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凡

I'm with you till the end of the line.

【相二翔润】政坛野兽(二)

*食用须知*

  1 这是由美剧《政坛野兽》而有的脑洞,所以有借用剧里的一些设定(包括人物与一部分剧情)

  2 大体是参照了美国的政治体制,但仍存在为了写文而改动的地方,比如30代就能成为国家领导高层(毕竟没人想看60岁的老头谈恋爱对吧×

  3 是一个架空的世界,文中的都是现实中不存在的国家

  4 私设多如腿毛,bug ooc都是我的

以上要是都能接受,那么就请↓↓↓↓↓






  松本和往常一样在下课后去他喜欢的那家服装店逛逛。当他发现一件看起来非常不错的外套并伸手准备从衣架上取下来的时候,另一只手同时放在了上面。松本下意识地收回手,而那只手的主人似乎也和他一样。

  松本低下头视线却没能从那只手上移开,那是他想画下来的手型。

  他可能会弹钢琴,松本已经在心里悄悄猜测。

  “抱歉。”对方先开了口。松本也连忙摆摆手,转过头去,“哦不,我才是......”却戛然而止。

  松本下意识抿了抿嘴唇,该死,连脸都是他的理想型。

  “你也喜欢这件吗?”对方再次伸手取下了那件外套,将他递给了松本,“这似乎是最后一件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就拿去吧。”

  “这,这怎么行!”松本把外套推向了男人,他可不能就这样夺走别人也喜欢的东西。再者,比起外套,他现在对男人的兴趣要占上风。

  男人只是低头笑了笑,牵起了松本的手,将他拉向柜台,“算我给你的见面礼,好吗?”

  全身的感觉仿佛都集中到了手腕处,被放大了的热度让松本一时无法思考。任由自己被第一次见面的人拉着,直至打包好的纸袋被塞到他手上。

  “还没有做自我介绍,我是樱井。”男人礼貌地与松本介绍自己,而握着他手腕的手却没有要松开的意思,“虽然很唐突,但这位先生,请问是否愿意腾出一点您宝贵的时间与我去喝杯咖啡呢?”

  “松本。”松本很庆幸对方怀着与自己一样的心态,“当然愿意了,樱井桑。”

  那是一年前松本与樱井的初次相见。


  “你和你的未婚妻也是这样吗?”松本靠着钢琴问樱井,“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只想亲她?”

  樱井停下正在弹琴的手指,抬起头,将松本拉向自己,“我可不知道什么一见钟情,直到遇到你。”把松本按在腿上,轻轻吻了吻他的侧脸。

  “还有,我需要纠正的一点,我没有什么未婚妻。”

  松本努努嘴,“是嘛~那报纸上白纸黑字写的是什么?”

  樱井揪了一下松本的鼻子,“那是有关政治的一些东西,相信我,我会摆平的,再给我一点时间。”

  女方家与樱井家是世交,所谓订婚只是女方单方面的想要趁樱井的人气正在向上攀升的时候抱大腿罢了。

  “他们早就开始衰落了,想借我东山再起。订婚的消息也是他们故意放出来的,实际上什么仪式都没有举行,只是想逼我答应假戏真做罢了。”樱井由着松本用手指绞着他的发尾,只是向松本说明。

  “因为他们觉得我不能拒绝,这样就会影响我在选民眼里的形象。等我收集完他们背地里......”

  松本抬起另一只手堵在了樱井的嘴上,“好了你别说了,我相信你。”

 “我可不想在我们约会的时候听你讲政治。”带着笑吻在了樱井的鼻尖。

  两人那时已经交往了半年了,是松本选择先隐瞒两人的关系。


  当樱井深夜听到门铃声从可视屏幕里看到松本时,他立刻打开了门把人拉了进来。

  “怎么了?你看起来不是很好。”樱井看见松本通红的眼睛,心中揪了一下。那一定是狠命哭过了。

  松本只是一个劲地摇头,然后用力抱住了樱井,把头埋进他的胸前。樱井便不再多问,回抱住松本将人带进屋。

  “等会好好休息。”樱井轻轻抚着松本的后背,柔声安抚道。

  而另一边冷静下来的二宫正把樱井从头到脚都骂了个遍,“真是该死的,那个家伙就这样把我养了七年的宝给偷走了!”

  为他倒了杯茶的相叶摇摇头,“你确定你现在已经冷静了吗?”

