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凡

LOFTER挖坑不填专业选手

【翔润】睡美人(3)

#其实这些都是我写完的,现在只不过是放上来而已fufufu,并没有那么神奇的手速啦



松润就这样一天一天地长大,如他们所愿,即使是被动物们嫌弃,也依旧微笑着把食物放在远远的地方,再躲到更远远的树下等动物们来吃,心地善良。

心情好的时候松润就会唱歌,仙子们表示,这是他们听到过的最动人的歌声了。

前两个礼物,都已经在松润身上体现了。


仙子们表情凝重地围坐在餐桌边,桌子正中放着一封信。

“这样,不会太危险吗?”aiba仙子担忧地问nino仙子,ohno仙子也是皱着眉点点头。

nino仙子也是一脸苦恼,“国王说会绝对保证润的安全,全境的吉祥物已经处理干净了。”

“王后这么多年没有见过松润,一定很想他。这次生病了,就想见见他……”aiba仙子低下了头。

ohno仙子猛的拍桌,“那就让松润回去吧,我们也一起。”

nino仙子嫌弃地看了看ohno仙子,用手揉了揉耳朵,“也就只能这样了。”

与此同时,松润王子正一如往常在森林里。现在的他已经是快18岁的俊美少年,他坐在大石头上静静看着书,微卷的长发垂落在肩上,小时候的稚嫩样貌也已经渐渐长开,浓眉随着书中剧情的开展时紧皱时而舒展。

不时吹来的微风,将松润别在耳后的头发吹落了几缕,松润伸手将头发重新别回去,露出了白皙立体的侧脸,在阳光下甚至有些发光。

而在森林里迷路恰巧经过此处的隔壁艾斯勾王国的樱井翔王子,骑着马愣在了原地,眼神黏在了松润身上,怎么都移不开。

樱井王子仿佛被定住了一样,一动不动地看着松润。

倒是他的白马不耐烦了,甩了甩头,踢了踢腿表示抗议。动作幅度本来不大,可没想到樱井太入迷,连缰绳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松掉了,竟直接从马背上摔了下去。

这么大动静自然是会惊动不远处的松润。

松润放下书,小心翼翼地走向从没见过的白马。白马看了松润一眼就没再管他,围着倒在地上的樱井转圈,甩着头对犯蠢的樱井表示无奈。

松润对这个看到自己却没有逃走的大动物非常感兴趣,他慢慢接近白马,却没注意脚下,一不留神被树枝绊倒,朝前扑了下去。

“啊呀!”“诶呦!”两声惊呼差不多同时响起。

樱井被从天而降的松润压了个正着,皱着眉闭着眼嗷嗷叫痛,松润也是被吓了一跳,缓过神来急忙从樱井身上爬起来,抱着腿坐在一旁,警惕地看着这个陌生人。

樱井还躺在那里嚷着,直到被白马嫌弃地踢了一脚才爬起来。边站起身边拍落衣服上的泥土,“还不是因为你突然乱动害我摔下来,现在又踢我,太过分了你。”还用手肘怼了怼白马。

“你,是谁?”松润开口,扑闪着的大眼睛从刘海和手臂之间的缝隙中露出来。樱井这才发现摔在自己身上的冒失鬼正是刚刚看到的天使。

樱井扯了扯衣领,又清了清嗓子,一只手放在胸前,另一只手背在身后,向松润微微鞠躬,“你好,初次见面,我是樱井翔。”抬头正好对上松润像小鹿一样湿漉漉的眼睛,顿了顿,继续说道,“不介意的话,你可以叫我sho。”这是除了父皇之外不准别人称呼的亲密昵称。

松润眨着眼,长长的睫毛像扇子一样上下扇动,“我,我叫松本润,你可以叫我松润,”脑海里突然出现nino仙子的小尖嗓,

“润要记住哦,不可以让除了我以外的人叫你润,这是我的专属称呼。aiba和ohno也不可以。”

看着笑得露出白白的板牙的樱井,松润把藏在手臂后的头抬起来,“或,或者,jun。”

“好的,jun。”樱井向松润伸出手。松润顿了顿,也伸出手握住樱井的,让他将自己拉了起来。

“谢谢,sho。”

评论(2)
热度(26)

© 垃圾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