樱井翔盯的分明是松本润的脸。

  “……每一件你都是这么说的。”

  “哈哈哈是吗。”

  “不过你说得也对。”松本润拿着衣服往收银台走,又回过头来,“我的审美怎样都比你好。”

  “喂!”


3.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

  松本润借的电影里有店员放错了的一部恐怖电影,樱井翔竟然难得地说想看。

  “你确定?那你可别叫太大声吵到我睡觉。”

  “诶?你不看吗?”樱井翔的语气满是落寞。

  还没等松本润回答他,又用极其无辜的语气接着说道,“啊,难道是润君不敢看吗?”

  “谁说我不敢的!我才不会怕这种东西。”松本润甩了甩刘海,充满自信。

  “呜哇哇哇哇!”凌晨两点,两个人一起惨叫就不怕被吵到睡觉了。


4.一方的起床气

  樱井翔经常是先醒来的那一个。他看着趴在一旁睡颜还和小时候没有什么差别的松本润,总是忍不住用亲吻去叫醒他。

  通常情况,松本润会哼唧哼唧地睁开迷蒙的双眼,奶声奶气地对他说着早上好。而有的时候,比如对方睡眠不足时……

  “别烦我!”松本润闭着眼把樱井翔推到一边,抓过被角把自己裹了个严严实实。

  “怎么了嘛,该起床啦。”樱井翔又凑了过去,好声好气。

  “怎么了?!你昨晚分贝再创新高我没把你踹醒真是后悔!我要睡觉!!”怒气冲冲的控告令舒舒服服睡了一晚的罪魁祸首哑然无声,并默默爬下床为对方冲了杯热牛奶。


5.做饭

  “你不做饭怎么家里有锅?”节目里松本润问他。

  看了眼对着自己的摄影机,下意识想调侃他的话默默吞回肚中。

  那就要谢谢平时为我做美味的饭菜的你了啊。

  “ありがとう~”

  脑海里又浮现那个细腰上系着围裙的背影。


6.大扫除

  ”樱井翔,这些东西你不收起来我是不会再踏入你家半步的!“松本润站在樱井翔的卧室门前插着腰教训着房间正中那个低着头的人。

  樱井翔心虚地看了看他扔得满地都是的杂志书籍,床上也是堆满了衣服,“对不起......但是你知道的,我就是习惯了嘛......"

  “行了你不要解释了,现在就来整理房间。”松本润撸起了袖子,“正好也快年末了,来吧,大扫除。”

  樱井翔为难地皱起了脸,“润君你现在,怎么跟我家老妈一样啊。”

  松本润挑了挑眉,“是嘛,那我等会也去扔东西吧。”

  “啊别!”


7.浏览过去的相片

  为了选出演唱会上要用的照片,松本润向事务所要来了很多相册,与成员们一起在练习的间隙时间里挑选。

  “这张怎么样?“樱井翔把相册推到了松本润的面前,指着其中的一张。那还是他们俩都是Jr的时候拍的,两个瘦小的小孩脸紧贴在一起对着镜头呲着牙。松本润扭过头,发现樱井翔现在也是呲着牙冲他笑。就跟小时候一样。

  松本润抿住嘴低下头,小声嘟囔,“我现在可不会跟你脸贴脸哦。”


8.吐槽对方的生活习惯

  松本润不止一次说过樱井翔在两个人一起睡觉的时候不要裸睡了,睡相还差到不止一次搞得两个人都要摔下床。但樱井翔非但不改还把过错推到了他的身上。

  “太热了啊,这个房间。”


9.相隔两地的电话

  樱井翔在看到北海道地震消息的第一时刻掏出手机给松本润打电话。

  “你在哪?你还好吗?!“声音急迫得仿佛要冲破手机直接来到松本润的身边。

  松本润的声音听起来和平时没有什么差别,“我昨天就回东京了,抱歉没来得及跟你说。”

  带着歉意,“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樱井翔听到自己长呼了一口气,长到肺里的空气似乎全都被挤了出来,”你没事就好。“换了个手拿手机,才发现手心里全是汗,“我现在过来?”