  “也许吧。但这还是他第一次离家出走,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二宫接过茶杯捧在手中,“啧,可能跑到樱井家里去了吧。”

  “那就暂时不用担心润君的安全了,我明天会去打电话跟樱井确认的。”

  “明天我去近藤那一趟,都是这家伙引起的。不管怎样得先拖一拖,等润君回来。”

  “明天?”相叶从公文包里拿出日程本翻了翻,“你明天上午要去会见C国外交大臣,下午还有一个会议。”

  二宫叹着气低下头,“那就先等忙完吧。”

  相叶扶着二宫的后脑勺靠近,将额头抵住他的额头,“辛苦了,今天早些睡吧。”

  “我觉得我还需要把明天会议的资料整理一下,还好你刚刚提醒了我。”二宫感受着相叶平稳的呼吸,闭上了眼,虽然他现在的确有些累也许是需要休息了。

  “那看来你还十分精神了。”相叶突然按住二宫的肩膀将他向后按在了沙发靠背上,“我们就来做些适合夜晚睡不着的时候做的事情吧......”

  “晚安。”二宫捏着相叶的下巴把他推开,站起身就往楼上走。

  相叶失笑地用舌头抵着口腔内壁,趴在沙发靠背上冲二宫喊道,“真的睡吗?”

  二宫头也不回地举起手,竖了个中指。

  待二宫走上了楼梯,相叶才翻身坐在沙发上,掏出手机,咬着下唇盯着屏幕过了许久,才编辑了一条短信发送了出去。


  “二宫先生,副总统先生的电话。”二宫屁股刚挨上办公室的椅子,秘书的内线就打了进来。

  二宫没好气地应道,“接进来。有什么事吗?我累了一天要是没什么要紧事我就挂了。”

  近藤带着怒气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你把报社的消息给封锁了?”

  “嗯?”二宫没太明白近藤在说什么。上午莫名其妙被C国外交大臣把话题引到了最近的天气上,然后强行聊了大半个小时海域上的糟糕天气给行船带来了多少不便。下午又听着议会的那群老头对他的关于建立国家反恐中心的提案的批驳,脑袋都大了。现在近藤又来势汹汹地这么来一句没头没尾的话,他是真反应不过来。

  “你,还真的护犊护到连你这些年一直在争取的提案都放弃了啊。竟然把今天打算发表的那个议员和你养子的消息从报社那扣下了,你要知道,要是樱井真的成功了,你这些年的努力可就白费了。”近藤语速飞快地把缘由都讲了出来,情绪也是越说越激动。

  二宫皱着眉大致是明白了怎么回事,但他没有去报社,也没那个能耐让那些忠于挖掘政界丑闻的记者闭嘴。

  他把听筒夹在耳下,伸手拿起手机打开通讯录,“你也知道,那些记者可不会因为我说几句话就乖乖把这么好的料交出来的。哪家报社能有这么傻的记者放着好的素材不要呢。”

  “你别再着给我装傻!之前《政时报》难道没给你做那个宣扬你正面形象的报导?”隔着听筒二宫都能听到近藤拍桌子的声音。

  二宫按下拨号键,“那是我的人性光辉感染到了他们,我还有事务要处理,就这样吧。”立刻放下听筒挂断了电话,与此同时,手机的拨号也已经接通。

  “相叶酱,你觉得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需要跟我解释解释呢~”二宫的脸上挂着的笑实在是说不上有多和善。


  相叶把从报社那拦住的文件全部放在了二宫的办公桌上,“我只是觉得在你和润君之间的问题解决好之前还是不要让媒体掺和进来比较好。”

  二宫看根本没将视线放在文件上,一直盯着相叶,“然后呢,你就去找她了?”相叶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行吧,润君知道了一定会感谢你的。”听到《政时报》时二宫就已经想到了,他知道相叶这样做是为了松本好,也是正确的。

  只是相叶找的是那位见面会让他觉得尴尬的人,即使那是促成相叶和他在一起的源头。

  他和相叶是大学同学,也是室友,而让两人普通的关系变得不再普通的是大二那年他们同时喜欢上了新闻系最漂亮的女生,也就是现在《政时报》的主编吉冈绫子。二宫发誓他真的不是故意去看相叶写给吉冈的情书的,尤其在他告白被拒的三天后。他只是想找到游戏手柄,结果不小心翻到了,还刚刚好被打完篮球回来的相叶撞了个正着。

  “nino你居然发现了它!”相叶当时可不知道二宫也喜欢吉冈,拿过信还在兴致勃勃地问二宫,“你觉得写得怎么样,我还打算让文学系的朋友帮我瞧瞧呢。”

  二宫低下头回到自己的床上 ,拉起被子躺下,“还行吧。”顺便盖住了不知道该做怎样表情的脸。

  当二宫打算把这个心思烂在心里因为他权衡了一下发现还是相叶这个朋友更重要的时候,相叶又一脸兴奋地跑来跟他说吉冈答应了他,二宫心里那最后残留的一点点对吉冈的感情,和他的自尊被彻底点燃了。

