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凡

LOFTER挖坑不填专业选手

第五大传说要单独拿出来谈

前文 其实岚高网球部有五大传说

#我爱yaro ,听见了吗!没听见我再说一遍,我爱她!没有她就没有我就没有它!

#有虹笃



1

  岚高网球部五大传说,最恐怖的,就是最后一个。

  能想象听到活动室里传来野兽的嚎叫声是一种怎样的感受吗。

  是的,又是活动室,一个谜一样的地方。


2

  当松本润第一次听到活动室里的嚎叫声时,他差点就抓住站在身边的樱井翔的手了。

  是的,差一点。他的手已经在半空中了。

  当时他们是站在窗户下的,活动室在二楼,门在另一边。等他们绕过去之后,就没有声音了。急急跑上楼推开门只有相叶雅纪乖巧地坐在椅子上歪头看着他俩。

  “怎么了?”

  “没,没什么。”樱井翔摆摆手,扯过松本润的手臂就往外走。

  樱井翔没看到身后松本润泛红的脸,也没注意到松本润盯着两人接触之处直勾勾的视线。


3

  二宫和也听完松本润说有野兽在活动室里,只是摸摸他的头,“我的傻J,这是不可能的。不然,你的小盆栽们还能完好无损地活着吗。”

  松本润仔细想了想,“有道理。如果真碰了我女儿们,管它是什么我都弄死它。”说完冲二宫和也甜甜一笑,一蹦一跳地给小盆栽浇水去了。


4

  碰谁都不能碰小盆栽。

  惹谁都不要惹松本润。

                ——来自二宫前辈的忠告


5

  “部长,你找我!”菊池风磨站得笔直。

  樱井翔表情严肃,“风磨啊,我有一个任务要交给你。”

  “是!”菊池敬了个礼,把背又挺直了些,“部长你说!我保证完成任务!”

  樱井翔欣慰地拍了拍菊池的肩。


6

  松本润点点头,“是的,那天我的确是听到了嚎叫声。”目光没从樱花盆栽上移开。

  菊池风磨举着录音笔,兴致勃勃,“听说松本前辈当时是和樱井部长在一起?”

  “嗯,是的,当时我们在楼下。”

  “你们是在干什么?据我所知,这个窗户下是小树林啊,难道你们是在里面做什么不可描……”菊池风磨两眼放光,录音笔都快戳到松本润的脸上了。

  “嗯?你说什么?”松本润总算是抬头看着菊池风磨了,然而菊池从松本润和蔼的笑容中看出,自己可能会死。

  菊池风磨被松本润的气场逼退,碰到了身后的盆栽架,他的衣服和松树盆栽的一根树枝来了个亲密接触。

  小松树的小树枝欢快地抖了两抖,松本润的嘴角也跟着抽了两抽。


7

  二宫和也指着菊池风磨,教导着其他一年生,“看到了吗,不听二宫言吃亏在眼前。”站成一排的后辈像小鸡啄米般点头。

  “汪!”相叶雅纪头戴豆柴帽活泼地跑向活动室。

  

8

  又有人听到活动室里的嚎叫声了。

  不少人都听到过了,凶狠的野兽嚎叫声。

  为什么,高中的社团活动室里会有野兽。

  虽然有貌美如花的松本部员,但这又不是beauty and beast.

  而且是樱花也不是玫瑰。

  久而久之,网球部便流传着这样的传说,空无一人的活动室会有迷之野兽出现,如果有人这时进去,就会……

  “嗯?”相叶雅纪顶着他的豆柴帽,“就会什么?”轻轻摇着头,二宫和也的目光就停在了豆柴的尖耳朵上。

  二宫和也又看了看旁边像死人一样趴在桌上睡觉的大野智,突然丧失了跑火车的乐趣,翻了个白眼就出门去找松本润了。

  相叶雅纪耸耸肩,把自己的队服外套披在大野智身上,起身朝活动室角落的杂物间走去。

  “Kimi,我来了哦~”


9

  大野智是被嚎叫声吵醒的。

  虽然他也算是网球部的一员,但却没听过那个网球部人尽皆知的活动室野兽的传说,揉着眼睛迷茫。

  手机屏幕亮起,是来自加藤成亮的新邮件。

  “啊,我们约好了要去渔具店。”大野智抓起手机就往外走,奇怪的嚎叫声就被他抛在脑后。相叶雅纪的队服也掉在了地上。

  关上活动室的门,大野智才再次留意到嚎叫声。

  “啊,这是什么?”


10

  等相叶雅纪从杂物间出来后,活动室里已经空无一人了。

  “真是的,Kimi这么小一只力气还不小,不错不错。”相叶雅纪甩了甩酸痛的胳膊。为了保持Kimi的野性,陪它打架也还是挺累的。咳了几声,嗓子也用得不少。

  扶了扶歪掉的帽子,相叶雅纪看到窗外的夕阳,还没来得及感叹一下“夕阳真美”,身体就已经下意识地拔腿往外跑了。可怜了队服在冰冷的地上呆了两天直到松本润值日扫地才被发现。

  那天,相叶雅纪又想起了被诡异笑声支配的恐惧。


11

  二宫和也怀中抱着一条豆柴,逗得正开心。

  “啊!小和,你怎么和Kimi在一起!”相叶雅纪推开杂物间的门就看到坐在地上的二宫和也。

  二宫和也抬头,手指正放在豆柴嘴中随它咬。被豆柴萌化了的二宫和也脸上还挂着笑,“你是傻逼吗?”

  一只豆柴在杂物间“嗷嗷”地叫,聋了才听不到。

  “抱歉啊Kimi,我忘了今天狗粮吃完了!”相叶雅纪把狗粮倒入食盆,“饿坏了吧。”

  “我希望你能好好解释一下,相,叶,氏。”二宫和也笑容可掬。

  

12

  “你为什么不把它带回家养?”

  “你不觉得在这杂物间里太委屈它了吗?”

  “你就不怕它跑出来咬了J的盆栽?”

  相叶雅纪打了个寒颤。

  二宫和也继续挠着豆柴的肚子,“Kimi这名字你取的?”相叶雅纪点头。

  “你有想过它的感受吗?”二宫和也一本正经,“要是它知道它和某个黄毛毛子一个名字,会难过的。”

  “Kimi才不是黄毛毛子,他只是染了金发比较白而已。而且他现在改名了哦。”相叶雅纪辩解道。即使二宫和也是他的好竹马,也不应该这样说他在隔壁学校的好朋友横山裕。

  大家要好好……

  “哦,关我屁事。”

  ……相处嘛。

  

13

  “道理我都懂,你为什么要和它打架?”


  “还发出奇怪的声音。”


  “不说是吧,好,我和大野智说一声。”

  “说什么?”

  “我要和他组成双打一。”

  “那我呢?”

  “一边玩儿去吧您。”


  Kimi:“嗷呜?”


评论(2)
热度(71)

© 垃圾凡 | Powered by LOFTER