  “嗯。”


10.早安吻

  松本润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樱井翔撑着头一副欣赏自己睡颜的样子。

  昨晚睡得非常舒服的松本润眨了眨还没完全睁开的眼睛,抬起下巴撅起嘴。樱井翔的吻便落了下来。

  “早上好。”


11.替对方挑衣服

  “嗯......"松本润皱着眉头迟疑着,”我可不可以不穿这件绿色的衬衫。“

  樱井翔举着衣架在松本润身上比划,“我觉得挺好看的啊。”

  “但是它真的不好搭衣服啦。”松本润觉得自己正在尽量说得委婉。

  “有吗,我觉得挺好的啊,要不买下来吧。”樱井翔甚至有了要去结账的想法。

  松本润觉得他再不阻止樱井翔就太对不起钱了,“等一下!对不起我觉得我还是要实话实说。”

  即使是面对樱井翔亮晶晶的眼睛闪着光的笑颜,松本润也无所畏惧。

  “翔君选的这件衣服真的很丑。”


12.讨论关于宠物的话题

  项圈上有铃铛的好处就是猫咪只要稍微动一下,就会响起清脆的铃声。

  更不用说猫咪正动得厉害了。

  “取下来......"松本润的脸已经红透了,他自暴自弃地抬起手,又是想挡脸又想捂住耳朵。不想被看到,也不想再听响个不停的铃铛声。

  樱井翔却只是让铃铛响得更剧烈,“诶~可是你刚刚不也说项圈对宠物是必须的嘛,不然主人会很容易找不到他的。”

  松本润的声音听起来可没有樱井翔那么游刃有余,带着哭腔控诉,“可我说的...是正常的...嗯...宠物......”樱井翔只是低声笑了笑,没再在言语上捉弄松本润。

  两个人之间偶尔有些不同的情趣不也是一件挺好的事吗。


13.一方卧病在床

  樱井翔给床头柜上的杯里再次添上了温水。缩在被窝里的人听到动静哼了一声,睁开眼,“辛苦你了......”浓重的鼻音显示着主人正重度感冒中。

  听到声音樱井翔走到床边揉了揉松本润的头发,“难得在年末能有一天休息,你就好好睡一觉吧。”蹲下身在滚烫的唇上印上轻轻的一个吻。

  “真希望你的年末限定能消停一次啊。”

  “!!你会被传染的!”

  “那正好咯,两个人一起休假~”


14.午睡

  即使隔着双层玻璃和厚重的窗帘,窗外聒噪的蝉声还是能隐隐传入耳中。

  松本润翻了个身,一条腿搭上了樱井翔的腰。迷迷糊糊地揉着眼问,“现在几点了?”

  樱井翔抬头看了看时间,又将盖在松本肚上有些滑落的薄毯拉上了些,“还可以睡半小时呢。”拉着松本润的手再次享受午间的惬意时间。


15.帮对方吹头发

  “就算要工作也不能湿着头发啊。”樱井翔拿着吹风机走进书房,又把肩上的毛巾扔到了松本润的头上。

  松本润左手扶着毛巾在脑袋上随意地擦了擦,眼睛也是没有离开电脑屏幕,“刚刚说灯光还有地方有些问题,我得赶紧看看啊。”

  樱井翔叹了口气,插上吹风机替松本润吹头发。年末松本润太容易生病了,他必须得替这个工作起来就不管不顾的人着想。

  吹风机的轰轰声中好像夹杂了其他的声音。樱井翔停掉吹风机,附下身问松本润刚刚是否有说什么。

  “没有。”松本润的脸红红的,可能是吹风机的温度调太高了吧。

  谢谢,还好我有你。

  这种话松本润也就只会在樱井翔听不清的情况下说出口了。


16.出浴后的怦然心跳

  樱井翔一回家就见松本润只围了条浴巾走出浴室。缕缕热气似乎还在松本润雪白的肌肤上腾腾升起。

  “我饿了。”樱井翔20分钟前刚从饭馆出来。

  松本润的手指抹去锁骨处的水痕,“嗯?晚上没吃什么吗?”

  “吃了。”樱井翔外衣也没脱就抱住了松本润,“但你看起来太美味了。”


17.庆祝某个纪念日

  松本润最近很少会喝得醉醺醺地回来。樱井翔一打开门却迎来了带着满身酒味的一团砸入怀中。

  过于浓郁的酒味令樱井翔不自觉皱起鼻子,“怎么喝这么多?”