  “哦。”二宫只是淡淡地应了一声,继续盯着屏幕专心打怪。

  相叶却似乎并不打算放过他,从身后扑上来,抓着二宫的肩,“你就不祝贺我一下吗。”

  二宫深呼吸,放下手柄,“我不跟你打一架就算好的了好吗,她拒绝了我而答应了你。”二宫回过头白了相叶一眼,再次拿起手柄。

  这一次相叶愣了很久才慢慢缓过来,放在二宫肩上的手直接环住了二宫的脖子,把头埋在了二宫肩窝里,“其实我是开玩笑的,我是想在你祝贺我之后再告诉你事实是她拒绝了我。”

  “哈?”

  “她看了我的情书,然后就问我这是不是她表弟帮我的写的。那小子居然不告诉我绫子前辈是他表姐还在那假模假样地帮我写情书!”相叶愤愤地抱怨道,“害我在她面前丢了这么大一个脸,你知道绫子前辈说什么了吗,她说我看起来就像是会被捉弄的样子,傻得可爱!”

  二宫本来还处在震惊中,听到后面就没忍住笑了出来。他抬手摸了摸相叶的脑袋,“好了好了,我们去喝酒转换心情忘了她吧。”

  “嗯!”相叶重重地点了点头。

  “你请客哦。”二宫出门前看都不看扔在床上的钱包。

  结果那天晚上两个醉得不行的人不知道为什么都把自己扒得精光相拥睡了一晚,第二天醒来场面自然是尴尬得连呼吸都觉得是多余的。

  “我们什么都没有做。”二宫抱着被子解释道。

  “嗯,只是喝多了。”相叶也低着头不敢去看二宫。

  后来在路上碰到了吉冈,她倒是会亲切地叫着相叶“相叶酱”,真把他当做了惹人爱的可爱后辈。而这两个相处开始变得不自在的人一见到吉冈就会想到那个混乱的早晨。再然后便是因为看对方的感觉开始转变从而之间的感情也慢慢变味的两人最终将那晚没有做的事情实现了。

  事后相叶搂着二宫感叹,我竟然真的喜欢上了nino,而nino你居然也喜欢上了我。

  是啊,二宫又往被子里缩了缩,我也没想到。

  “这可真是最美好的巧合啊。”相叶转头看向二宫,“我有点庆幸我当时和nino喜欢上了同一个人了。”

  “傻逼。”二宫捶了相叶一下。

  毕业之后他们与吉冈也没有多少联系,直到两年前二宫当上国务卿她代表《政时报》来进行采访时他们才再次见面。吉冈已经嫁为人妻,也是报社的主编,接下二宫的采访也只是因为想亲自对如此优秀的后辈进行采访。在采访结束后吉冈也与他们交换了联系方式并和两人说要是有什么她帮得上忙的请一定要去找她。二宫当然不会去主动找她,光是想想曾经都追求过自己的小伙子其中一个的情书还是自己表弟写的现在睡在一起了,就要尴尬得不行。但这次相叶能想到的人,也只有吉冈了,而她真的帮他们拦下了新闻也是意料之外的。

  “我说过的,能帮的忙我一定会帮。”相叶向二宫复述吉冈的话,“而且,我也不愿报导这样的新闻让一个优秀的议员陷入困境。”

  相叶绕过办公桌将手二宫放在腿上的手拉起来握在手心,“这一部分暂时解决了,我们接下来就安心把润君那边也解决好。”

  “他在樱井家里?”

  “嗯,而且樱井也说了想跟我们谈谈。”

  二宫抬眼看向相叶,“那我们等会就去吧。”

  “二宫先生。”秘书的内线又打了进来,“总统先生召开了紧急会议。”

  

  大野智坐在长桌的一端,二宫一走进门就被他脸上凝重的表情给吓了一跳。

  “又发生恐怖袭击了?”二宫担心地拉开椅子坐下。

  对面的近藤看了二宫一眼,“能不能不要总想着恐怖主义,我们国家并不是那么招他们好吗。”

  大野示意二宫看长桌前方的投影,二宫扭过头去看,便定住了。

  “C国的潜艇在我国海域出事了?”二宫这才明白了C国大臣上午一直谈及海上天气的用意。

  大野点点头,脸色愈发阴沉,“嗯,还是核动力的。上面有一百多名船员被困。”

  二宫听完只觉得眼前一黑,紧急事件一件连着一件,家事的解决估计又要往后拖了。

   

评论(7)
热度(89)

© 繁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