  松本润埋在樱井翔的怀里哼哼地笑,手指揪着樱井翔的衣服只是不停地叫着翔君。

  今晚早些时候松本润被叫出去喝酒还百般不情愿,因为有位难得的前辈他才没办法拒绝。

  “怎么了,喝酒还不高兴嘛。”樱井翔笑着把依依不舍的松本润轻轻推出门。

  结果这位不愿出门的人喝得大醉回来了,还抱着自己不肯撒手。

  “翔君……果然还是和翔君相遇的那天……”酒精又涌上了头,醉鬼话没说完就开始胡乱地嘟囔让樱井翔再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不过听到这一些就够了。

  松本润只是想和自己一起度过两人相遇的这一天而已。


18.接对方回家

  松本润站在玄关处,墨镜拿在手上满脸笑与母亲聊着天。瞥见自己过来了笑容就立刻收敛了。

  母亲见状也不回头看自己,只是凑到松本润耳边说了什么。樱井翔确定那绝对不是什么关于他的好话。

  松本润的脸上闪过了一瞬的笑意,瞄了一眼樱井翔又继续板着脸。

  “喂,回家了。”

  语气不善倒是向他伸出了手。


19.离家出走

  说是不会吵架,其实也只是指工作方面。生活上的小摩擦倒是经常有,只是这次松本润是真有些生他的气,把自己关进书房就不打算理樱井翔了。只要在家,他就见不到松本润。这样的状态持续了3、4天。

  樱井翔站在书房门前道歉也没用,没人做饭饿得不行还不敢叫外卖。便干脆回了趟实家,顺便向母亲咨询。

  结果母亲却把自己训了一顿,叫他不要惹松本润不高兴。樱井翔这顿饭吃得委屈巴巴。

  还好一天后松本润就来敲门领人了。


20.一个惊喜

  松本润有些紧张,他又仔细核对了经纪人给他的房间号,确定完全无误后才按响了面前房间的门铃。

  门内很快传来樱井翔的声音。松本润抬眼看了看自己没有站在猫眼的范围内,才压低声音说着英文的”客房服务“。

  过了会房门打开,松本润就迅速扑了上去,取下墨镜冲着满脸震惊和没搞清状况的樱井翔笑个不停。

  “平昌真的蛮冷诶。”


21.屋顶上看星星

  “干嘛干嘛?”被蒙住眼睛松本润紧紧抓着樱井翔的手,既期待又有些紧张。樱井翔在他回到家后就拿领带蒙住了他的眼睛,才刚踏入家门又被牵了出去。

  樱井翔的手正紧紧握住自己的,他的声音也就在耳边,“就快到了,再等一下下~”听到了开门的声音,能感受到立刻有风吹了过来。

  “嗯?室外?”刚刚有坐电梯,松本润还在思考这个样子出单元门要是被文春记者拍到可就不得了,樱井翔就说着我们到了把松开了领带。

  “诶?”松本润看着眼前的两把躺椅有些懵。

  “一起,看星星吧。”樱井翔拉住松本润的小臂将把他带到放置在屋顶的躺椅前,“我也想和润君一起感受一次CUT IN呐,只是在东京可能看不到什么星星呢。”

  又弯腰从两把躺椅之间拿起一个纸盒,小心翼翼地取出里面的蛋糕。

  “生日快乐!”


22.一场飞来横祸

  “完了!”樱井翔在演唱会结束后的乐屋里翻箱倒柜。

  “干嘛呢?”刚洗完澡走进来的松本润探着头去看连沙发坐垫都掀开来的樱井翔。

  “我手机不见了。”樱井翔转过脸来一脸严肃。

  松本润睁大了些眼睛,“诶?刚刚不还看你在用吗?”手机毕竟是个重要的私人物品,松本润便也开始帮樱井翔找。

  “泡澡的时候相叶酱和nino两个人又冲进来了 ,跟他们闹完我就不太记得我之前放哪了。”

  松本润弯下腰去看柜子下面的夹缝,“嘛,不过你手机里也不会像相叶君那样有泡澡的限制级照片,实在不行就买个新的吧。”

  “但是有你的啊。”撅着屁股在看沙发下面一心想找到手机的樱井翔大概是话不过脑了吧。

  “哈?!”松本润猛地站直身子去看樱井翔,差点没扭到腰。

  “啊......”立刻反应过来的樱井翔自知说错了话,不敢再吱声。

  松本润气势汹汹地走了过去,抬脚踢了踢樱井翔的屁股,“喂,你解释一下啊。”

  ”就是,那个,有的早上我醒得早嘛,然后,你不是还在睡觉嘛,就,没忍住拍了一张。“

  松本润光是在脑子里想樱井翔拍到的画面脸就要红了。而这时大野智推开门走进来打破了室内的尴尬,“翔酱,你的手机在放浴巾的筐里诶。”

  “得救了!”


23.讨论关于孩子的话题

  “真可爱啊。”松本润从小栗旬家回来后就一直在感叹,“小孩子真可爱啊。”

  偏头看到樱井翔皱着眉一脸欲言又止的表情,咧开嘴笑出了声,伸手戳了戳樱井翔的脸,“我不后悔哦。选择了你。”

  樱井翔的眉头舒展,无奈地笑着摇摇头,轻轻握住松本润的手指,“虽然我说的真的很少,但是。”

  “我真的很喜欢你。”

  “是LOVE的那种。”


24.因恶劣天气被困在家里

  因为台风天两人的外景工作都被取消了,两个人难得的在家一起休息。

  松本润放下啤酒罐,在沙发上舒服地伸了个懒腰,“啊...真惬意呢。明天也请继续大暴雨吧!”

  “真是难得呢,你会说这种话。“樱井翔笑得抖着肩。

  松本润倒在了樱井翔的腿上,抱着靠枕闭上了眼,“偶尔也会想要和翔君一起什么都不做就在家里待着呢。”

  “也是啊。”樱井翔摸了摸松本润的头发。

  没有计划,也没有时间表。这样的二人时间的确也不错。


25.喝醉

  松本润喝醉了后特别可爱。

  除了会给自己打电话迷迷糊糊地说着“你中奖啦~”,如果就在他身边,他的举动就会更加可爱。

  樱井翔与其他人告别,“嗯,没事的,你们先走吧。”人还没走光松本润就跟八爪鱼似的扒了上来。

  “唔...干杯!”明明空着手还要半握着拳高举起来,说完后脸又蹭了上来,在樱井翔的颈窝像小猫一样蹭来蹭去。

  “好了这位醉鬼,我们该回家了。”樱井翔想去扶松本润却被拍开了手。

  “不!我才不回家!”松本润摇着头态度坚决,后半句的语气又弱了下去,“家里没人,就我一个,我不回去。”

  樱井翔见周围只剩下了他们俩,扶着松本润的肩低头吻了上去,“你个小糊涂,你现在不是有我了吗。”


26.无伤大雅的小打小闹

  “我是想着要是给了你把手你就不会爬左边了。”

  “加油吧,毕竟刚刚没有perfect。”

  “用过的浴巾要放这里,说过多少回了啊。”

  “这点水渍没擦干净看着会不舒服的。”

  “樱井桑这是辣油不是酱油。”

  “太严格了!松本桑太严格了!”


27.穿错衣服

  二宫和也指着一前一后走进乐屋的两人,脸上带着玩味的笑,“你们,不是说不会在对方在场的时候穿这件吗?”

  “我今天早上太急了,随便拿的没注意。”松本润的帽檐都快遮到嘴巴了。

  樱井翔的视线在两人身上一模一样的衣服上来回,装出一副很惋惜的样子却根本抑制不住嘴角得逞的笑意,“诶~我当时可是说了我很想和你一起穿呀~”


28.一方受轻伤

  “啊。”听到厨房里传来一声惊呼,一直守在门口的松本润立刻跑了进去。只见樱井翔正含着食指,松本润一看便知道发生了什么。

  叹了口气,“说了我来就好,非要逞什么强来切菜。”

  樱井翔含着食指口齿不清地回答,“我这不是想要帮帮你嘛。”

  “好啦我知道你的好意,接下来的就交给我吧。”松本润推着樱井翔往外走,“去找个创可贴吧。”


29.意外的求婚

  正月时樱井翔提出想跟松本润回实家。

  “可是可以啦,怎么突然想着跟我回家了。”松本润对此还是感到有些意外。

  樱井翔只是说有一阵没去见松本润的家人了,想趁这次有时间去看看他们。

  结果樱井翔居然对松本润的父亲说出了请把您的儿子交给我这种话。松本润坐在一旁震惊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姐姐和母亲倒是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虽然家里早就知道了两人的关系,但这也太突然了。

  “我们年纪也不小了,我想还是需要确定下来了。今后的日子我想和润君好好的继续过下去,请您放心地把他交付给我吧。“樱井翔又歪了歪头,笑道,”嘛,其实这样说好像也不是很对,平时他照顾我更多。“

  “你这突然说什么呢!”松本润总算是反应了过来,推了樱井翔一把。

  ”求婚啊。“樱井翔竟然一脸正经得跟播新闻时一样。


30.滚床单

  年轻时他们总是很激烈,像是要把对方揉进自己身体里一般。想要彻底占有对方的想法过于强烈,渴望着成为彼此的全部,年轻的灵魂相互碰撞擦出火花。

  而现在,当彼此的棱角渐渐被时间磨平,比起占有也许享受更占上风。只是在忙碌的工作之余能拥有一段只属于两人的亲密时间,可以好好地感受对方,比什么都要美妙。

评论(7)
热度(295)

© 垃圾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